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长油谢幕南纺无恙 A股何时能进退自如?

新华社 2014-06-04 20:23:10

与长油同样因退市而吸引人们目光的是南纺股份。这家公司连续5年虚增利润高达3.4亿元,却无法进入退市程序,这让市场对退市制度的合理性产生质疑。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新华社上海6月4日专电 头顶“央企退市第一股”的尴尬光环,退市长油4日完成了其在A股主板的“告别演出”。与此同时,连续五年利润造假的南纺股份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又一个交易日。

二者迥异的命运,引发对于退市制度的拷问。而在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逐步推进的背景下,进退自如也成为各方对于A股的期待。

退市长油争议中谢幕

4月11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自律监管决定书的*ST长油,于当月2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并更名为“退市长油”。按照上交所相关规定,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这也意味着6月4日收盘后,这家曾经风光一时的央企将黯然告别A股主板市场。

退市长油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进行股份转让。

无论是流动性、交易机制还是投资者规模,“新三板”显然难与主板市场匹敌。这也使得退市长油最初进入退市整理期时遭遇了连续大幅下挫,股价从4月19日收盘的1.63元一路下行至5月7日盘中的0.68元,跌幅高达近六成。

然而此后的几个交易日内,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5月26日、29日,退市长油分别录得7.04%和6.67%的巨大涨幅。即使是在距离最后交易日仅一天之隔的6月3日,其涨幅仍高达3.75%。

这一怪异现象源自于部分投资者对于退市长油重新上市的“押注”。按照相关规定,沪市退市公司申请重新上市需满足的条件包括“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2000万元”。

市场人士分析认为,退市长油已提前预支了部分不良资产,轻装上阵为进入“新三板”后业绩回升奠定了基础,也为其未来重回主板提供了可能。

与部分投资者坚定看好相比,更多参与退市长油的散户则抱着“赌徒心态”。“即使未来不能重新上市,损失也不大。”在最后交易日以0.80元价格买入了2万股退市长油的上海股民张先生说。

4日当天,退市长油大幅下挫后尾盘拉升,股价最终定格于0.83元,与前一交易日持平。全天成交高达9578.5万元,创下其进入退市整理期之后的新高。耐人寻味的是,根据此前的监测数据,在退市长油“最后的疯狂”中,似乎并未出现大型机构的身影。

该退却不能退的尴尬

与长油同样因退市而吸引人们目光的是南纺股份。这家公司连续5年虚增利润高达3.4亿元,却无法进入退市程序,这让市场对退市制度的合理性产生质疑。

根据有关规定,如果上市公司因业绩追溯调整出现最近两年连续亏损,将对公司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这意味着不管上市公司造假年限多长、追溯后业绩多差,只能先进行退市风险警示,之后至少经过两年的时间才能走到退市的最后一步。

一边是性质十分恶劣的业绩造假,一边是只能按部就班的漫长退市程序,如此退市制度的安排令很多应该退市的公司难以被及时清出。有的公司甚至可能在后续的两年时间内满血复活,堂而皇之地摘星脱帽。

实际上,与南纺股份类似的,A股市场上近两年的造假明星如绿大地、万福生科等本该退市的公司都仍然苟活于股票市场当中。尽管有多个法律法规都规定,如果上市公司有重大违法行为则需退市。然而,重大违法退市的标准却并没有明确。

缺乏明确标准让本就阻力重重的退市更是难上加难,由此出现A股特有的退市尴尬。事实上,近期与退市相关的话题并不仅限于长油。连续五年业绩造假、累计虚构3.44亿元利润的南纺股份,同样引发了对于退市制度的讨论。

日前,中国证监会宣布了对南纺股份的查处结果。在对公司处以警告及罚款50万元的同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由于现行《股票上市规则》未将追溯重述导致连续三年及三年以上连续亏损作为直接退市情形,南纺股份不符合现行退市规定。

多位业界专家表示,南纺股份造假不退市,或难免“纵容违法”之嫌。“这让大家又一次看到,法律对证券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过轻,无异于是对那些违法企业的放纵。正是因为对上市公司约束不足,导致其对法律缺乏最起码的敬畏,一再违规的本性并不会因为一次无关痛痒的行政处罚而根本改变。”财经评论员朱邦凌说。

由于南纺股份遭罚恰逢长油处于退市整理期,二者迥异的命运引发关注,并成为对退市制度的一次拷问。

在财经评论员皮海洲看来,因为没有用连续造假来掩盖亏损的事实,长油面临退市厄运。南纺股份反倒平安无事。这对于长油及其投资者显然是不公平的,甚至对于此前因为连续亏损而退市的其他公司及其投资者来说也都是不公平的。

长油凸显退市制度改革之迫切

作为2012年退市制度改革以来首家因触发相关规则而被退市的沪市上市公司,作为A股有史以来首家退市的央企,长油注定在中国证券发展史上留下了不甚光彩的一笔。

实际上,除了央企身份之外,长油退市引发的高度关注,倾注了市场参与各方对退市机制有效运转的期待。“退市制度改革的内容远不止于此,重大违法行为退市标准是否追溯以往?如果追溯,此前存在欺诈上市的公司是否都要退市?如果不追溯,眼前这么多造假公司仍然留在市场,如何给投资者以交代?”一位业内人士说。

从当年的“老八股”,到如今的2537家,中国股市在短短20多年间规模迅速膨胀。然而在这一过程中,市场的新陈代谢机制却基本处于“失灵”状态——因业绩连续亏损而退市的上市公司占总数比例不足2%。

即使是2012年新一轮退市改革启动,至今也仅有*ST炎黄和*ST创智两家深市公司被摘牌。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热议长油、南纺退市之际,恰逢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不断推进之时。按照注册制的改革目标,未来证券发行审核机构仅对公司申请上市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而不进行实质判断,监管重点也将由“事前”向“事中”和“事后”转移。

“新股发行‘去行政化’,意味着市场将真正成为判断其投资价值的决定性力量。”华鑫证券投资总监仇彦英说,未来A股大扩容已成趋势。

宽松地进入,必须辅之以顺畅地退出。由长油退市,人们或许有理由期待,退市制度能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有效同步推进,从而助中国股市能够进退自如。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张旭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