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王勇:俄罗斯经济有陷入恶性循环之危

证券时报 2014-04-30 10:46:58

4月25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发布报告称,将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从BBB下调至BBB-。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4月25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发布报告称,将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从BBB下调至BBB-,仅好于垃圾级,同时,标普还维持俄罗斯信用评级负面展望不变。标普表示,如果接下来西方加强对俄制裁,那么将进一步降低俄罗斯评级。消息公布后,卢布/美元汇率一度下跌0.64%。笔者认为,俄罗斯主权信用遭降级负面影响不可小视,因为,俄罗斯主权信用遭降级很可能与经济形成恶性循环。

依据标普新闻稿的说法,调降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是因为标普认为第一季度见到的俄罗斯庞大的金融外流有持续的风险,同时期俄罗斯资本账户赤字规模几乎是经常账户盈余的两倍。本月稍早时候,俄罗斯央行数据显示今年1-3月份净资本外流637亿美元,达到了去年全年的水平。世界银行已表示,俄罗斯今年整体净资本外流可能会高达1500亿美元。标普表示,俄乌局势可能导致大量本地资本和外资流出俄罗斯。如果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得不到缓解,俄罗斯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大幅跌破1%的风险很高。该机构还预计俄罗斯2014-2017年GDP增速平均仅有2.3%。标普称,若更大力度制裁导致对外收支状况恶化,或者货币政策灵活性减弱,有可能会进一步下调俄罗斯评级。不过,对此,俄罗斯经济部长AlexeiUlyukayev并不认同,他认为标普下调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的决定是“带有部分政治动机的决定”。

实际上,是否是“带有部分政治动机的决定”,看一看实际情况就会一目了然。可以说,打造一种多元化的俄罗斯新经济,是两年前普京再度担任总统时一直强调的重点。当时他就表示,俄罗斯经济必须摆脱对原材料出口的过度依赖,发展成为高效低能耗的创新型经济,以实现经济多元化。如今,两年已经过去了,呈现在世人面前的俄罗斯经济却是结构依然严重失衡,经济“坠”入低增长区间。实际上,在经历了2009年GDP骤降7.8%的严峻形势后,俄罗斯经济曾在2010年和2011年大幅回升至4.3%,但好景不长,2012年的GDP增速又回落至3.4%。不过,在2012年底,还有乐观人士预测俄罗斯经济在投资拉动下,有望在2013年出现新突破。事实证明,现实要比这些乐观的预测残酷得多。作为全球第九大经济体,俄罗斯经济不仅没有实现预言中的“新突破”,经济表现反而更加低迷。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前11个月,该国经济仅实现1.3%的同比增长,还不及去年年初预测的3.6%的一半。去年前三季度,俄经济增速仅为1.6%、1.2%和1.3%。除经济下滑外,其他一些关键指标也均大幅下滑。其中,工业生产仅实现0.1%的增长,采掘工业增长1.1%,加工业萎缩0.3%,电力、石油、天然气均萎缩0.5%,投资萎缩1.4%,对外贸易额萎缩0.5%,失业率却上升到了5.5%。如果按照政府的估算,2013全年经济增速若要实现1.8%,去年第四季度便要达到2.5%至3%的增长率,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十分渺茫。

如今,在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地缘政治危机已经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市场投资者对非常糟糕的经济数据关注度已明显下降,而对西方将会对俄实施新一轮的制裁表示极大的担忧。4月2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欧洲四大同盟达成一致意见,如果俄罗斯未能遵守乌克兰和平协议,五个国家将一起让俄罗斯“付出代价”。这是3月以来或将推出的“第二轮”制裁。正是因为俄罗斯经济原本就不景气,再加之西方国家官方联手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这就给俄经济“雪上加霜”。所以,欧美正式下手之前,标普就先行一步下调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标普调降评级的消息一经公布,俄罗斯五年期信用违约掉期(CDS)升至2012年6月以来最高,乌克兰债务违约担保成本也升至五周高位。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俄罗斯政府似乎对于西方制裁所带来的经济冲击并没有做好应有的准备。普京对外界表示,每一项制裁措施对西方本国的经济也会产生影响,而且俄方政府高官日前称标普下调其评级的做法是出于政治目的的不公正“阴谋”。但尽管如此,就连普京本人都不得不承认,美国和欧盟的制裁措施对俄经济确实造成冲击。因此,在标普下调其评级当日,俄罗斯央行就突然宣布紧急加息50个基点至7.5%,以应对资金外逃、卢布贬值和通胀加剧状况,这也凸显了该国经济基础的脆弱。俄罗斯央行上次加息是在今年的3月3日,同样也是出乎市场意料,央行将指标利率上调150个基点,从5.5%提高至7%,同时发表声明称,这一决定旨在抑制通货膨胀风险以及金融市场近期波动性加大的相关金融不稳定因素。

令笔者最担心的是,俄经济不振、金融市场动荡,再加之地缘政治危机,让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短期内或难以好转。近期俄罗斯政府短短两个月内就出现了两次卢布债券拍卖失败,乌克兰危机导致投资者要求更高的利息,拍卖失败导致俄罗斯政府被迫取消发债。而自从3月1日克里米亚公投并入俄罗斯以来,除了两次债券发售成功,俄罗斯取消了所有的债券拍卖。据彭博统计的数据,自今年初以来俄罗斯国债拍卖量仅仅相当于去年同期的14%。照此下去,俄罗斯政府的财政危机压力也随之增大。

资本外逃与卢布暴跌之间也形成了恶性循环,资本加速外逃的同时,又遇到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俄罗斯经济在2014年难有上佳表现已成定局。可以说,俄罗斯经济这种恶性循环局势加剧并不符合各方利益,尤其不符合俄罗斯的根本利益,同时也会对全球经济的复苏造成一定影响。鉴于此,笔者建议各方就乌克兰危机局势进行和平协商对话,以缓和局势。关于这方面,美国白宫也声称,俄罗斯仍然有机会通过和平手段解决此次危机,包括实施日内瓦协议。同时俄应将更多的精力用在“苦练内功”,进一步推动能源型经济向创新型经济结构转变,唯有如此,不久的将来,俄罗斯才有可能摆脱被美欧实施制裁、连续“穷追猛打”的被动局面。(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邬晓丹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