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媒体聚焦

每经网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亚洲经济仍具优势 加息降息短期都难实现

上海证券报 2011-11-07 10:32:19

Default-thumb_head

  在全球经济再度陷入风雨飘摇之际,向来以出口主导的亚洲经济又将步向何方?汇丰银行日前发布的亚洲经济季度报告指出,亚洲经济仍具有其优势,能够保持一定程度的活力,特别是中国经济增速仍然强劲,增长对出口的依赖度大幅降低。汇丰指出,中国经济的强劲也使其他亚洲国家从西方需求转而更多依赖对中国的出口。总的来说,亚洲经济应能经受住考验,不会崩溃。

  但汇丰也指出,出于防控通胀以及资产泡沫等角度考虑,亚洲经济体不会很快转入降息,而大幅加息也不大可能。

  亚洲内贸取代向西方出口

  汇丰的报告指出,随着全球经济再现变数,而亚洲经济走势向来与全球贸易兴衰紧密相连,投资者对亚洲经济会不会像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那样濒临崩溃愈加担忧。随着西方政策不确定性的持续,经济危机再来的风险每周都在增长。

  2008年时,虽然亚洲一心希望减少对欧美的依赖,但无论在金融还是经济上,亚洲对西方国家的依赖依旧明显。事实上,许多亚洲经济体当时的产出下滑程度,远远超过了美国或欧洲。同时,金融市场虽然不如西方那么混乱,但也受到严重打击。

  汇丰的经济学家认为,目前,亚洲金融市场发生的动荡完全可以理解。但依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次动荡不会像2008年的金融危机那么严重。

  以中国为例,虽然人们一直担心中国经济发生硬着陆,但汇丰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速将依然保持强劲。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度相比三年前已大幅下降,同时政府投资将继续支持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的坚挺对于亚洲其他经济体而言非常重要,很多地区经济体的增长都高度依赖于同中国的贸易,中国已成为亚洲经济圈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

  这一点在出口方面体现得尤为明显。汇丰指出,亚洲现在对西方的依赖已经大大降低,特别是中国的出口占GDP的比重出现下滑。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出口一直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到了今年上半年,净出口占GDP的比重已经缩减到零。因此,如果出口出现大幅下滑,中国经济的表现将好于2008年的情况。

  由于中国自身的需求对亚洲地区贸易的重要性日益增加,中国经济的强劲表现意味着其他经济体也将保持平稳增长。以韩国为例,2009年年中,中国超过了西方成为韩国出口的首要目的地。总的来看,亚洲内贸易已逐渐取代了亚洲向西方出口贸易的重要地位。

  短期内加息降息都难

  除了实体经济,外部危机对于亚洲的第二个传导渠道在于金融市场,汇丰表示,这方面的前景更难以评估。亚洲金融市场的前景取决于欧洲的政策方向,但归根到底,即便外国资本继续对亚洲金融市场有重要作用,因外资抽离而破坏本地金融体系完整性的风险也是相对可控的,正如2008年的情况一样。

  汇丰指出,亚洲市场中的流动性依然充裕,过度储蓄也为金融市场提供了有益保障。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在外围风险急剧增加的情况下,金融市场受到的短期冲击不大。相反,这种冲击在短期内必然是严重的。但正如之前发生的那样,本地金融机构将沉着应对危机,继续维持信贷规模的增长。因为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亚洲经济近年来对信贷的依赖度有所提高。

  在增长之余,亚洲需要考虑的另一个难题是物价问题,也就是通胀。鉴于此,汇丰判断,即便外部经济放缓,但亚洲要启动降息也不会是短期的事。

  中国及印度已经出台了紧缩货币政策来应对不断上升的价格压力。在韩国、新加坡等地,通胀虽然也已抬头,但由于种种原因,政策回应并不强烈。除越南这一明显的例外情况,东盟其他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大米价格的稳定,目前价格压力保持温和。

  汇丰表示,几乎亚洲所有经济体的整体通胀都开始抬头。当然也存在近期发生变化的可能。例如,受世界第一大大米出口国泰国政策变化的影响,大米价格可能再度攀升。尽管如此,全球经济下滑一般而言可能会伴随商品价格的回落,尤其有助于降低能源成本。因此,整体通胀的急剧攀升迫使亚洲各央行需通过提高利率加以应对的可能性很小。

  但这并不意味着对价格压力无须担忧。例如,亚洲地区核心通胀的上升仍在持续,这反映了过去两年经济强劲增长的滞后效应,或者更令人担忧的是,反映了亚洲经济体增长与通胀之间平衡的恶化。如果是后者,或者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这一论点,则决策者通过大幅降息来支持增长将变得更加困难。

  另外,考虑到2008年的教训,当前亚洲决策者在出台救市政策会更为谨慎,各国都不愿为此增加通胀压力及资产价格泡沫风险。

  总体而言,在未来数月,通胀不太可能迫使央行进一步提高利率,并中断目前的再杠杆化过程。但同时由于核心价格压力依然较大,降息政策也难以实施。汇丰预计,近期亚洲各央行不会放松货币政策,除非全球金融系统发生2008年底那样的再次崩溃。

  外部冲击仍难以避免

  即便灾难式的影响或可避免,但汇丰也指出,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将完全不受西方影响。即使亚洲对向美欧出口的敏感性降低且拥有足够的金融弹性以避免陷入长期的危机,但仍难以避免受到冲击。

  事实上,如果西方经济再次探底,亚洲经济体也将受到拖累,尤其是小型开放经济体,比如马来西亚、韩国、新加坡等,其产出必将受到影响。其他市场如印尼、泰国、菲律宾、印度及中国,考虑到当地市场的深度及活力,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

  在其他亚洲经济体中,日本尽管经济规模较大,且正在进行的灾后重建项目有助于缓冲冲击,但其经济增速仍受到了巨大的挑战。事实上,有迹象表明,日本经济自3月起的强劲低位反弹已逐渐消失。这部分反映了强势日元开始危及出口及投资。近年来日本与其他亚洲国家不同的是出口部门对经济的驱动作用越来越大,因此全球需求疲软也将影响日本经济。

  澳大利亚也受到了外部不利因素的影响。例如最近对商品的抛售以及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无谓担忧,商业及消费者信心遭受巨大压力。但汇丰也指出,即便由于中国的出口远低于预期,导致中国的需求暂时下滑,澳大利亚自然资源部门投资的膨胀也能够支撑其经济的较快增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