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学院

每经网首页 > 商学院 > 正文

轻奢双刃剑:Michael Kors与中国代工厂

每经网 2015-02-04 10:22:07

世门,英文名Simone,一家韩国公司。与Michael Kors相比,太过低调和神秘,只在圈内闻名。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你面前有一款崭新的Michael Kors单肩铆钉包,你有没有想过,它从哪里来?

有相当大的可能,它产自中国广州。

设计师老板Michael Kors戴着墨镜,轻轻揽着超模Miranda Kerr的纤腰,骄傲地对着镜头说“噢,你看,我们两个都是MK呢!”Kerr圆圆的脸上绽开甜蜜的笑容,镁光灯闪耀,真是美酒般的人生。

在新世纪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天桥骄子》节目里这位火爆的评委牵动了全球潮人的目光。从美国到东京,再到上海,Michael Kors在时尚与娱乐两界如鱼得水。

他的品牌营造了一种梦幻般的生活,品牌精髓叫作“Jet Set”,那是在令人心驰神往的美国上世纪60年代,“人生赢家”清晨在纽约醒来,夜晚却在巴黎享受夜生活。他们衣饰时髦精美,又实用便捷,穿戴着说走便能走,下一秒就搭乘飞机环游世界……永远闪闪发光、永远神采奕奕,飘动的衣襟仿佛镶着迷醉的金边。

Jet Set魔力从何而来?

“韩国世门可能是Michael Kors全球最大的代工厂。世门在广州的工厂环境非常优美,布置得就像个花园。很多年前从韩国开始,他们就在为Michael Kors代工了。”一位知情人士说。

世门,英文名Simone,一家韩国公司。与Michael Kors相比,太过低调和神秘,只在圈内闻名。

记者设法查阅和梳理了世门公司的中英文资料。

世门于1987年在韩国京畿道的中西部地区的仪旺市创立;1992年开始在中国运营;2011年,世门在中国广州的工厂曾发生工人抗议事件,以致2012年Burberry终止了与世门的代工合作;2012 年,这家公司在韩国首尔举办了一个手袋等皮具产品的展览活动,有英文报道惊叹于展览上手袋的精美,夸张地写道“男生们,千万不要带女朋友去首尔看这个展!”。

2013年,The Korea Economic Daily报道称,世门公司的主席Eun-kwan Park表示,ODM(贴牌生产)无法保证世门可持续增长,公司正在通过旗下的“世门投资”在海外寻求收购品牌。报道列举的世门正在代工或贴牌品牌包括Michael Kors、DKNY 以及 Marc Jacobs。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世门选择广州开设了他们在中国的第一家工厂,如今在中国共有两家,另一家设在山东青岛。世门的合作伙伴囊括了全球当红的轻奢品牌,其中包括Michael Kors、Coach,有时还有Burberry、Kate Spade、Tory Burch等,世门在皮具这一行的技术水平非常高超。

世门与Michael Kors已经互为对方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据透露,两家关系如此密切,以至于在大约5年前,Michael Kors首次将公司直接雇佣的员工派到广州,打理广东多家代工厂相关事务时,4名“Michael Kors的人”就直接在世门的工厂上下班。

今天,Michael Kors几乎所有手袋产品“设计开发”都是放在世门的韩国总部操作,也就是说,设计由Michael Kors完成,而从设计到开发成产品这一环节,由世门包办。

近年来,欧洲老牌奢侈品接连经历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反腐等波折,不同程度地出现过市场业绩的滑坡,而以Michael Kors为代表的轻奢品牌却因价格相对亲民、设计新颖多变而迅速蹿红。

既要便宜,又要变化多端,赶上潮流,按照老办法是做不到的。欧洲作坊式生产不仅速度慢、产量低,工会还非常“难缠”,不仅要给工匠们高昂的薪资,还要满足每年长时间休假等不菲的福利。

几年前的一次采访中,一位意大利男装高管告诉记者,品牌开给成熟裁缝的年薪,相当于人民币75万元。

2013年,当爱马仕宣布即将在法国投建一个600多人工厂的时候,意大利奢侈品牌Tardini大中华区负责人贺斌评论认为,这在欧洲是一个“相当大的工厂”。爱马仕也不忘对外强调自己因此创造如此“大量”就业机会的贡献。而世门在中国的工厂员工多达数千人。

轻奢品牌们从不自找麻烦,他们毫不犹豫地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广东。Michael Kors、Coach、Burberry、Kate Spade、Tory Burch已经是广东广州、东莞等城市多年的老朋友了,他们的订单在在韩国世门、时代皮具、励泰这些老牌代工厂的广东工厂之间分配。每家分到的每个品牌订单时不时会有一些波动,但通常雨露均沾,品牌会刻意避免订单过于集中于某一家代工厂所带来的风险。

2011年,记者在时代皮具的招股说明书中发现,Prada、Coach委托时代皮具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对于Prada来说,这是“中国代工厂”首次浮出水面,但对于Coach来说,这算什么大不了?Coach向来对代工的事坦坦荡荡,他们不仅明确承认在中国代工,还在几年前就宣称,中国已经太贵,要搬到东南亚去。

和Coach相似,作为上市公司的Michael Kors毫不遮掩地将自己庞大复杂的代工链公之于众,提醒投资人由此可能带来的五花八门的风险。今天,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公司2014年的财报,从中不难读到这样的信息:

Michael Kors的代工环节有两个主要的角色——分包商和代工厂。品牌以“购买”的方式从分包商手里购买产品,而分包商则拿着Michael Kors的订单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代工厂,将订单在代工厂之间“发作业本”一样分配,依据的是代工厂的价格、生产水平、能力,以及未来产能空间。

满世界的代工厂都是由分包商出面管理的,分包商的任务显得十分繁重。他们要监管整个生产环节,如果零配件要单独生产,或者需要先做出半成品再到其他工厂装饰成型,都需要分包商来协调处理。分包商还要操心产品的运输,对成本、价格要想尽办法控制。

Michael Kors年报写道:“代工厂和分包商在我们全球制造部门以及位于北美、欧洲和亚洲的采购代理商总部的密切监管之下。我们和我们最大的分包商合作已经有10年了,其主要的生意在香港,分包了我们12.6%的成品销售。我们最大的代工厂位于中国,今年为我们生产了30.4%的成品。”

这30.4%的中国代工厂,指的是广州世门吗?

Michael Kors还透露,公司和任何一个代工厂之间都没有签署任何协议,所有的关系都是由处在中介角色上的分包商代为打理的。

2013和2014财年,平均每一个分包商负责大约12.6%到14.0%产品生产。2014财年,以美元计算,Michael Kors大约97.8%的产品是在亚洲和欧洲生产的。代工厂的分散要求长距离运输,会给整个产业链带来一定的风险。

对“原产地”的态度,或许是“新奢”和“老奢”基因上的区别之一。

在爱马仕、LV、Prada创立的19世纪和20世纪初,欧洲人想不出,除了“作坊”之外,还能在哪里制作皮具,大规模工业化生产远远没有波及这个封闭的行业。而等到Coach 1941年创立,Michael Kors 品牌1981年诞生,世界已经变成了平的,亚洲多个国家以极低的价格和充足的劳动力承载了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需求。

美国是这样一个效率至上,把什么都商业化到极致的国家,轻奢品牌在诞生之初就面临着一个并不困难的选择:是在美国这样一个低端制造业退出殆尽的国家花大价钱生产,还是奔向专业、高效、低价的中国?

纯美国血统的Coach和Michael Kors本能般地把能“外包”的都“外包”了,让专业的企业负责专业的环节,是正常的美国逻辑。

一位熟悉轻奢品牌生产环节的人士告诉记者,在广东的一家代工厂内部,曾经有一次收到过一家轻奢品牌从美国发来的、有些刁钻的设计。代工厂的技术部门研究了一番之后,认为机器很难大规模生产这样的设计,火速越洋告诉设计师,对方于是痛快地改了个“好做”的设计。

每个月都出新设计,风格、喜好、资历各异的设计师们压力也很大,他们有时会出昏招,不成功的设计在推出后的一个月内如果没有快速卖掉,就会被打折,送进Outlets,尽量减少积压。这就是为什么Outlets里面总有大量的Michael Kors和Coach堆成山。

山的那一边,老牌奢侈品帝国对这群“轻奢野蛮人”无奈又烦躁。有的怒气冲冲地扬言绝对不会离开原产地,坚守made in Italy作为卖点。有的却改变了主意,Burberry和Prada是较开始尝试代工的欧洲品牌,Prada最初委托中国代工的是比较平价、技术含量低的产品,如T恤等,但截至目前,已经有大量的皮具产品被放在广东生产。

知情人士认为,将“中国制造”打上粗糙、质量低下的标签,是极不公正的:“比较质量,要在同等价格的前提下。把给中国的订单压到1元钱,怎么能寄希望于10元钱的品质?如果品牌愿意给中国100元的订单,中国工匠已经可以做得比欧洲人更好。”

“Made in China”究竟做到什么水平,核心取决于品牌方的策略,是要“跑量”还是“精益求精”。

由于中国人力便宜,中国代工厂出产的皮具手袋都是100%人工全检,而欧洲工厂实在雇不起那么多检验人手,只能抽检。现如今,每年国际市场上送修的皮具产品,很多都产自欧洲,中国产的反而比较少。

时代皮具、励泰等早年在香港起家,做皮具有长达四十年的历史。他们在香港制造业退出后来到广东,技术、经验都积累了下来,时代皮具已经上市,并开始收购自有品牌。

然而眼下,东莞的代工厂正在面临与香港当年类似的问题。“5年前代工厂一个工人月薪800,现在月薪3000。”知情人士透露,东莞代工厂面临着工人工资福利的暴涨等多重压力。

所有上述有实力的代工企业都开始在东南亚设厂,世门在印尼、越南都有了新的工厂。品牌有时会给代工厂压力——如果你不积极进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就得逐渐减少你的订单量。

“轻奢的低价、新潮不是凭空而来,消费者享受了这些好处,就理应接受他们委托代工厂机器生产等一系列不够理想的安排。如果你想要手工的品质,不希望你拿到的设计是为了方便机器生产而修改过的,你就得出高价买作坊产品。”一位时尚业内高管认为,轻奢的代工模式无可厚非,为消费者提供了一种选择。

“最高端的品牌还是非常强调原产地的,这与品牌内在的文化息息相关。”贺斌评论道。

记者就世门工厂与Michael Kors的合作关系向Michael Kors美国总部和中国公司发送了采访要求。Michael Kors中国公关部门通过邮件向记者表示,一般不回答此类涉及商业运作的问题。

“轻奢”舞动的是一把双刃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邬晓丹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