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战“疫”实录|从堰塞湖到存量清零:武汉周边核酸检测40天之变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3-14 16:47:35

这场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就像是一场大考,把基层医疗检验室的盖子全部揭开。落后许多的核酸检测速度和随之而来的巨量积压样本形成了堰塞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个武汉周边的重点疫区,记录他们从1月25日以来的40多天里,从束手无策到核酸检测存量清零的全过程。

每经记者 陈星 金喆    每经编辑 梁枭    

“优先武汉,优先一线”。

孝感某三甲医院急诊科护士李冰(化名)还是没有从主任那里得到满意的答复。门诊大厅已经乱成一团,到处是无处可去的患者,他们都希望能够接受核酸检测,好像没人在意这天是大年初一。

这场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就像是一场大考,把基层医疗检验室的盖子全部揭开。李冰后来才发现,问题远远不止没有试剂盒那么简单。

问题的表征之一,即落后许多的检测速度和随之而来的巨量积压样本。1月25日,武汉市卫健委委托13家检测机构,把新冠病毒病原学检测量从300份/日提升至2000份/日。但实际上,此时一天的待检测体量仍在标准的5倍以上。地方疾控、医疗机构和第三方机构,如何打好这场硬仗?

连日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个武汉周边的重点疫区,记录他们从1月25日以来的40多天里,从束手无策到核酸检测存量清零的全过程。对于县级及以下检验部门来说,这40天的转变,就像一场原本看似没有希望的战役最终取得了胜利。

比试剂盒短缺更大的困难

1月22日,孝感市一名前往发热门诊就诊的患者拿到了自己的肺部CT。CT结果显示,他的肺部已经有病毒性感染。在临床医生看来,这已经是感染新冠肺炎的关键指标,但要确诊,患者还必须做一次核酸检测。然而,由于试剂盒短缺,这名患者被医生告知,还需要将体温“维持”在38℃以上,才能获得核酸检测的资格。

1月26日,李冰的医院终于拿到了一批试剂盒,但很快又出现新的难题——做核酸检测的病人越来越多,有人等上好几天也拿不到检测结果。

而在距离武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洪湖市,形势则更加严峻。

洪湖市人民医院的发热门诊,是洪湖市6家发热门诊之一。据该医院感染科副主任曾庆朗回忆,春节前后,来发热门诊看病的患者排了整整4条长龙。有一天,4名医生共急诊了297名患者。

在高峰期,整个洪湖市的发热门诊日均就医人数均在200人次以上,但官方同期通报的新增确诊人数屈指可数。记者注意到,最早显示洪湖确诊病例的可查日期是1月26日,截至当日累计报告4例确诊病例。此后,每天新增病例少则个位数、多则几十例,截至2月11日,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60例,而这只不过是洪湖发热门诊在一天之内接待的患者人数。

差距悬殊的两组数字与积压的5000多份等待检测的样本有很大关系。随广东医疗队支援荆州的检测机构金域医学中南大区总经理李慧源对记者表示,金域医学到达(2月10日)前,当地已经积压了一定数量的标本。

确诊人数与发热门诊就医人数之间为何会出现巨大的“剪刀差”?

主要原因在于,大部分县级医疗机构没有条件检测。记者注意到,荆州市所有县级医院中,只有公安县人民医院一家是荆州市定点的5家核酸检测机构之一,洪湖属于“零检测资质”。

还有一部分基层医疗机构有符合条件的实验室,但没有资质。石首市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邱少红说,他们内部尝试过一次核酸检测,但苦于实验室没有资质,没办法正式开展检测工作。只有等送出去样本出了检测结果,才能明确病人是否确诊,从采样到结果出来就是2天时间。

到黄冈支援的湖南医疗队第三批流调检测队队长蔡亮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疫情爆发前,整个黄冈的县级疾控中心都达不到做核酸检测的标准。即便在疫情爆发后个别县或者二甲医院临时建立应急体系,也应对不了大量的待检测样本。

当基层医疗机构无法消化样本时,只能将其送到市级疾控中心。2月12日之前,洪湖没有核酸检测的能力和资质,洪湖市疾控中心员工蔡杰每天都要把检测样本送到荆州市疾控中心,一来一回至少5个小时。

但实际上,每天陡增的样本量早已把各地疾控中心压得不堪重负,即便是检测机器、实验人员连轴转,也难以覆盖检测缺口。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孝感市疾控中心在2月以前的日检测量只有120份。在十堰,国药东风总医院医学检验部主任李毅介绍,2月4日前最多的一天检测了120多个标本。

在支援力量到达荆州之前,当地的检测能力(市疾控中心加医疗机构)是日均600到800份样本,而最高峰时,荆州一天内收到的样本是3300多份。

医学检验领域专业人士关理(化名)认为,病原学检测产能不足是影响武汉疫情早期防控的重要瓶颈之一。

他分析,早期武汉市病毒核酸检测能力是300份/日,没法满足人群的检测需求,所以一测难求。1月25日,武汉市卫健委委托13家检测机构,把检测量提升至2000份/日。但第二天(1月26日)全国新增疑似及密切接触者共13174人。以武汉市占80%推算,武汉待检测人员接近11000人,是13家指定医疗卫生机构检测能力总和的近6倍,还是一测难求。

而在“优先武汉,优先一线”的背景下,湖北其他城市在面对激增的待检人数时,就更加力有不逮。“如果缺乏检测能力,不仅疑似病例不能排除或确诊,实际上已经符合条件出院的也不能出院。”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总指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黄飞说,在这方面,湖北各县市比较薄弱。

武汉协和医院发热门诊输液室外排队准备进行检测的市民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被新冠肺炎揭开的盖子

如果不是这场“大考”,基层的医学检测能力,还如同没掀开的盖子。

多位采访对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通过这次疫情检验才发现,基层医学检测的软实力比硬实力更加薄弱。

“我们到洪湖之后发现,当地实验室的基础是有的,框架也在,但是能做核酸检测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两个,没办法满足大规模的检测。”李慧源表示。

而在黄冈,缺的也不是一个符合条件的生物实验室。蔡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黄冈市疾控中心在年前搬了新的办公楼,也配备了新的实验室。从硬件上来说,黄冈还算相对好的了,能满足核酸检测的要求。“不管是在流程的规范性、人员的配备、实验室的管理,还是在医疗废物的处理和消毒等方面,确实还不是很规范。”蔡亮补充说道。

另一个薄弱的核心,在于人。

据重庆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技师段刚介绍,孝感市妇幼保健院实验室是将样本灭活后进行检测。一套完整的新冠病毒肺炎核酸检测流程,首先必须在生物安全柜里清点、分装样品,水浴加热充分灭活后,放入全自动核酸提取仪提取核酸,这一步完成后在荧光PCR上进行扩增,才能够观察结果,判断阴性还是阳性。

2月下旬,段刚和同事陈飞来到孝感市妇幼保健院,承担核酸检测工作。为了进一步提高检测效率,他们同医院原有的7名检测人员分为两组,优化了检测流程后,每天可检测400到500份样本。高峰期时,这一数字达到700份。

这样的工作量,不管是在早期的孝感市妇幼保健院还是湖北其他县市级地区,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能进行核酸检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蔡亮表示。在他支援的黄冈,当地能做核酸检测的工作人员只有两三个人,“但当时的样本量已经多起来了,这几个人平均每人每天要做100多个样本”。

作为重庆医疗队的成员,王文斟被安排到孝感市疾控中心。“最开始疾控的压力非常大,有老师因为太疲劳病倒了,30多天基本上每天都是连轴转,从年前到现在都没有休息。”一位支援十堰的广西疾控人员也表示:“我们到的时候,当地核酸检测人员的体力已经逼近极限,支援力量的到来对他们来说缓解了很大压力。”

“人手不足确实是没办法,就两三个人,也得合理安排休息。”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疗队人员分析,两三个人只能并在一组,一天用最先进的仪器饱和工作10个小时也只能完成两轮样本检测,算下来也不到200个样本。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基层地区的检测能力并非都不合格,只是还不足以应对如此严峻的突发事件考验。

在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实验诊断与社会化服务分会会长申子瑜看来,核酸检测能力不是县级医院的“标配”。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基层医院主要是诊疗常见病和多发病,需要的检测技术有限,只有部分经济发达地区的县级医院具备PRC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多数县医院不具备这样的检测平台和技术。

“新冠肺炎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是常见病和多发病,如果要求基层医疗机构的检测能力和三级医院一样,那它的检测能力与临床服务能力就不匹配了。”申子瑜指出,一个医院实验室的实验条件、设备都是按照它需要解决的临床诊疗问题去设置的,基层医疗机构的实验室检测能力不能按照三级医院或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要求去设置。

申子瑜指出,县医院的检测能力不是简单配置设备就能解决的问题,检验人才的技术能力建设是需要花时间积累,但这恰好是基层医疗机构最薄弱的环节,基层医疗普遍缺少能够从事复杂检测的技术人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多只手堵住的洞

从“堰塞湖”到“存量清零”,基层检测能力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一次拔节式成长。最终,按照“常规情况”设置检测能力的基层地区在外地医疗队和第三方检测机构的紧急支援下通过了这场大考。

首先是基层检测的硬件短板在疫情爆发后得到了较为及时的补充。

恩施州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地疾控中心的原有实验室达不到核酸检测条件。为此,市政府专门下拨了专项资金,用于市疾控中心建设负压PCR实验室。2月初,恩施还紧急购置了24台用于新冠肺炎检测的设备。李慧源也反映,在企业和当地政府的共同协调努力下,缺少的设备、耗材等都在较短时间内筹措到位。

第二,在较为棘手的软件方面,外地医疗队和第三方检测机构起到了巨大作用。

在抵达洪湖的第一时间,黄飞就清楚,要把洪湖堆积的样本尽快解决,首先要把检测资格放到县一级的洪湖市人民医院,再推广到所有市县。“广东队”立即写报告给湖北省卫健委,得到批复后与当地医疗机构共同建立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实验室,在24小时内为洪湖补上检测短板。

在广东医疗队的帮助下,洪湖市人民医院实验室已完成疑似患者和需要筛查的密切接触者的核酸筛查。3月12日,李慧源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积压的样本早已清零,从2月起展开的重点人群、重点区域筛查也已经完成,目前主要进行的是出院患者样本检测,每天的检测量在300份左右。

石首市人民医院在2月中旬有了检测资质,检测能力也在广东医疗队分配的检验人员到位后有了很大提升。据邱少红介绍,科室里30多个人里,只有4个人可以做PCR,且只有一台扩增仪。但在广东队派了3名专业的检验人员入驻石首市人民医院之后,两台扩增仪也同时开始上机,医院当天拿到的标本基本能当天做完。

据了解,荆州地区的实验室在建立起相关的操作流程并实现文件化以后,在金域医学检测团队休息时,仍能自主实现每天300余份的检测量。“之前他们主要缺的是大通量医学检测流程的意识和理念,而这套模式只要建立起来,以后是可以一直沿用的,检测能力相当于留给了基层”。

蔡亮带去黄冈的10人检测队,在抵达黄冈两日后的2月24日、25日,每天平均检测300余份样本。之后,其团队收到的样本量每日看涨,“从500多涨到了600多,后来变成900多、1000多(一天),到3月4日涨到了1500多”,但实际上,样本数量的增长并非是疑似患者增多所致,恰好是积压样本逐渐清零且疑似患者增长放缓后,黄冈市有余力开始对养老院、监狱等重点区域的排查才导致检测数量的增长。

王文斟到孝感市疾控中心的时候,实验室只有半自动核酸提取仪,每天大概能做300~400个样品,最高峰时能到600个,23号安装一台全自动核酸仪以后,效率又提升了不少。

与前面几个城市一样,孝感在积压样本清零后,虽然实验室整体检测压力有所缓解,但随着重点人群筛查的开始,每天依然是半夜才能下班,王文斟坚持慎终如始,没有丝毫松懈。

从2月中下旬至今,湖北的地级市、县级市等地区的存量样本先后宣告“清零”,核酸检测这一环节终于脱掉了沉重的“壳”,可以步伐轻盈地将覆盖面扩大到重点筛查、出院人员检测等方面,从“堵漏”中腾出一只手来“主动防御”。

如何在大考来临前就尽量作好“应试”准备,而非等到考卷下发后再奋力追赶,或许是这一次新冠疫情,给予包括基层检测在内诸多工作的启示。

“我不建议突发事件下基层医院和疾控赶紧买设备、加人手,这是一个误区。”关理认为,首先疾控中心的功能不是检测部门,而应该是行政部门,是样本的“分流器”。无法检测的医院把样本送上来以后,疾控中心应该做好分流优化,提升检测效率。而不是一有疫情就马上“盖房子”,盖完了以后平时又不用。没有样本设备就浪费了,过几年就不能用了。

申子瑜则认为,应将集团化、连锁化的第三方医检实验室纳入未来国家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第三方医检机构可迅速集中资源开展大规模病原体检测,以弥补疾控中心和医院实验室检测能力的不足。

作为第三方检测机构的代表,李慧源也提出,在这次疫情后,将积极呼吁国家将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纳入公共卫生防控体系,“危急时第三方有现成的技术、人才和模式,可以很快地加入到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中去,事后也不会造成人员冗余和设备浪费”。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武汉 疫情 核酸检测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