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粉巷财经

每经网首页 > 粉巷财经 > 正文

陕国投“人傻钱多”or“骑虎难下”?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2-30 20:06:12

每经记者 苏清河    每经编辑 刘琳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陕国投与海航系之间的“恩怨”,随着西安中院的一纸裁定书,终于暂告段落——后者将所持5.92%长安银行股权,全部过户给陕国投,用以抵债。

借此,陕国投多年夙愿一朝偿。不出意外,将顺利成为长安银行第四大股东。

不过,陕国投此番“染指”长安银行的过程,多少有些耐人寻味——是通过司法拍卖的形式得来的。

通常情况下,如果出现流拍,需折价继续拍卖。而现实情况是,第一次流拍后,陕国投并未等待二次拍卖,便以7.68亿元的价格将其拿下。要是等到二次或三次的时候再出手,大概率会省不少钱。

至少,在监管部门看来,这种操作还是很值得关注的。

于是,陕国投又免不了好好解释一番……

 

“邂逅”不一定都美好

陕国投在陕西信托行业里,算是响当当的角色,属于“三驾马车”之一(其他两家为长安信托和西部信托)。

除此之外,在其宣传报道里总会见到另一个头衔:国内首家上市的非银行金融企业。

根据中国信托网出具的《2018年信托公司综合实力排名》显示,陕国投在全国排名37位,可以说向上突破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比如,与海航的那次“邂逅”,就可能是个机会。 

2017年3月,陕国投和海航集团旗下一级子公司——海航航空,签署了一项信托计划。

作为受托方的陕国投,将集合来的5亿资金,借给海航航空用于后者运营;按照约定,一年后,海航航空连本带息还给陕国投。

但理想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任贤齐多年前那首《伤心太平洋》,犹如唱给陕国投——“我等的船还不来”。

尽管前期对海航航空的运营状况进行了摸底,加之海航集团的加持以及评估机构的背书,陕国投在一年之后,等来的不是海航的还本还息,而是后者资金链的难以为继……

随后,“深深伤心”的陕国投将海航告上了法庭。


西安中院动作迅速,承担连带责任担保海航旅游首当其冲,其所持有长安银行5.92%的股权,于8月初正式查封。

尔后拍卖——流拍——达成交易,一波操作让人眼花缭乱。

如今看来“皆大欢喜”,陕国投获得长安银行的股权,一偿多年夙愿;海航系亦借着这一波操作,减轻了债务。

然,事情可能并不简单。

这波操作,甚至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你公司未经再次折价拍卖即以保留价接受拍卖财产的情形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对此,陕国投方面不愿多说,其工作人员告诉粉巷君:“我们也很被动。”

 

陕国投的“迫不及待”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原本按计划,当信托计划到期后,陕国投能收回近5.67亿元,其中利息6700万左右。这笔钱并非小数目,该公司2017年全年实现净利3.5亿元。

所以这笔钱,无论如何得收回来。

吃了官司的海航无奈之下,拿出了陕国投“朝思暮想”的长安银行股份,希望以此抵债。这对一直谋求银行牌照、布局多元金融的陕国投来讲,当然不会say no。

其实,近年来,作为金融牌照中最吃香的“银行牌照”,成为众多信托公司以及资本追求的对象,现有牌照的争夺甚至演变为资本力量间的博弈。陕国投亦不例外。

10月,海航将所持长安银行的股份在阿里拍卖上第一次公开竞拍,这些股权估值7.68亿,超出海航所欠陕国投的金额(5亿元)。据《每日经济新闻》梳理,这是近年来在淘宝拍卖平台上,金额最大的一笔银行股权拍卖。

如此盛况,亦吸引了数千人的围观。


 

出乎意料的是,本该是故事主角之一的陕国投,并未按照剧情出现在竞拍席上。

也没有其他人参与竞拍——流拍的结果让人惊诧。

至于为何流拍,目前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作为监管部门的深交所,在发给陕国投关注函中,提出的另一个问题同样值得深思。

按照规定,司法拍卖在第一次拍卖流拍时应折价再行拍卖,折价幅度不超过20%。但本次长安银行股份只流拍了一次,陕国投便有些“迫不及待”地与海航便达成了7.68亿的交易。

为何不等折价以后以低价纳入囊中?是害怕半路杀出个程交金,抢走“心爱之物”?还是有其他原因?

另外,据陕国投发布的公告,海航连本带息,总共欠了陕国投约5.67亿。但陕国投用了7.68亿拿下长安银行股份,这2亿多的差额还得补上。

2亿多的支出,对陕国投有什么影响?深交所同样提出了质疑。陕国投在回复中对此显得很有底气,“该项支出对我公司财务承担无重大影响。”

 

国资“紧箍咒”的魔力

有无影响,只有陕国投自己最清楚。

但其不等折价后再入手的背后,或许真有“苦衷”。

公开资料显示,长安银行前三大股东均为陕西本地国有能源类企业,其性质属于国有。

一位熟悉该领域的业内人士告诉粉巷君,陕国投之所以没有等二次降价之后再入手,正是因为长安银行涉及国有,一旦折价,就会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别说折价20%,哪怕是10%,那也将近七、八千万,这也算国有资产的流失。”

这位人士的话,也得到了西安一位律师的认可。

因此,陕国投以评估价每股2.3元、总计7.68亿的价格,将长安银行股份收入囊中的做法似乎合情合理。

也非没有相反先例。

2017年11月,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江西某公司持有共计5.03亿元的九江银行股权,在第一次司法拍卖流拍后,降价20%,最终以4.57亿的价格在第二次竞拍中拍出。

与长安银行性质形同,九江银行也属国有,其第一大股东是九江市财政局……

对于陕国投的“迫不及待”,还有一种说法,长安银行作为陕西本地国有银行,近年来对陕西贡献颇多,是本地的“香饽饽”。2017年,西安市纳税前十五名企业中,长安银行排名第七。若此次长安银行股份在公开拍卖中被外地公司“半路截胡”,怕会成为许多人不愿看到的结果。

毕竟,当年陕西国资委在陕汽股权上“扳手腕”的教训,实在太过深刻。

陕国投在给深交所回复的公告中,似乎也传递出对他人“截胡”的担忧,“考虑到如果当时所执行股进再次拍卖,偿权, 将面临同一财产被西安和省外两地法院共同协调执行,……会造成多个债权人要求以被执行财产共同清偿的情形……如果再次拍卖期间出现更多债权人的情况,我公司必然无法被完全清偿或者再次拍卖期间出现更多债权人的情况……”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担心出现上述情况,陕国投为何放弃第一次拍卖的机会?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