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人物侧写

每经网首页 > 人物侧写 > 正文

一代西影功勋离去了……

2019-10-25 10:05:03

 
▲ 邹人倜 图片来源:西安超人雕塑研究院官微

十月阴雨连绵,掩下一众别愁。

有着“中国硅像第一人”之称的邹人倜老先生悄然离世,享年82岁。

“我最亲爱的父亲邹人倜今晚6:50分往生去极乐世界,临终前我把各位发来每一条信息都大声念给他听了。父亲走的很安祥,像睡着了似的……”

20日当晚,邹老女儿邹子捷发出的这则消息,在微信群里迅速传开。

有追悼者告诉粉巷君(ID:nbdfxcj):“邹家人本想着一切从简,但祭奠的人太多了,只能匆忙在老两口居住的屋子里先搭了灵堂。” 

没有哀乐鸣响,屋内黄白二色菊花格外肃穆,遗像中邹老的面容,也一如往昔,和蔼安详。

01

吊唁人来人往,灵堂略显拥挤。

邹子挺一一答礼,面色憔悴。间隙些许交流,他用饱含敬重、钦佩、理解、包容的一句话,来总结老人一生,“我的父亲是一个工作狂。”

在邹子挺的记忆里,父亲的日子就是围着事业打转。“他一直在给自己树立目标,无论是大目标还是小目标,一直都在超负荷地工作,直到离开人世。”

1975年底,当了17年模型工的邹人倜,离开了原西安黄河机械厂,后加入西安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西影厂”),开始“触电”电影特效模型制作。

也是老天爷赏饭吃,凭着手艺好、脑子活,他完成的特效任务个个出彩。又恰好遇上“惜才爱才”的厂长吴天明,便被提拔成了特技车间主任。

 
▲ 图片来源:西安超人雕塑研究院官微

20世纪八十年代,西影厂异军突起。邹人倜先后参与了《西安事变》《彭大将军》等多部影片的特技镜头摄制。

其中,真假火车、飞机扫射、建筑爆炸等加入模型的经典片段,也使得其在电影特技专业做到了真正的“骗子高手”,成了吴天明的“左膀右臂”。

西影厂大院里长大的邹子挺,那时只觉得特技车间主任这个职位“非常重要”,而他看到更多的,是一群父辈间的友谊。

“交流互动很频繁,像许还山许伯伯,跟我父亲他们就经常聚会,我上学那会儿也经常去他家里玩……”邹子挺的眼神愈发柔和,像是回到了那段父亲陪伴的年少时光。

1994年,邹子挺从西安理工大学毕业,之后便去了外地闯荡。

那时候,他还没有想过,父亲会在几年后,跟自己一样踏上创业的奋斗路。

02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句话,邹老诠释得透彻。

1997年,60岁的邹人倜从西影厂退休。

但邹人倜并未如大家所认为的那般去颐养天年。相反,与特技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他,真正的折腾才刚开始。

退休之后,他先后创建了西安超人雕塑研究院与西安超人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硅胶像事业“再出发”的大幕由此展开。

在外界看来,邹人倜的仿真硅像填补了国内外雕塑艺术的空白,“中国硅像第一人”的美誉,也在媒体传播中叫出了名号。

但在家人朋友眼中,这场看似顺畅的创业成功,背后的艰辛不胜枚举。

对于父亲的不易,邹子挺印象深刻。

“初创超人雕塑研究院时条件并不好,为了节约资金,他60多岁了,还是企业负责人,来北京出差还住的地下室。”

这些累积起来的细碎点滴,慢慢渗入到整个家庭的传承中,成为了一种精神,但更像一种鞭策。

 
▲ 邹人倜与他的高仿真机器人 图片来源:西安超人雕塑研究院官微

就像邹子挺一再强调的,“他的成功不是偶然,大部分还是源于自身努力,做了很多一般人接受不了的事情,再加上自身的才智……”

事实上,有天赋还努力的邹人倜,路子确实越走越宽。

经历了3年打磨,2006年,由他创意,超人团队将高仿真硅像艺术与现代科技结合,创作出第一台“有血有肉”的高仿真机器人《邹人倜》。

这个以他为原型的高仿真机器人,一经问世便备受关注。当年,便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06年度世界最佳发明。

邹人倜开创了中国乃至世界机器人研发领域的新航道,被外界称为“中国高仿真机器人之父”。

但真正让他闻名国内的作品,还要数2011年央视元宵晚会上的“真假李咏”。以假乱真的舞台表演令人惊叹,也为西安争得不少面子。

晚会之后,机器人“李咏”被拉回西安展出,时任省市两级的一些领导纷纷为其“站台”,展览所获收入,邹老一并捐给了陕西儿童村。

03

人如其名,倜傥不羁。

大脸大眼,鼻子微翘,一脸儒雅平和的邹人倜,个人魅力浑然天成。

“生命中无数的惊喜都是在路上,别看我头发白了,心还热着呢!”这句与朋友间的闲谈,也贯穿了其晚年,对于新鲜事物的接纳与包容。

两三年前,作为摄影发烧友,邹人倜跟随著名摄影人柏雨果去了趟以色列采风。更不要说60岁开始学车,后能自如驾车奔走……

因喜好交流互动,他还建立了名为“文博之友”的微信群,而多年以来身体力行的助人之心,更是不曾改变。

“文博之友”中有位邹老的“忘年交”,曾因亲人患病生活困难备受重压,邹老得知后,不仅帮忙倡议筹款,也鼓动家人施以援手。

感怀邹老父亲一般的关照,这位朋友更是缀文一篇,感念邹老善举,成了她“避雨的屋檐”。

 
▲ 80岁高龄接受采访 图片来源:西安超人雕塑研究院官微

一些身边的朋友告诉粉巷君,“富有同情心,喜欢帮助别人,多年来,邹老和家人还坚持救济了多名失学儿童。”

这一点,在邹家儿女那里也得到了印证:“父亲在生活中非常慷慨真诚,总能给人带来正能量。”

他是饱含活力的“七十少年”,是好友马治权眼中的“童话老人”,一生追梦,奋斗不息。

二十年时间,邹老的“超人”团队,将200多件超写实作品陈列在了全国四十余家博物馆、纪念馆。陈忠实为此题字“惟妙惟肖”;贾平凹感喟“弄假成真”。

但即便耄耋之年,邹人倜依旧不愿停下来。

“父亲他想做‘一带一路’中国名人硅像博物馆,这个题材非常大,也非常有意义。”邹子挺说:“不同于商业化操作,这是中国人寄托中国精神的硅像馆,以三维立体实物,再现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重大历史题材和重要历史人物。”

但由于选址、资金各方面的问题,筹建“一带一路世界名人硅像馆”的梦想也成了邹老的“未竟之梦”……

60岁创业,深藏20余年西影厂兢兢业业功与名;80岁壮心不已,拟比肩伦敦杜莎夫人蜡像馆。

传奇一生,勤勉一生。邹人倜,逝矣!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师安鹏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