每日经济新闻
热点公司

每经网首页 > 热点公司 > 正文

柠檬微趣败退创业板背后:《宾果消消消》贡献超九成营收 近四年未推出新游戏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17 19:31:18

◎2017年5月,《飞屋消消消》商业化运营,此后柠檬微趣再无新游戏推出。

每经记者 陈晴  张海妮    每经编辑 汤辉    

柠檬微趣筹划多年的A股IPO于近期折戟。

柠檬微趣主营业务为移动游戏产品的研发、销售及维护,凭借一款《宾果消消消》的消除类游戏,公司也曾经在行业内一炮而红。但是,继《宾果消消消》之后,近年来柠檬微趣再无其他爆款游戏。以2020年上半年为例,《宾果消消消》贡献公司主营业务收入95%以上。

若将时间线拉长,此番柠檬微趣A股上市折戟,在行业内似乎并非特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从2017年1月吉比特上市之后,4年多以来,虽然有多家游戏公司试图冲刺A股上市,但均未成行。

营收依赖单一游戏

2021年3月4日,柠檬微趣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柠檬微趣早在2017年7月就曾经提交招股说明书,2020年转道申报创业板,在首次申请近4年后,为何撤回IPO申请?“撤回上市申请可能是被迫撤回,也可能是主动的选择。”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廖旭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柠檬微趣存在两方面问题可能影响公司IPO,一是公司对《宾果消消消》的依赖比较大;另外是公司2020年的业绩不太好。

根据最新招股书,报告期内,柠檬微趣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宾果消消消》一款游戏产品,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该款游戏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6.49%、74.43%、88.92%和95.17%。

相比之下,同样以消除类休闲游戏《开心消消乐》为主打的乐元素,对单一游戏虽然也有较大依赖,但明显好于柠檬微趣。据柠檬微趣招股书,《开心消消乐》上线运营时间早于《宾果消消消》,在注册用户数、月度活跃用户数、充值收入等方面均处于市场领先地位。

“对于游戏公司来说,监管部门确实对单一产品依赖性问题看得比较重。”廖旭华还分析,柠檬微趣撤回IPO申请的另一方面原因,可能是因为公司2020年的业绩不佳。如此情况下,就算强行冲刺IPO,融资情况可能也不太理想。公司管理层和保荐人可能会进行综合考虑。

根据柠檬微趣招股书,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88亿元、3.32亿元、3.48亿元和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997万元、9820万元、1.38亿元和4291万元。其中,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有所下滑。

柠檬微趣招股书截图

《宾果消消消》曾被有关部门通报批评

柠檬微趣2020年上半年业绩下滑,也与《宾果消消消》的吸金能力不如以往有关。

针对公司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下滑,柠檬微趣招股书中分析,主要系公司核心产品《宾果消消消》活跃用户数量有所下降所致。而具体原因之一即2020年上半年,《宾果消消消》上线运行已近六年,对玩家的吸引力有所下降。

廖旭华分析,游戏公司在短期内有一款或者两三款产品,在公司的整体游戏收入中占比较大,这在行业内较常见。毕竟游戏公司一定阶段内有一个或者几个主力产品也属正常。“重点是公司未来有没有持续的同样规模的产品推出,或者说多元化的战略布局。”

目前来看,柠檬微趣的新游戏推出并不太顺利。根据招股书,自《宾果消消消》2014年8月商业化运营后,柠檬微趣最新推出的游戏即为《飞屋消消消》,于2017年5月商业化运营,也是消除类休闲游戏。

数据上来看,《飞屋消消消》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1334万元、8423万元、3750万元、532万元。2019年《飞屋消消消》营收大幅下降,且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情况尚不及2019年全年的零头。

自从《飞屋消消消》之后,近4年时间柠檬微趣再未推出其他的新游戏。公司招股书中也提示了新产品开发风险:移动游戏的品质很大程度决定于游戏公司对玩家偏好的响应,而玩家的兴趣不断变化,能否及时准确的预测游戏用户的兴趣喜好以及消费需求,并有针对性地推出新游戏产品吸引新用户并留住老玩家,成为游戏开发是否成功的关键因素。

新游戏迟迟未能推出,《宾果消消消》还面临着监管方面的风险。根据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宾果消消消》(版本7.5.1)被工信部和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认为存在隐私不合规情形。

此外,根据工信部官网,在2020年7月份发布的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中,《宾果消消消》出现在名单之中,涉及包括私自收集个人信息、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频繁申请权限、过度索取权限、账号注销难等问题。

2020年9月,《宾果消消消》再遭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通报批评,原因同样为隐私不合规相关问题。

廖旭华分析,除了业绩和对于单一产品依赖较大的问题,目前政府部门的监管也是游戏公司上市困难的原因之一。

多家游戏公司改道港股IPO

柠檬微趣的A股IPO之旅终止,除了公司,惆怅的还有背后的投资方。

根据招股书,柠檬微趣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齐伟。此外,公司股东中出现多家知名机构的身影:南山蓝月持有柠檬微趣1.35%的股份比例,而掌趣科技持有南山蓝月17.64%的出资比例;红杉盛德持有柠檬微趣8%的股份比例,红杉盛德执行事务合伙人实际控制人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

当然,也有机构选择了落袋为安。事实上,红杉盛德持有的部分股份正是来自金山安全的转让。根据招股书,2017年1月,金山安全以26元/股的价格将持有的192万股全部转让给了红杉盛德。

根据公开资料,经穿透后,金山安全由猎豹科技有限公司控制,而后者是一家“雷军系”公司。

此次IPO撤回之后,后续柠檬微趣有何打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多家游戏公司的A股IPO之旅均不太顺利。早在柠檬微趣之前,近四五年曾经申请在A股上市无果的公司也有大约十家,包括华清飞扬、趣炫网络等。而根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7年1月份吉比特上市后,近4年多以来没有一家游戏公司成功闯关A股IPO。

作为柠檬微趣的同行,乐元素目前也在闯关A股IPO。廖旭华分析,从近两年的发展势头来看,乐元素相比柠檬微趣更有竞争力。因为开心消消乐本身在同类游戏中就排名更加领先,同时近两年日本发行及其他IP衍生业务发展势头不错。

尽管如此,自2017年7月和2018年3月两次提交招股说明书后,乐元素的A股上市之旅也迟迟无进展。

如此情况下,部分游戏公司改道港股。在过去三四年间,共有10余家游戏公司成功于港交所挂牌,包括祖龙娱乐、心动公司、中手游等,而网易则为二次上市。

廖旭华认为,港股上市可以作为希望登陆资本市场的游戏公司的一个选择。“这两年很多优秀的游戏公司在港股上市,目前港股的游戏板块市场关注度以及定价情况,其实并不比A股差。”

就柠檬微趣此次IPO相关问题,2021年3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致电公司方面并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宾果消消消 柠檬微趣 IPO 消消乐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