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网红带货小镇北下朱:货带主播,供应链和物流是支撑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24 19:18:57

北下朱为何成功?北下朱聚集了人,也聚集了创意,更是一个能把创意变成实物的地方。这得益于义乌丰富的工厂资源,有供应商形容,在北下朱周边快则五分钟、最慢一个小时就能到达一家工厂。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每经编辑 汤辉    

北下朱火了。

从微商第一村、社交电商小镇,再到网红带货小镇,乘着直播的东风,今年的北下朱异常火爆。

改变北下朱命运的是江北下朱货运市场的兴建,物流企业和商户随之而来,北下朱商业形态逐步升级,而今年,从四面八方怀抱梦想来的人们为北下朱的火“添柴加薪”。

北下朱火了,但不是“莫名其妙”

义乌当地人小帅(化名)觉得北下朱“火得莫名其妙”。在他的记忆中,北下朱只是背靠江北下朱货运市场的托运部。但义乌有好几个物流中心,快递发达,电商产业园到处都是,为什么就北下朱火了?

经营针织工厂的谢亿则认为,北下朱相比电商产业园的优势在于:一楼门店展示,地下仓库仓储,货运市场发货,全链条无缝衔接,加上1200家门店产品量大并集中,都是产业园不具备的。此外,距离义乌国际商贸城近也是一大优势,在北下朱找不到的货,还可以去商贸城找。

网红带货小镇的宣传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之前一直在长沙做电商的岳雷,去年10月来到义乌,本来只是看看机会,开始时也在北下朱做主播,爆了一次单之后,就留了下来。半年时间,成了供应商,算得上是在北下朱成功的创业者。

之所以顺利,岳雷认为直接得益于北下朱独有的优势。

北下朱不缺流量,零资源创业,最大的问题是工厂资源从哪里来?但短短半年时间,岳雷合作的工厂超过百家,“找到一家就能找到几家、几十家,再到几百家。”岳雷说,义乌作为世界小商品市场,最不缺的就是工厂。

除了本身完善的商业体系,岳雷最喜欢北下朱的氛围,“这是一个大家都很努力的地方,工作到凌晨的大有人在,大家会相互鼓励相互帮助。走在北下朱的街道,有反反复复拍一个段子的主播,通宵营业的门店,你会被大家的情绪感染,没有理由不努力。”岳雷说。

同样,前几年一直在金华做针织类生意的左栋,也在今年3月将主要的办公地迁到了北下朱,“因为这里‘集中’,北下朱聚集了从工厂、供应商到主播的电商产业链,从订单信息到找货、发货都十分便捷。”

北下朱很火,但不是莫名其妙。

货运市场带来了物流企业,也带来了商户

进入福田街道,北下朱在地图上的辨识度很高,几近工整的长方形,背靠北江,以城北路为界,一边是北下朱,一边是江北下朱货运市场。

几个老村民回忆,在货运市场动工之前,有些村民相当反对,“当时他们到处告状,去市政府、省政府,说是占用良田……还有几个村子竞争,(能建成)全靠村委会的不断争取。”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货运市场彻底改变了北下朱村的历史轨迹。

江北下朱货运市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2010年,北下朱旧村改造建成99栋房屋,横四竖八主干道,12个出入口,外界常以四通八达形容北下朱;住宅区则形成了一楼1200家店面,下通仓库,上连住户的格局。村长金景喜说,北下朱在规划时就已初现专业街的布局。

北下朱村平安服务队队长金光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货运市场的建造与旧村改造几乎同时进行,在货运市场建成后,北下朱也入驻了一批物流企业,一楼门面形成了托运部。”一楼是托运部、超市、饭店等,楼上住着物流工作人员和村民,这是北下朱最早聚集的形态。

义乌政府官网2013年的年度报告显示,江北下朱货运市场是当时整个义乌市四大物流场站之一。

“最初是很多商户都来北下朱发货收货,后来有的商户直接搬到北下朱,地摊户、库存经营户、微商都慢慢开始聚集在北下朱。”在金景喜看来,江北下朱货运市场对北下朱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离物流市场近意味着什么?发货收货都很方便,拉着三轮车就过去了,省下不少的物流费。

在北下朱周边的青口镇做供应商的小龙就常常骑着三轮车,到北下朱货运市场发货,他自己找物流公司发货要80元,但拉到北下朱发,只要30元,便宜一半以上。

成功离不开地摊经济基因

现在的北下朱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生意人,有义乌本地及周边的工厂主,全国各地闻名而来的供应商和主播,聚集效应下,人越来越多。那么第一批来北下朱吃螃蟹的是什么样的人?

在北下朱的村史馆中写道“2010年旧村改造完成后,依靠北下朱货运市场,吸引大量物流行业进驻;2013年,库存行业与物流共存;2014年~2015年,部分江湖地摊和库存经营户进驻,开始形成商业氛围;2016年以经营户钟永平为代表筹备了北下朱微商会……”

“地摊江湖”和曾在2016年~2019年任北下朱微商会会长的“钟永平”成了关键词。

“北下朱是全国各地摆地摊的总部,分三大派系,都是师兄带师弟,最后聚集在北下朱,每个派系自我约束,越来越壮大,也促进了北下朱的发展……”钟永平说道。不是每个在北下朱做生意的都有资格加入,外人知道的不多,但派系确实存在,信息隐蔽零散,让他们显得更加神秘。

今年是钟永平来北下朱的第8年,2013年上半年,已经摆了很多年地摊的钟永平来到国际商贸城寻找货源,在同样摆地摊的朋友牵线搭桥后,决定留在北下朱,做地摊货批发。义乌本身就是世界小商品城,北下朱背靠货运市场,钟永平也看好北下朱的发展前景。

钟永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13年的北下朱,还很冷清。他们合租了一个店面就开始做起了生意。“当时我们就是做QQ群,搜索地摊关键词,加群,然后以图文的方式发广告,被踢出去很多次,但最原始的一批客户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钟永平说。

一来二往,从线上到线下,全国各地摆地摊的人开始聚集到北下朱,租店面、做批发,“摆地摊的不知道北下朱,说明他还没有入行。”一位在北下朱多年的供应商告诉记者。

“北下朱最早的名声是‘地摊第一村’,在钟永平看来,北下朱的货品没有变,做生意的那群人没有变,变的只是做生意的方式。

微信流行后,生意从QQ群转到了微信群和朋友圈,商品呈现方式除了图文还有了小视频。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发布的《2016-2020年中国微商行业全景调研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微商从业者近3000万人,微商品牌销售额达到5000亿元。

2016年底,以钟永平为代表的经营户筹备成立北下朱微商会,“我当时的理念就是走出去、引进来。”钟永平表示。2017年4月11日,钟永平以北下朱微商会会长身份组织举办了第一届微商大会,多家媒体报道显示,第一届微商大会共设展位75个,2018年,第二届微商大会参展品牌超过350个。

北下朱的火爆跟微商大会的宣传不无关联。

闻名而来的商户越来越多,北下朱的房租水涨船高,全国各地涌来新的商户。用钟永平的话说,做微商的挤走了摆地摊的,拍短视频的挤走了做微商的。

打铁还需自身硬:北下朱的货为什么火?

北下朱有货,卖家来北下朱找货,又将北下朱宣传出去,新人不断进入……如同滚雪球,北下朱的势能越滚越大。

北下朱的货为什么会火?

北下朱的产品有两个特点,性价比和新奇特,当然,这可能也是义乌作为小商品城所具有的特点,但北下朱作为人的聚集地更有优势。

“北下朱擅于打造爆品”,这里的爆品指销量以十万、百万数计,在主播直播间爆单了的产品,“什么样的产品能成为爆品?性价比高的产品。”有着多年摆摊经验的钟永平深谙其道。

“在北下朱是品带主播,不是主播带品。”钟永平告诉记者,不同于很多头部主播有自己完整的供应链,北下朱的主播更多是尾部主播,以产品为中心在线上推广售卖,角色是线上销售员,真正的操盘手是背后的供应商。

9月20日下午,钟永平在自己的主播群发布“这款粘毛器会火,可以来拍段子”的消息,并附上9块9包邮的粘毛器图片。下午,主播们拍完视频,晚上直播,第二天凌晨便出现爆单迹象,涌入直播间的消费者越来越多,订单不断,据记者观察,12小时内该粘毛器在钟永平供应链的订单量超过25万单。

爆品是供应商推出来的,一个产品爆单之后,又会引来更多主播的推广。“除了主播自己选品,很多主播是不知道卖什么的,这时候供应商就会告诉他们应该卖什么。有时候,也会有几家供应商联合起来,让所有的主播都推一款产品。”钟永平说。

在北下朱周边经营5G直播大楼电商园的汇本科技总经理刘天华表示,推火北下朱的源头正是做地摊经济的一群人,“他们对价格敏感度高,善于发现爆品,能叫卖,会营销。”“9.9、19.9、29.9来我直播间,全国包邮”是北下朱流行的口号。

“除了价格便宜,北下朱的东西都很有创意,你看到的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是从北下朱出去的,就好像是北下朱有一批整天绞尽脑汁设计新品的人。”刘天华说。

北下朱聚集了人,也聚集了创意,更是一个能把创意变成实物的地方。

这得益于义乌丰富的工厂资源,有供应商形容,在北下朱周边快则五分钟、最慢一个小时就能到达一家工厂。

这甚至提供了不少就业机会。上午时段,义乌很多街头都能看到聚集的人群,早早等候,车一来,一拥而上围着司机问价,然后被不同工厂的面包车拉走。

一些临时工围在工厂开来的车旁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临时工的优点在于按时按件计费,当天结账。工厂赶量,工人自由,各取所需。他们穿梭于义乌及周边大大小小的工厂,为义乌繁荣的小商品制造贡献力量。

村长金景喜也提到,义乌主城区以前都是工厂,后来在城镇规划下不断迁到外围,北下朱旧村改造前也曾有很多工业园。

但北下朱的雪球可能会因为房租滚到头了。

钟永平的店门口挂着9月26日搬迁至白岸头村的横幅,搬迁的原因是房租涨到75万元/年,这超出了钟永平的承受范围,“房租每年都在涨,但今年涨太猛。”钟永平要搬走,成为了近日村民和主播们的主要谈资。

村委会也在担心,“房租涨得太多了,老商户搬走了,虽然也不断有新的商户进来,但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总有到头的时候,到时候门面想租都租不出去。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是不断建议村民们不要涨价,但村民只顾眼前利益。”村长金景喜说。

不过也有村民反驳,“其实没有涨的外界说的那么离谱,并且是少数,传闻中的一年75万元是三间门面的要价,而且只有这一家,有的位置还是几万就能租到,我的房子就是6万一间租出去的。”

延伸阅读:热潮褪去 网红带货小镇北下朱不眠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网红带货小镇 北下朱 直播带货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