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李伟:经济下行期企业需重视扩张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 2015-09-25 00:56:58

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实体产业面临很大的考验,为此依靠改革来“闯关”是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王辛夷    

◎每经记者 王辛夷

9月23日公布的9月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降至47,低于市场预期。不仅9月,多项经济数据在7月份出现大幅回落,8月份虽有个别数据出现好转,但市场对稳增长措施的期望越来越高。

站在实体经济的角度,低迷的投资增速、低迷的通胀指数以及仍在累积的库存,部分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与此同时,在金融、财政等领域的全面改革正在推进,几乎每项改革都在强调市场的“决定性作用”。那么,政府改革的作用将如何体现?企业又该采取何种措施?

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长江中国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表示,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实体产业面临很大的考验,为此依靠改革来“闯关”是唯一可以选择的道路。

谈风险:

经济低迷,企业仍盲目扩张

NBD:长江商学院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BCI(中国企业经营状况指数)跌至51.1,这说明什么?

李伟:BCI是按照与PMI相同的方法制成的,样本来自学院的校友和学员的企业。这是一个前瞻性指数,代表的是样本企业对未来经营状况的预期。在过去4年里,BCI一直都在50临界值以上,从2014年开始比较低迷,今年上半年随股市的上涨有所反弹,最近又陷入低谷。尽管总体数值还在50以上,但分项并不乐观。

其中,销售和利润前瞻指数从今年6月出现大幅下降,利润指数已经跌破了分水岭,而库存和融资环境指数已连续两年在50以下。

长江商学院学员和校友的企业大部分是民营企业,也是增强中国经济活力的重要力量,但这些企业的融资环境较差。而且,最近几个月,企业并没有去库存,而是在累积库存,可以看出企业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NBD:近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企业的成本压力是否有所缓解?PPI和CPI也比较低迷,这对企业经营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李伟:企业的成本端是有所缓解,但缓解的幅度仍不够。据我们2011年开始统计的数据,不论是企业的用工成本,还是总成本,一直都处于10%左右的高速增长。现在的情况是,经济形势不是很好,企业的成本端还是在上升。

如果企业生产的是消费品,这些产品价格基本处于非常低的通胀水平;如果企业是生产工业中间品或者是其他方面的中间品,其价格是在下降。也就是说,这些企业无论是生产中间品,还是生产消费者,都没有办法把上升的成本转嫁给下游,或者是转嫁给消费者。

目前,中国很多行业产能过剩。一般来讲企业不愿意,或者说不敢把上升的成本转嫁到下游。一旦价格提高,企业在行业的销售份额就会下降,所以企业不会随意提价,利润也会下降,这是不可长期持续的。

NBD:近几个月的投资数据都比较低迷,您刚才又说到企业利润在下降,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还有投资扩张的意愿吗?

李伟:从企业投资和招工前瞻指数来看,企业还是有很强的扩张动力,参与我们调查的企业也保持着高位的投资和招工,这点让我感到吃惊。这些企业在经济低迷时保持相当强的扩张动力,中国经济草根层面保持进取精神,这是好事。

但让我感到担忧的是,企业乐观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对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预期上。因为,经济形势越不好,监管层就越有可能推出更多的经济刺激政策。但如果不出刺激政策,企业的问题会更大,因为企业还在投资,还在借钱。现在的局面有一种倒逼宏观经济政策放松的意味,这是我感到担忧的地方。

谈应对:

改革是唯一出路,需要魄力

NBD:如果这个时候企业选择紧缩,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李伟:以房地产行业为例,2007年监管层开始调控房价,房地产可以说是量价齐跌。当时,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就抛出了“拐点论”,他说房价不会涨只会跌,房地产的冬天来了,企业要准备过冬。但是其他企业并没有这么做。

王石说得很对,2008年房价跌了,但2009年又继续大幅上涨。万科2008年开始紧缩,但保利认为房地产没有冬天,永远是夏天,所以大幅扩大买地。到2014年,保利地产的净利润取得大幅增长。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到,为什么在经济低迷时,企业仍保持乐观,因为不保持乐观有可能踏空,而踏空的成本很高。

NBD:有很多人认为,要摆脱目前的困境,唯一的路就是改革。但改革的阻力非常大,您怎么看这个矛盾?

李伟:改革多是在经济低迷时倒逼出来的。之前的改革奠定了今天的经济基础,但也出现了经济结构失衡等问题。我们要成功“闯关”,改革是唯一可选择的路。

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问题,要改革的地方较多,比如把IPO核准制改成注册制等,要改革的话必须有魄力和毅力。

NBD:您认为哪些方面需继续改革?

李伟:目前的问题是一个链条式。当前我国的利率水平比较低,而低利率导致了高投资,高投资率的背后又是高债务率。

中国的债务存在期限错配和汇率错配两个问题。所谓期限错配,就是短期借贷长期投资,一旦融不到钱资金链就断了,就会出现流动性风险。今年中央将地方融资平台等实体的债务置换成期限更长、利率更低的地方政府债,就是要改善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解决期限错配的问题。

另一个是汇率错配,人民币之前一直在升值,而美元利率又低于人民币利率,所以很多企业会到香港等地借美元贷款。一旦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这些套利的企业和个人会承担巨大压力,甚至破产。

实际上,对于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经济界和决策层已经产生了一定共识。比如,利率和汇率需进一步市场化等。

《《《

李伟部分观点摘录

◎企业的成本端有所缓解,但幅度仍不够

◎现在企业有倒逼宏观经济政策放松的意味

◎我们要成功“闯关”,改革是唯一可选择的路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经济下行期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