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央行官员权威解读:降息及时雨能否降伏“融资贵”

每经网 2015-05-10 21:32:51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利率政策之外,对预期的引导还需要财税、产业、区域政策对金融部门和实体经济进行引导,仅有融资成本降低是不够的,还需要形成融资的有效需求。

每经编辑 万敏    

每经记者 万敏 发自北京

5月10日,初夏的北京迎来一场久违的甘霖。同一天下午,央行也为实体经济来了一场及时雨。

央行当日宣布,自2015年5月11日起金融机构人民币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1%;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25%,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

此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考察银行时表示:“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喊了很多年了,最近几年呼声尤其高。刚才考察商业银行看,贷款利率普遍在6%以上。可多方面调查的数据表明,企业利润目前平均只有5%。

这也是央行自去年11月以来的第三次降息。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利率政策之外,对预期的引导还需要财税、产业、区域政策对金融部门和实体经济进行引导,仅有融资成本降低是不够的,还需要形成融资的有效需求。

实体实际融资成本仍较高

尽管央行在去年11月和今年3月已经两次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起到了重要的引导作用,但从有关统计数据来看,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仍偏高。

上周五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3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56%,比上年12月下降0.22个百分点,同比回落0.62个百分点。其中,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78%,比上年12月下降0.15个百分点;票据融资加权平均利率为5.40%,比上年12月下降0.27个百分点。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总体下行,3月份加权平均利率为6.01%,比上年12月下降0.23个百分点。

但是,利率浮动情况看,执行下浮利率的贷款占比下降,执行基准、上浮利率的贷款占比上升。3月份,一般贷款中执行下浮利率的贷款占比为11.30%,比上年12月下降1.80个百分点;执行基准、上浮利率的贷款占比分别为19.77%和68.93%,比上年12月分别上升0.14个和1.66个百分点。

国开证券宏观分析师杜征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经济在二季度企稳需要货币政策的支持;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仍然较高,近三年实际利率高居不下;当前物价水平较低,年内3%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很大,给予货币政策一定的空间。美联储年内首度加息或将推迟至9月及以后,给予中国货币政策时间。

“降息前一周公布的外贸、CPI等数据均不理想,印证经济尚未出现企稳,继续处于下行通道中,这为降息提供了充分必要条件。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表示。

陆磊表示,宏观、微观政策都要发挥组合拳作用。一方面,利率政策仅仅是宏观调控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工具,对预期的引导还需要财税、产业、区域政策对金融部门和实体经济进行引导,仅有融资成本降低是不够的,还需要形成融资的有效需求;另一方面,利率政策引导社会融资成本降低还需要有效的金融监管政策和激励金融创新的法律发挥加以配合,如扩大直接融资占比,发挥金融创新在企业和技术创新中的作用,降低经济部门对短期宏观调控政策的过度依赖。

完全放开存款利率时机成熟

对于央行此次将存款利率上浮区间扩大到1.5倍,陆磊表示,5月1日存款保险条例的正式公布为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进一步扩大,甚至全面取消浮动区间塑造了微观体制机制保障:在确保存款人安全的前提下,金融机构可以拥有更为广阔的自主定价空间,使市场供求在金融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陆磊进一步分析,从近期数据看,国有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在30%的存款利率上浮区间内并未采取“一浮到顶”的做法,上浮50%有利于金融机构和客户综合评价自身承受力实现市场定价,交易双方关切点势必从基准利率转向风险溢价。可以说,从存贷款市场情况看,完全放开存款利率上限的时机、条件已经成熟。

对于此次存款利率上限直接从1.3倍扩大到1.5倍,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解释说,其主要考量是防止“诱导性上浮”。换句话说,如果仅仅将上限扩大到1.4倍,一些自主定价能力有限的银行的存款定价就可能被“诱导”到这个上限,对本来已经形成的融资成本下行的趋势产生不利的影响。将上限直接调到1.5倍,拉开上限与市场均衡利率水平的距离,更有可能降低一些金融机构将存款利率”一浮到顶”的冲动。我估计,由于当前流动性充裕,通胀率和市场利率都趋于下行,大部分金融机构不会用足这个1.5倍的上限。

有助缓解地方债务压力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36个地方政府拥有5000亿元一般债券、1000亿元专项债券发行额度,加上财政部下达的1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额度,今年地方政府预计将发行总额高达1.6万亿元的债券。

但是4月中旬江苏省的地方债发行延期,显示银行对其兴趣冷淡,但降息后将降低无风险利率,或将帮助地方政府节约发债成本,提高吸引力。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高玉伟认为,连续降准降息为金融风险缓释赢得了宝贵时间。当前,我国部分产能过剩行业、地方政府债务等金融风险不断积聚,银行不良贷款上升压力不小,部分企业债务链条趋紧。近半年来央行连续实施降准降息,有利于暂时缓解企业、地方政府面临的还债压力。下一步应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一方面要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化解过剩产能;另一方面,加快财税体制改革,推进地方政府债务置换。

他还表示,由于企业融资需求和银行风险偏好“双降”风险增大,同时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向实体经济传导渠道不畅,短期内货币政策稳增长效果有限。这决定了,下一步财政政策需在稳增长中发挥重要作用,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同时加快支出进度。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自4月22日降准以来,在央行连续暂停逆回购的情况下,货币市场短期利率下行明显,结合本次降息,债券市场利率也会随之下行,从而有利于地方政府债券发行。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降息 融资贵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