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一张寂寞的返程票

每经网 2012-02-07 13:09:29

这或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因为比我“悲剧”的人还有太多。但买票、改签、退票,谁能说这不是大众都会遇到的现实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它正是火车票实名制新政下,各种小型问题的缩影。

这是一张未经检过的火车票,如今寂寞地躺在我的抽屉中。

2012年春运将于2月16日落下帷幕。这场绝无仅有的“回家鏖战”,是这个国家城市化境况与乡土情结的错综缩影。官方预计,期间约有31.58亿人次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出行,同比增长9.1%。这也是我国历年春运中出行人数首次突破30亿人次。

相比于上述庞大的数字,乘坐火车出行的人数远没有这么夸张。截至1月27日,春运40天过半,铁路累计发送旅客约1亿人次(10481.9万人次),同比增长仅5.1%。

这是火车票实名制全面实行后的首次春运,“12306”几乎成为人所共知的名词。我的火车票,正是本轮春运的产物之一。

1月17日上午8时,火车票订票官网正式开售龙年正月初六(1月28日)的返程票。我于头天晚上定好闹钟,17一早(大约7时20分)便赶紧打开电脑、填充网址,但页面总是不给面子地弹出“当前用户太多,请稍后登陆”的提示。“登陆”程序耗费了我近50分钟之久,其中繁琐不言而喻。待我真正进入订票页面,已是8时十余分了。

订票环节我更是一路紧张啊,生怕碰上电脑死机,或者是不小心错点了关闭键。好不容易查到票源,却发现竟然没票了——T128次,吉安到成都(注:返程只此一趟直达车),连站票都没有了。

无奈,只能从更前一站的广东龙川站买起,经过无数次折腾,票终于预定成功。此时,时间已直指上午9时50分。

然而,悲剧再次开始了:我不断地刷新网银支付页面,居然总是无法打开,最终功败垂成,支付失败。45分钟之后,我眼睁睁看着“辛苦”抢来的火车票“订单无效”。

显然,我依然是很有“耐心”的。转而回到订票页面,却发现龙川到成都的票早被抢光。

再前一站,是广东河源。好在这里的票源比较充足,卧铺票都还有不少。于是我再次重复此前动作,不停地刷票,终于在接近10时40分,购票成功。

用时近3个半小时,点击至少4000次,终于购得了一张硬卧票,堪称春运大潮中的“幸运儿”。不过,如果没有记错,铁道部不是曾表态说,平均刷500次,便能购得一张票吗?

事实上,即使在上述购票过程中,依然有些担忧隐现在我的脑海。比如,春运期间“人多势众”,中转站上车是否允许?即使中途上车成功,我的铺位是否会保留(曾有代售点工作人员告诉我,火车开行1小时后,“无人铺位”便会被列车长售出)?

然而,相比于购票成功,一切担忧都显得微不足道。毕竟,于很多排队数天未能购票成功的农民工朋友而言,我是如此顺利。

在不用担心返程票无着落的前提下,这个春节很是轻松。可阴差阳错,我做梦都没想到,春节前辛苦的“抢票记”最终会蜕变成春节后无奈的“退票记”。

由于有要事,不得不临时购买机票返回成都。由此,退掉火车票成为一大任务。

正月初四,我致电12306咨询,得到的答复是:退票只能在起点站的河源,或是终点站的成都。退票的有效时间是,火车开车两小时。

返回成都退票是不可能了。而身在吉安,要特地赶到400公里以外的河源去退票,显得太过纠结。我还是选择先去吉安火车站碰碰运气,但结果如上所述,我怏怏而归。

后想到自己在河源有朋友,能否将火车票和身份证一并快递过去,让对方代为退票?可此时已是初四晚间时分,而K128从河源开出,是初六的中午。以开车前两小时退票来算,时间恐难以赶上。

转让给别人?抱歉!转让,早已被“火车票实名制”这一政策给逼停了。

无奈之余,我唯一可选的是,将这张火车票作为珍藏品……

这或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因为比我“悲剧”的人还有太多。但买票、改签、退票,谁能说这不是大众都会遇到的现实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它正是火车票实名制新政下,各种小型问题的缩影。在2012的春运将近尾声之际,我不禁想问,那些不会上网的农民工们,在火车票面前是如何的弱势?能否考虑为他们开辟更多更便利的购票渠道?每每在中转站上车的人们,为何总要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代价?火车票联网售票后,为什么退票程序不能联网?还有,车票转让怎么就成为了历史,在打击“黄牛党”的同时,也错杀了多少合理的诉求?

从更大的视角看,在“一年一变”的说法当中,铁道部曾多少次喊出“终结一票难求”的豪言壮语?官方屡屡抛出的“铁路体制改革”,又经历了多少年间的拖延?

当然,回过头来,我们从不否认每一次革新的积极意义。比如,火车票实行实名制后,能更多地保障铁路安全,能更好地打击票贩子等等。但其中存在的许多问题更值得重视,经验教训更需要总结,如此方能完善既有的设计框架。

又一轮春运渐近尾声,它并不是终点。我们希望看到的是,2月16日之后,铁道部能少一些表彰,多一些总结;少一些光鲜的数字,多一些实质的补修。

这是那些无谓代价付出者的最大寄望。

或许在未来的某日,当我不经意间打开抽屉,会发现一张似曾相识的返程火车票,上书:2012年1月28日,483元,14车11号上铺,河源开往成都。

我微微一笑,忽然记起:这也算火车售票改革初期的一个样本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