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今纶:“婴儿安全岛”重启需系统解决方案

证券时报 2014-03-19 09:47:38

我们虽改变不了社会遗弃婴儿的行为,但可以想方设法改变婴儿被遗弃的后果。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广州市民政局日前召开发布会通报,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重新启用时间另行公告。广州也成为全国首个叫停试点的城市。广州市民政局表示,目前接收弃婴数量远超预期,远超市福利院负荷,疾病防控风险剧增,已无法继续开展试点。

“婴儿安全岛”是收容被遗弃婴儿的保护设施,最早的“婴儿安全岛”于2011年6月由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岛内设有婴儿保温箱、延时报警装置、空调和儿童床等。当时即引起争议,有人认为它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遗弃婴儿的行为。广州“婴儿安全岛”在今年1月28日启用后也引发类似争议。

就我个人来说,我是比较支持“婴儿安全岛”这一做法的。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确实是一件遗憾的事。那些真正想遗弃孩子的父母,不会因为没有“婴儿安全岛”就不遗弃孩子,他们照样会这样做,甚至可能会直接丢到路边或者是荒郊野外,对于这些可怜的孩子来说,这其实是更糟糕的选择。我非常赞成相关从业人员的一句话——“我们虽改变不了社会遗弃婴儿的行为,但可以想方设法改变婴儿被遗弃的后果”。

从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和此前的启动来看,两个因素在其中起到负面效应,其一,儿童大病医疗保障制度这一块做得还很不够;其二,福利事业投入偏少。但其实就是一个因素在主导,即政府对这一块的投入太少,导致福利院在接收弃婴方面遭遇天花板。

有关部门当然可以辩解:政府没钱,预算紧张。可是,我们又看见政府在豪言:今年广州开建11条地铁,广州将建成“图书馆之城”。同时,广州的“地王”不断涌现,总价迭创新高。而且,广州市人社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广州市公务员公费医疗2012年预算支出14亿元。而广州市卫生局数据,2012年广州210万农民医疗保险费用总计不到8.2亿元。广州债务高企是事实,但是钱没用到刀刃上,该减的没减,该加的没加,同样也是事实。政府可否在资金投向上向儿童大病医疗保障制度和福利事业多倾斜一些呢?少建乃至缓建一两条地铁线如何?

回到最核心的问题,如何系统地从各个环节减少弃婴的数量?当然是要政府花力气投资金,从几个方面着手:首先就是加强孕前、孕期指导和检查,提高生育技术水平,这一块做好了,婴儿出生缺陷发生率肯定会下降。现在户籍人口这一块做得还算扎实,但是对于外来工群体这一块的工作还有盲区,盲区的存在势必加大“婴儿安全岛”的承载压力。因为“婴儿安全岛”接受弃婴是不问户籍的,客观上,也根本无法以户籍来区别。

而且广州整个公共医疗资源都比较紧张(这其实也是一个投入不足的问题),孕妇做产检有时等待时间太长,有些工作紧张或者不便请假的孕妇忽略或者被迫减少产检的次数,因此导致了后来的悲剧。在一些外来工集中的区域兴建妇幼保健医院,或是增设正规流动诊所都可以有效缓解这一困境,关键是政府要有服务于民的意识。

其次就是完善家庭扶持政策、对残疾和大病儿童的家庭提供支持,建立残疾儿童免费康复和特殊教育制度,在制度相对完善的前提下,这同样也是一个政府投钱多少的问题。投入太少,重视不够,低收入家庭自然会想到转移风险。广州目前的情况是,制度乏力,投入更乏力,否则“婴儿安全岛”也不会暂停试点了。从长远的范畴来考量,国家在税收制度方面也应该考虑对残疾和大病儿童的家庭予以支持,视具体情况,对该类家庭予以某些税种(比如家庭成员个人所得税)免税或者返税。总之,整个系统要动起来,应该从源头到出口全面减压,整体解决问题。

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前面的环节投入不够,执行力低下,当然会导致最后一个环节——“婴儿安全岛”的压力非常大。笔者断言,前述问题不逐步解决,广州“婴儿安全岛”重开后,弃婴的数量还是会很大,因为病根没有解决。

(作者系广州政经评论人士)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邬晓丹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