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热点公司

每经网首页 > 热点公司 > 正文

致远装备IPO今日上会:实控人曾陷债务纠纷而无力还款 报告期现巨额资金拆借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10 23:52:49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文多    

在油价暴跌、诸多大客户向新能源转型的背景下,业务较为单一的车载LNG(液化天然气)供气系统生产商——长春致远新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远装备)拟IPO募资扩产。11月11日,公司将接受审核。

致远装备实控人为张远家族,张远家族合计持有公司97%的表决权。近年来,致远装备频频与张远旗下长春市汇锋汽车齿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汇锋)发生大规模资金拆借。2018年双方的资金拆借达到4.58亿元,超过了同期公司的总营收额(4.11亿元)。

另一边,2015年以来,张远父子因债权纠纷多次被长春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现长春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中小担保公司)申请强制执行。直到2019年底张远等才履行全部给付义务,强制执行完毕,宣告结案。

图片来源:致远装备招股书(上会稿)截图

实控人曾多次被申请强制执行

谁能想到一家拟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曾因债权纠纷,多次遭申请强制执行?

这家拟IPO公司便是致远装备,该公司董事长为张远。

2015年12月底,榆树市法院公布了一份执行裁定书,长春中小担保公司申请执行长春汇锋(当时还是股份公司)、张远、张一弛(张远的儿子)等公证债权文书一案,因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财产,无履行还款能力,故而裁定中止执行。

长春汇锋为致远装备的控股股东,目前直接持有公司69.4%的股权。而张远持有长春汇锋95%的股权,张远之妻王然持有剩余5%的股权。

2016年长春汇锋、张远、张一弛等再度因借款合同纠纷,被长春中小担保公司申请强制执行。根据当年10月长春市二道区法院公布的一份执行裁定书,因与长春中小担保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张远等被申请强制执行。但是,“在执行过程中,经房地产管理部门、车辆管理所、金融机构等查询,均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本院认为,目前被执行人暂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故无法继续执行”。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长春中小担保公司成立于1999年,是长春市政府出资设立的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长春中小担保公司两次申请强制执行,但被执行人都没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无论是张远还是长春汇锋,旗下都有大量资产,比如致远装备。

从财报上看,近年来致远装备业绩增长不错。2017年~2019年,致远装备营收分别为2.51亿元、4.11亿元和7.97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880多万元、4350多万和1.32亿元。今年上半年,二者又实现了75.26%、90.08%的同比增速。

虽然致远装备发展不错,但直到去年底张远父子才拿掉被执行人的“标签”。2018年8月,长春市二道区法院称,张远等自动履行给付义务,借款合同纠纷强制执行一案结案。一年多后,2019年12月底吉林省榆树市法院宣布,张远等人已履行全部给付义务,执行金额为2300万元,本案已执行完毕,现已结案。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截图

在实控人拿掉被执行人的“标签”后,2020年1月致远装备开始接受长江证券的IPO辅导,开启IPO征程。

“肯定是为了上市。”一位接近资本市场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如果不是为了上市,实控人不一定会如此爽快地还款。

频频与实控人方面拆借 规模一度超总营收

张远父子还款的资金来源为何?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近年来致远装备频频与张远旗下的公司发生资金拆借,且规模一度超过公司总营收。

2018年,致远装备向长春汇锋拆出资金4.58亿元,而当年致远装备的总营收也不过4.11亿元。如上文所述,彼时长春汇锋与张远父子还曾一起被列为被执行人。2018年长春汇锋归还了致远装备3亿元,但截至当年末仍有约1.48亿元未还。

2019年,致远装备又向长春汇锋拆出资金4.68亿元,加上此前未还的1.48亿元,总金额超过6亿元,为公司一年净利润的数倍。不过,后来长春汇锋把这笔钱都归还了。

致远装备称,与长春汇锋间拆借的资金主要用于采购原材料和生产设备、支付职工薪酬、支付其他经营费用、偿还借款、支付关联方往来款和支付股利款等。

图片来源:致远装备招股书(上会稿)截图

张远父子被列为被执行人多年,去年底才得以解决。“关键是怎么解决的?”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认为,这需要致远装备向外界说清楚。此外,该人士还对相关方的流动性持有疑问,毕竟此事“耗了这么多年”。

一方面,致远装备实控人曾陷入债务纠纷,被法院多次强制执行;另一方面张远家族又对致远装备享有很大的控制权,透过旗下公司,频频与致远装备发生规模极大的关联资金往来,这种情况应该引起外界重视。

致远装备主要客户包括一汽解放、成都大运、上汽红岩、济宁重汽等。2018年来,公司90%以上的业务来自车载LNG供气系统,这些产品主要用在重卡车企的LNG车型上。相较于柴油重卡,LNG重卡的优势在于更清洁,也受到国家鼓励。另外,相比于柴油,天然气的价格也更经济。

不过,疫情冲击下,国际油价下滑,这让LNG重卡的经济型优势减少。另外,近年来全球汽车工业都在向新能源领域转型,在重卡领域,近年来也涌现出纯电动、油电混合动力、氢燃料电池等技术路线,这都蚕食着LNG重卡的市场份额。未来,业务集中于LNG领域,业务较为单一的致远装备或面临风险。

目前,致远装备多位前五大客户都陷入亏损状态。2019年致远装备第二和第五大客户分别为成都大运和江铃重汽。去年成都大运亏损约2712万元,江铃重汽则在2017年~2019年分别亏损2.2亿元、3.48亿元和3.04亿元。

针对致远装备IPO事宜,11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致远装备,但未获置评。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致远装备 致远装备IPO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