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新文化热点

每经网首页 > 新文化热点 > 正文

成本200万。谢谢《一念无明》。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4-11 19:49:36

在更多将观影当做娱乐方式的年代,这部影片的题材并不讨喜,甚至观后感觉压抑伤感,但黄进将边缘人的生存状态淋漓尽致地安静表现,亲情的相爱相杀又让观众唏嘘不已。而意外的是,这部叩击心门的电影制片成本极低,只有200万,戏中“老戏骨”曾志伟等更是零片酬出演。

每经编辑 盖源源    

每经影视记者 盖源源

每经影视编辑 杜蔚

前晚(4月9日),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揭晓了答案。获得8项提名的影片《一念无明》拿到新晋导演、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男配角三座奖杯。获奖的前一天,这部影片已经在内地院线以粤语版的形式上映。

在几部商业片的侵袭下,《一念无明》这样的文艺小片五天来平均排片占比仅为2.77%,但走进电影院看过这部电影,都不自觉为第一次操刀长篇电影的导演黄进点赞。

▲截至4月11日18时许《一念无明》在内地的票房为561元(CBO中国票房/图)

在更多将观影当做娱乐方式的年代,这部影片的题材并不讨喜,甚至观后感觉压抑伤感,但黄进将边缘人的生存状态淋漓尽致地安静表现,亲情的相爱相杀又让观众唏嘘不已。

很意外的是,这部叩击心门的电影制片成本极低,只有200万,戏中“老戏骨”曾志伟等更是零片酬出演。拍这部电影的时候,黄进在导演帮中还算学生,但这位学生拍摄电影的过程,却是生动的教材。

剧本写了两年多 主演都是零片酬

《一念无明》本默默无闻,却以黑马之势杀入电影节,此前入围金马奖三项提名,成为入选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唯一港片,又在横扫金像奖八项提名后最终拿到三座奖杯。该片的导演黄进也受到特别关注,这是他第一次操刀长篇,在拍这部戏之前,他参加过杜琪峰导演的短片比赛,跟着陈木胜导演做了五、六年编剧。

香港地区有关方面举办的首届“首部剧情电影计划”让黄进有了执导首部长篇电影的机遇。该计划扶植新锐电影制作人才,黄进导演的《一念无明》是大专组两位优胜者的作品之一。

▲《一念无明》在豆瓣电影的评分为7.9分

黄进拍这部影片只花了200万,拍摄了16天,却是用心通过电影媒介,去跟观众交流一个他想要讲述的精神病患者的真实事件。电影的剧本在大学时代就开始创作,是他和女朋友陈楚珩共同写的。黄进说:“剧本写了两年多,到现在差不多有三年了。”

影片改编自真实新闻事件,但又没有拘泥于这一个案例,而是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寻找对题材的认知和感觉,黄进表示:

“我们花了一年时间做采访、调研,听了很多故事,更惨的也听过。这个故事大家已经觉得很惨了,但真实的事件更惨,我见了好多这样的人之后,到现场再去拍戏。”

用心之作,得到了“老戏骨”无偿的帮助。多次获得金像奖、金马奖的曾志伟、金燕玲均是零片酬出演,曾志伟被剧本打动,主动帮助黄进联络金燕玲,后者只拍了一天戏,就借此拿到了金马奖、金像奖最佳女配角。余文乐平日多以酷帅形象示人,主演动作、爱情片居多,这次也是零片酬接演这部戏。剧中,余文乐饰演躁郁症患者,黄进说,余文乐需要这样一个角色来升级自己的演技和戏路,“他之前没演过这样的题材,特别想挑战自己,给大家展示一个不一样的余文乐。”

▲《一念无明》剧照(豆瓣电影/图)

想讲商业电影无法好好说的故事

博纳影业将《一念无明》带到了内地院线发行,为了呈现原汁原味的港片,内地公映版本都是粤语版。市场以商业电影为主,文艺片生存较为艰难,为此博纳影业携手中影、幸福蓝海、百老汇、上影影城等13家连锁品牌影院联合推广,为了给品质文艺片争取一方天地。

但商业片扎堆,上映5天,该片仍只有平均2.7%的排片占比,截至今天(4月11日)下午6点,《一念无明》内地累计票房574万元。仅从票房而言,较为惨淡。

然而,黄进并不看重商业盈利,他说:“资金来自香港地区的政府,即便最后的作品在商业上没有太好的表现也没有关系。”黄进更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去尽力展示一位新导演创作的初心和能量,正如他所说:“身为一个创作者让我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不过这样的机会可能就只有一次,如果只有一次的机会,我想要讲一些商业电影里无法好好说的故事。”

故事聚焦香港地区社会底层小人物,讲述躁郁症患者阿东因母亲意外过世涉案,出院后和不得不回家的父亲共同生活的故事。导演没有大肆煽情,用同情心的视角去观察这类人的生存状态,而是安静地讲述他在亲情中面临的相爱相杀之困局,以及他们的存在与社会成功价值观之间无法回避的矛盾冲突。

影片残酷阴郁,但影像又锐利不失关怀,有人将之比作香港版的《海边的曼彻斯特》。剧中不少情节发生在劏房,香港地区出租房的一种,业主将普通住宅分割成更小的独立单位出租。这样有限的空间隐喻香港地区弹丸之地,但却通过人设、剧情延展透视了这个金融中心之地的世间百态。

▲《一念无明》的未来5天的排片情况(猫眼专业版/图)

黄进说,他很喜欢片末阿东与劏房租客的年幼儿子在天台那段戏。他们只是单纯的好友,但周围的“正常人”却是如此紧张看到他们坐在一起。这位小弟弟的母亲从小就给他灌输“成功论”,他的模板应该是阿东的亲弟弟,那个留美不再回来的成功人士,然而当他的母亲身患抑郁症,却只有阿东不厌其烦地照顾,讽刺的是,母亲所有的期盼仍是小儿子的回归。

在黄进和编剧陈楚珩看来,庞大的“成功”压力,无形中潜规则的建立已经成为香港地区很多人不堪承受之重,阿东这样的精神病患,呈现的却是社会真实普遍的状态。成功与否,是别人加诸于自己身上的标签,电影正是想献给被城市淹没的人。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一念无明》 成本200万 文艺电影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