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改革的核心就是适度地“国退民进”

2012-02-29 12:58:34

适度的“国退民进”是增强市场化在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国有企业改变依靠垄断地位为小部分人谋利的格局,与民营企业相对公平地展开竞争。

每经编辑 赵庆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西方经济学界一个说法,如果随意地挑选两个经济学家并让他们自由发表对全球经济和某一个经济学观点的看法,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吵架。经济学家参与的人越多,吵架的概率越大。为什么?在经济学界没有权威,没有一个理论被绝大多数人认可,当然还要加上经济学家大都自负得很。

据说,中国有几万个经济学家,谁是权威,恐怕无人回答。于是,谁发出的声音大,谁能惊动媒体,谁就可能成为权威。除了想做权威的人,还有很多“被做权威”的人——被某种利益集团推出来做代言人。

2月29日,即将卸任的佐利克到中国进行访问,这大概是他担任世界银行行长期间的最后一次。佐利克到北京之前,曾经将世界银行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拟就的《2030年的中国》报告推荐给媒体。这份报告用很强烈的语气提醒中国:不加快改革,中国将遭遇无预警的崩溃式危机。如何改革?该报告给出了:要求国有银行进行私有化、将国有企业私有化、降低私营企业的准入壁垒等三条建议。该报告的发表,其实不足为奇,它所使用的语言相对是温和的,其中很多分析和建议国内外媒体在过去很长时间就有许多报导,客观地说,它的创新点很少,比如关于经济转型和国退民进的观点,也是中国媒体上很多经济学家的老生常谈。必须强调的是,该报告的共同起草者还有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正部级),因此,该报告的出台应该得到了中央政府高层的某种肯定,起码是改革派的某种试探。

但是,当佐利克准备离开北京之前,例行的记者会却招致小麻烦:自称独立学者的杜建国突然间走上讲台,有礼貌地打断佐利克讲话,然后高喊:“银行不能私有化,世行报告是毒药。”对此表现,中央广播电台第二天用了“一下子成名”来形容。但我以为:该报告并没有主张中国的国有银行全部私有化,也没有主张国退民进。它所指出的“中国需要调整经济结构、进行结构性的经济改革”,它关于“在当前国际经济状况下,想要期望中国可以继续像以前一样依赖出口发展经济恐怕是不现实。”的等观点应该是党中央的共识。而佐利克说:“我想,很多专家都持有这种观点,即国有企业享受了非常廉价的融资,在市场上占据了优惠地位,获得非常高的留存收益,导致中国的(高)储蓄,但不一定惠及全体中国人民。”的提法也是实事求是的。它的专利不属于佐利克和世界银行,正如该报告的专利其中有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份一样。

所谓独立学者的杜建国与其说英雄了一把,不如说是狗屎了一把,他似乎是代表了一部分经济学学者的声音,其实是代表了反对改革的声音,代表了利益集团的声音。

中国要改革,而且是加快改革,当然这种改革并不是私有化浪潮。但我们扪心自问:中国的银行业是不是垄断的太多,中国的国有企业是不是有些欺行霸市,中国的经济成分是不是私有的部分越来越少,假公有的成分却越来越多?这些问题不仅是疑问,而是事实,不仅是有良心的经济学家所共同诟病,而且几乎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普遍的抱怨。所谓国有企业的机制,就是打着公有制旗号却不承担公有经济的义务——不分红,不给国家上缴红利,而且依靠垄断地位谋取高额利润,高管享受极高的福利待遇。相反,一旦走向市场,比如到海外市场投资,很少有不赔钱的。这种机制就如佐利克所说:赚钱是自己的,赔钱的是全民的。你说这样的企业与私有制企业哪个更好?

国有企业包括国有银行都需要进行改革,这是共识。当然,怎么改,需要进一步摸索。但有几点几乎是肯定的:国有企业不仅是国有,还要体现公有制性质,要给老百姓办事,给国家上缴红利;国有企业要与民营企业共同发展,国家当前要从宏观上对国有和私营的比例进行调节,在适度削弱国有企业垄断性的基础上适度降低国有企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实行适度的“国退民进”;国有金融体系要吸收有竞争性的新血液,容许带有私营成分的小银行出现。

适度地“国退民进”并不是全面私有化,甚至连私有化改革都谈不上,它是为了增强市场化的比重,减少计划经济的残留。让市场信号自当地调节经济虽然不是万灵的,但一定是有用的。何谓无预警式的经济崩溃?就是事前没有感觉,一切都好,突然间就咔嚓。什么样的经济体制有这样的毛病?计划经济体制,公有制(实际是官僚体制)占比极大的经济体。产权是自己的,一定是天天小心谨慎;产权名义上属于全民,实际与自己的官帽子相关,它的掌权者天天想的一定是怎么保住官帽子,而不是市场风险。这样的企业抗风险能力一定极差,以这样的企业组合起来的经济体必然会出现无预警的经济危机。经济学有一个常识:过度地强调效率有可能伤害公平,但有没有一种机制,既没有效率,更没有公平呢?那就是极端的公有制。向这种机制过度地发展,就需要调整,需要改革。

中国要改革,本质是要寻找一条能够“长治久安”的发展道路,这条路很难找,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必须维护好市场机制这个基石,更多的让市场发挥自主分配调节社会资源的作用。为此,国有企业需要清醒,不能太咄咄逼人,不能将民营企业的发展机会全部蚕食。要让民营企业成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只能吃残羹剩饭的“二把手”,只有国有民营共同发展,私有产权得到真正的保护,国家才能长治久安,才能持续发展。所谓科学发展观,也要强调公有制和私有制共存和谐,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共同发展。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