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疫苗牛股”西藏药业收警示函:投资新冠疫苗竟无正式尽调报告,专利分析报告不支持投资决策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06 21:17:47

作为疫苗概念股,西藏药业此前的股价表现可谓一时“风头无两”。然而,一则近日下发的警示函却有让其疫苗神话破灭的风险。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今年6月,主营心脑血管药物的西藏药业(600211,SH)宣布3.51亿元投资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微生物)新冠肺炎疫苗等产品,一夜之间变身疫苗概念股。此后,西藏药业用2个月时间实现股价的6倍上涨,市值更是大增380亿元。

近日,西藏药业收到西藏证监局的一纸警示函。警示函称,西藏药业对斯微生物的投资并无正式的尽职调查报告。同时,公司聘请律师事务所出具的专利分析报告,仅仅用时两天即形成,且该报告并不支持公司的投资安排。

对此,西藏药业董秘刘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出于抢商机、抓进度的考虑造成了对相关规定和制度的疏漏。刘岚表示,目前,项目仍在等待临床批件,具体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时间无法预估。 

而就在西藏药业股价疯狂拉升的过程中,包括投资大佬葛卫东在内的多位股东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3.51亿对外投资无尽职调查和专利分析报告支持 

作为疫苗概念股,西藏药业此前的股价表现可谓一时“风头无两”。然而,一则近日下发的警示函却有让其疫苗神话破灭的风险。 

西藏药业和新冠疫苗的故事要从今年6月说起。彼时,西藏药业公告称,公司将分阶段向斯微生物投资3.51亿元,获得后者新冠疫苗、结核疫苗和流感疫苗三款产品的全球独家授权。 

斯微生物成立于2016年,并由其建立了国内第一条成熟的mRNA疫苗生产线。2020年1月,斯微生物启动新冠mRNA疫苗研发项目,该疫苗项目由斯微生物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合作开展。公告称“截至双方达成合作时,该项目所有候选疫苗的药效学研究均已完成,预计将于近期展开临床试验”。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该新冠肺炎疫苗项目不仅再无进展消息传出,西藏药业更于近日收到西藏证监局的警示函。

警示函指出,西藏药业存在投资信息披露不符合实际情况。具体是指,西藏药业在6月16日对斯微生物的投资公告中称,“公司已对斯微生物法人治理结构、财务状况、研发能力、在研产品情况、履约能力等基本情况进行了必要的尽职调查”。然而检查发现,西藏药业方面对该投资事项并无正式的尽职调查报告。同时,公司聘请律师事务所出具的专利分析报告,仅仅用时两天即形成,且该报告称投资对象相关专利仅处于申请阶段或无法确认,并不支持公司的投资安排。因此,西藏证监局认定,前述西藏药业投资公告披露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 

除上述问题外,西藏药业还存在未披露临床费用对公司影响、重大投资未按制度规定执行等违规行为。

针对西藏证监局提到的违规行为,西藏药业董秘刘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公司出现上述问题主要是因为当时急于上马新冠疫苗项目,出于把握商机的考虑为了抓进度而在一些制度和规范方面造成了疏漏”。刘岚表示,公司之后将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整改。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

相关项目仍在等待临床批件 

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研发项目进度如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斯微生物为关键词在丁香园Insight平台检索,未发现公司有任何产品的临床试验备案记录。以mRNA为关键词进行检索,也未发现任何与新冠mRNA疫苗或斯微生物有关的临床信息。 

刘岚称,目前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项目仍然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暂未拿到进行临床试验的批件。 

对于该项目为何长时间未能进入临床的原因,刘岚称,“目前公司也在等待有关部门发放临床批件,不好说预计时间。当时投资公告称将于近期开展临床试验也只是公司的预估,实际拿到批件的时间不是公司可以把控的”。

实际上,针对新冠疫苗的研发竟备赛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西藏药业迟迟没有进展的对外投资项目究竟含金量几何?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目前,新冠疫苗研发的技术路线包括腺病毒载体疫苗、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和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其中,灭活疫苗被认为最有望率先成功,RNA和DNA疫苗则属于核酸疫苗。 

从全球范围来看,已经有不少企业的mRNA疫苗项目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包括Moderna 7月底已经进入三期临床,预计今年底批准上市;BioNTech mRNA疫苗进入二期临床;CureVac和苏州艾博生物进入一期临床……尚处于临床前阶段的斯微生物进度已经落后。 

刘岚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不同疫苗基于的技术平台不一样,因此不能将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项目与其他疫苗项目进行类比。 

但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核酸疫苗先天不足,到目前为止全球只有4款DNA疫苗产品获批用于动物,而动物与人的安全、有效性标准不同,所以没有参考意义,“DNA疫苗和mRNA疫苗的免疫原性较差,可能只能用于防住重症,还有很多问题要到三期临床才能在足够多的临床患者身上进一步确定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由此看来,斯微生物的新冠mRNA疫苗项目面临研发进度、临床前研究或临床试验失败的多重风险。但西藏药业的该笔投资仍在进行中。

刘岚对记者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已支付给斯微生物3500万元,按照协议,公司将根据注册里程碑分阶段继续支付相关款项和临床费用。而如果研发失败,已支付给斯微生物的资金、相关临床费用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投资大佬获利不菲 

借新冠疫苗概念东风,西藏药业股价出现一轮大涨。

在6月中旬公开投资项目前,西藏药业股价就已起飞。5月22日,公司股价报收于25.92元/股,而到了8月4日,公司股价一度上摸182.07元/股,市值更是大增380亿元。

在股价大涨背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一些投资大佬和机构赚得盆满钵满,其中就包括投资行业的“风云人物”葛卫东。 

葛卫东首次认购西藏药业股份在2017年5月,彼时,他斥资1.06亿元认购了西藏药业291万股。经过增持,截至今年一季度,葛卫东对西藏药业的持股数量为781.19万股,占总股本的4.41%。 

而西藏药业2020年半年报显示,葛卫东已经悄然消失在了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取而代之的是自然人葛贵兰,其以1093.67万股晋升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占公司总股本的4.41%。这一持股数量与葛卫东此前持有的股份数量完全一致(西藏药业2019年度分红方案为:10转4股派10.6元(含税))。而据公开资料,葛贵兰与葛卫东为姐弟关系。不难看出,葛卫东的“退出”不过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 

西藏药业三季报显示,葛贵兰持股数降至407.66万股,占比不足2%。也就是说,葛氏姐弟在第三季度减持了西藏药业股票。虽然西藏药业股价在第三季度冲高回落,但葛氏姐弟的收益仍相当可观。 

除葛氏姐弟外,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华夏鼎沛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全国社保基金四零三组合也均在第三季度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减持。其中,全国社保基金四零三组合退出了前十大股东之列。 

截至11月6日收盘,西藏药业的股价已经回落至74.08元/股,当日跌幅达6.51%,市值为184亿元,较今年8月时的最高峰已经缩水逾268亿元。在西藏药业的股吧内,投资者已经明显分为两派,一方认为目前正是加仓的好时机,而另一方则大喊,“自己又成为股价炒作之下被牺牲的‘韭菜’”。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西藏药业 新冠概念股 警示函 葛卫东 减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