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重磅推荐

每经网首页 > 重磅推荐 > 正文

全球顶级投行上半年营收跌至13年来最低 4月以来裁员已近3万人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9-05 19:49:35

今年上半年,美国和欧洲最大的12家投行的交易和咨询业务收入为768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11%。根据行业监测机构Coalition的最新数据,这12家投行在上半年的上述收入为200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Qq__20190524185335.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每经记者 蔡鼎 每经编辑 谢欣

由于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全球增长放缓和低利率环境加剧了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的结构性下滑,全球顶级投行的营收在2019年上半年跌至13年来的低点。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美国和欧洲最大的12家投行的交易和咨询业务收入为768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11%。根据行业监测机构Coalition的最新数据,这12家投行在上半年的上述收入为200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投行业前台员工数量连续第10年下滑

这些投行都分别报告了其市场和投行部门第二季度的业绩,其中摩根士丹利的固收下降18%,德意志银行(以下简称德银)的股票收入更是大幅下滑32%,且正在关闭其股票交易业务。

在所有这12家顶级投行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股票业务的下滑——由于客户对衍生品和大宗经济服务的需求大幅下降,所有地区的营收同比下滑17%。

关于投资者保护的MiFID II规则(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指导。在MiFID II监管框架下,所有场外市场上的经纪商都将受到监管约束),也使股票交易成为一项更具挑战性的业务,这可能导致其他欧洲投行效仿德银的做法——放弃股票交易业务,将这块业务拱手让给华尔街的巨头。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此外,这些顶级投行的固收和大宗商品交易在上半年也表现不佳,上半年这块业务营收同比下滑9%,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利率被不断下调;由于在增长放缓的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公司变得更加谨慎,这也导致了债券销售和股票上市业务收入的大幅下滑。

CMR集团分析师David Liu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今年投行营收受股票交易营收下滑的影响最大。而全球股市近期也受到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以及国际整体政治风险增加的冲击而下滑严重。如果全球央行进一步降息,可能被视作对经济下行压力的进一步验证从而让股市产生进一步的动荡,同时影响到投行的其他投资业务。”

Autonomous分析师克里斯蒂安·博鲁(Christian Bolu)也指出,今年第三季度到目前为止,投行的业绩好坏参半。数据显示,三季度至今,这些投行在美国股票上的交易量同比增长5%,但在其他地区则下滑了两位数,而全球固收交易量则同比增长6%,但投行收入下滑了11%。

《金融时报》报道中称,投行,尤其是在欧洲规模较小、分散程度更高的市场,正面临着来自投资者越来越大的压力,原因是随着资本要求和数字化程度的提高,以及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投行的盈利能力正不断下降。

平均而言,自2016年以来,欧洲投行的股价每年都有两位数的百分比跌幅,其中跌幅最大的往往是那些保持了大规模交易业务的银行。例如,法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以下简称法兴银行)今年早些时候都大幅削减了财务目标,并承诺在一连串糟糕的业绩后,将总共削减8.5亿欧元的成本并裁掉数千个投行的岗位。

由摩根大通前高管杰斯·斯特利(Jes Staley)领导的巴克莱则是最后一家试图以“巨型”全方位服务身份竞争的欧洲投行。尽管如此,斯特利在过去的一年里也一直在抵御一名维权者的攻击,这位投资者已经导致巴克莱的投行业务大幅缩水。

此外,美国的银行也一直在面临压力。例如为了应对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花旗集团正在其交易业务中裁员数百人;高盛则承诺,根据将于明年1月公布的一项战略计划,该行的固收交易业务的盈利能力将发生阶段性变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今年,投行业面向客户的前台员工数量也出现连续第10年下降,同比降幅为3%至5.04万人,低于2014年5.67万人。然而,Coalition表示,投行们总体开支的减少并不能抵消其收入的下滑。Coalition预测,衡量盈利能力的关键指标——股本回报率今年将从2016年的9.5%降至6.7%的平均水平,营业利润率也将同样收窄至四年来的最低水平。

4月份以来全球投行已裁员近3万人

其实,不仅仅是上述全球顶级投行,今年上半年以来,由于全球多家央行降息、交易量疲软以及自动化交易使投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残酷,全球投行正在裁员数万人。今年4月份以来,汇丰、巴克莱、法兴银行、花旗集团和德银等主要投行已宣布裁员近3万人。这几家投行中主要的裁员均在欧洲,其中德银的裁员规模就占了一半以上(1.8万人),而该行的交易部门受到的打击也最大。

然而,在下一次的经济低迷周期中,欧洲的投行可能比美国的投行处于更有利的位置。多年的不利市场环境已使大多数欧洲银行变得更有效率。但相比之下,美国的银行则享受了更多良性的国内市场,并在国际上持续发展。如果全球经济活动低迷,美国的银行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因为他们对全球市场的风险敞口更大。

根据纽约劳工部的数据,在整个纽约市,今年6月份大宗商品和证券交易部门的岗位同比下滑了2%,意味着单单6月份,位于该市的所有投行就裁掉了2800个职位。

投行的高管们也面临来自投资者的压力——削减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自去年11月美国长期利率开始下降以来,美国银行类股的KBW指数已经下挫9%。而同期标普500指数则上涨6.45%;追踪欧洲银行的斯托克指数(Stoxx Index)自去年11月以来也已下挫16%至三年低点。


    

KBW指数已经下挫9%(图片来源:彭博社)

 

尽管各家投行给出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有迹象表明,更深层次的趋势,例如堆积如山的负利率债务,正迫使全球投行业全面收缩。此外,自动化交易,以及被动投资策略等已经耗尽了股票交易和多种期货交易的大部分利润。Berenberg银行分析师安德鲁·洛威(Andrew Lowe)就表示,“显然,投行收入的前景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峻,作为一家投行,在零利率或负利率的环境下很难赚钱。”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金融危机 投行 华尔街 摩根大通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