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前“济南首富”旗下力诺特玻将上会:高元坤失联旧事曾被关注 自曝内控薄弱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03 23:59:31

◎曾是“济南首富”的高元坤旗下的力诺特玻闯关IPO,公司不仅被寄予高元坤重回资本市场的期望,或将为力诺集团再度提供宝贵的上市平台。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魏官红    

2020年欲推旗下医药板块上市败北后,曾是“济南首富”的高元坤旗下的特种玻璃板块正寻求IPO。3月4日,山东力诺特种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诺特玻)将上会接受审核。这一次,他能否重回A股?

作为济南知名富豪,高元坤并非是资本市场的新人。多年以前,高元坤掌控着A股上市公司力诺太阳(现宏发股份(600885,SH))。不过发生在2008年底的失联事件,似乎成为了高元坤的转折点。

2008年底,媒体曝出力诺太阳的实控人高元坤去向不明;随后力诺太阳公告证实,“经多方努力,无法联系到高元坤”,证实了媒体的报道。在失联事件之后,力诺太阳最终被卖身,并更名为宏发股份。“近年来,高元坤平时很低调,公开场合很难见到他。”一位山东资本市场人士表示。

当年高元坤因何失联?外界并不知晓内情,高元坤一直也未公开详细回应。2020年,力诺集团曾欲推动旗下医药资产装入ST亚星(600319,SH)。彼时,上交所便问起高元坤失联往事,最终上述计划宣告流产。而这次力诺特玻闯关IPO,实控人高元坤的失联往事是否会成为其上市的拦路虎呢?

实控人曾是济南首富 旗下资产颇丰

高元坤是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可谓是历经起落沉浮,曾成为济南首富,随后又因多种因素沉寂。如今,他又携旗下特种玻璃资产闯关IPO,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图片来源:摄图网

现年63岁的高元坤,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1976年,高中毕业的他在家乡沂南县工作,先后担任县轴承厂技术员、县银行印刷厂业务科科长、县制鞋厂供销科科长等职务。1987年,高元坤参与筹建了鲁南医药玻璃总厂并任书记、厂长。1992年,担任山东省医疗器械研究所副所长。1994年前,高元坤大多在体制内任职。

1994年,36岁的高元坤决定下海,他用凑来的50万元开始创业,成立了济南三威有限责任公司(力诺集团前身),生产医用玻璃等。此后,高元坤的资产版图不断延伸,涉足光伏、制药、化工等领域。

2008年,50岁的高元坤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这一年他登上胡润百富榜,以40亿元的身价成为济南首富。

如今,高元坤已没有往日那般辉煌,但依然有着颇多资产。除了力诺特玻,高元坤旗下还有科源制药、宏济堂、力诺电力等多家挂牌过新三板的公司。根据这些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粗略统计,合计总资产超过数十亿元。

实控人失联往事“谜底”依然待解

回溯高元坤生平,2008年既是他的高光时刻,也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高元坤很早便涉猎资本市场,其曾是力诺太阳的实控人。2008年底,有媒体发布《力诺太阳增发拖延背后 实际控制人去向不明》的文章,瞬间将这位“济南首富”推上风口浪尖。

2009年1月初,高元坤旗下力诺太阳公告称,“经过多方努力,仍无法联系到高元坤。截至目前,公司也没有得到任何部门与此有关的通知”。这从侧面证实了实控人高元坤当时失联的事实。

2009年7月,高元坤终于出现在公众视野,但随后便沉寂了下来。“近年来,高元坤很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一位山东当地资本市场人士表示。

虽然高元坤归来,但对于那段失联往事的具体内情,他一直没有对外谈及。即使有媒体问及,他都以会有律师出具意见来进行回应。此次力诺特玻冲刺IPO,这段往事是否会成为绊脚石呢?

要知道,2019年底,高元坤旗下医药板块拟装入ST亚星,彼时上交所在问询函中问起:“高元坤前期失联有关情况,是否存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司法机关调查、违法违规等”。最终,其旗下医药板块上市事宜以流产告终。

控股方频占用公司资金 已多次遭强制执行

2008年末,高元坤失联之后,力诺太阳便陷入经营困境。2008年,力诺太阳净利润下滑超过19倍,亏损5400多万元;2009年又亏损1.21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力诺太阳被*ST,并最终被借壳改名为宏发股份,力诺集团失去了旗下唯一的上市平台。

此次力诺特玻闯关IPO,不仅被寄予高元坤重回资本市场的期望,或将为力诺集团再度提供宝贵的上市平台。这一愿望能否实现?目前,高元坤旗下的资产依然庞杂,旗下各板块资产频频出现资金往来。

以力诺特玻为例,招股书披露,2017年和2018年,力诺集团累计占用力诺特玻约1.38亿元。此外,报告期内,力诺特玻还累计向力诺集团下属公司山东诺虎涂料和山东力诺太阳能电力提供担保6480万元。

力诺特玻坦言,公司存在内控薄弱的风险。据公司披露,报告期内力诺特玻存在关联方资金拆借、转贷、向供应商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商业票据和关联担保等情形。其中,2017年和2018年,力诺特玻分别向关联方拆出资金约1.11亿元和2690.26万元。

2017年3月,力诺特玻还向6家供应商开具了融资性票据,金额合计为2000万元,公司开具上述银行承兑汇票后由力诺集团贴现融资。为此,力诺特玻已将其认定为力诺集团的资金拆借。

“上述操作,相当于力诺特玻向供应商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后,最后钱却被力诺集团拿去贴现了。力诺集团利用力诺特玻及其供应商,以非正常的手段拿到了钱,而这种操作肯定是不合规的。”一位银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力诺集团资金出现状况,要靠力诺特玻以非正常的手段来“输血”,“现实社会中,这种情况多得很”。

目前,力诺集团的情况难言良好。启信宝显示,去年3月以来,力诺集团多次被申请强制执行,累计被强制执行金额接近5500万元。其中,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2月,力诺集团被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而据力诺特玻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2月,力诺集团、高元坤及其直系亲属等对其控制范围以内的其他企业提供担保的借款余额高达41.06亿元,其中30.06亿元有抵押或质押担保,有11.00亿元没有担保存在风险敞口。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力诺特玻 力诺集团 高元坤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