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武汉东湖不断情思

每经网 2011-08-28 13:07:05

  时代周报姚海鹰曾报道“深圳华侨城将一块历来属于东湖核心一级保护区的450亩水面,以‘土地’名义竞得,并规划‘填湖’营建星级酒店”的事件。当时在汉做评论员的银某说,武汉的媒体其实都知道此事,只是没有人敢报,即使时代周报报出来可能影响不大。

  我说,报出来就是成功。后来事情发展亦超过我等想像,舆论再度把目光聚焦于此,南方周末笑蜀先生也为此写了评论,批判之声方得日盛。

  这里华侨城要填的东湖,就是我和我很多朋友一起,寻找理想和爱情的地方。

  更早些时候,跟时代周报朋友吃饭,得知姚海鹰去到时代周报。后来跟姚海鹰取得联系,知道他在武汉站不错,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气魄,不过之于我,还是凭空感觉到一丝的凄凉。虽然他经过江岸区法院一役,依旧精神饱满的做着大舆论监督,令我惭愧得非常。

  事后想想,料武汉江岸区检察院检察长张振国如何也想不通,他口口声声要传唤的小小记者,最终竟可以掀起一场对省府决策者不小的风波,作为小小的区检察长何苦太过嚣张?媒体监督效令势必会逐步增大,诸君要多多适应则是!

  然而反过来想想,面对更多的不公义,记者又能做什么?我爱人家里房子被拆迁,纵使心里难过,我也不过只能够跟朋友闲聊时消遣一下阮成发满城挖,还能做什么呢?

  在武汉读书时,虽然也是物理系一名不算太差的学生,不过缘起缘落,也跟武汉本土媒体有过一些接触。这个城市有几乎全国最多的都市报,楚天都市报、武汉晚报、楚天金报、武汉晨报、长江商报,另外,长江日报已经逐渐走出党报桎梏,往市场运作方向转变,且成果令人赞叹。

  不过武汉的媒体虽然有刘洪波这样名声早鹊起的评论大师,不过依然难逃被阉割的状态。我认识几个记者,看得出来,大家常为生计的如意沾沾自喜,却早已经遗忘了媒体责任,虽然,这次关乎的是他们长年生活过的城市的灵魂——东湖。

  其实450亩地不大,而可以创造出的经济效用听闻来却让人激动不已,试想,地质大学占地1600亩每年除了创造出不少学术垃圾和底层知识分子也无他了,这450亩水域倒是很可能创造出天文数字的真金白银。

  可是这并非问题症结所在,华侨城此番可以拿到450亩,破了东湖不准填湖禁令,接下来公权力会更为恣意的变卖湖域。无数的民资巨头甚至大型国企,从此可以觊觎一切所能拿到的土地资源。到最后,土地财政的惰性很可能转而发展到海陆空能卖则卖,侵蚀本已经不可观的市民公共空间。到最后,可能恍然整个武汉只有湖北省委和武汉市委两个大院暗藏于市井,占着树木繁茂的深院落。

  我有幸去过此两院开过某会,武警站岗,记者混进去都难,院落里深邃且风光秀丽,权力就掩藏在茂盛的树荫下。我想,包括变卖这450亩东湖水域,就是这树荫下某个家伙灵光一闪的结果吧。

  我在武汉生活4年有余,武汉的情情景景,无疑东湖挂着我最多感慨。我曾跟我喜爱的女孩子说,武汉很美,要离开时我才舍不得。那里茂林修竹四季常绿,最重要是东湖大水系。记得一次乘公交车沿着环东湖路徐徐向江边走,窗外如画的东湖水感动得我潸然泪下。那是如斯如理的喜爱,就像我看着喜爱的女孩子笨拙化妆,她要去一家单位面试,盯着盯着,就陷入一种惶惶然神圣的幸福感。

  武汉大学老校区出门左转二百米左右有一家豆瓣书店,里面承装着我最喜爱的文化,就坐落在美丽的东湖边。四折的学术书籍,完全与我修习阅读兴趣契合。多年前,浙江儒商朱云洲兄就蹬着自行车,载着我一百五十余斤的体重前往购书,这一途竟全都是在东湖腹地堆出的小路通过。那种湖水环顾的美好给我们这些贫穷的只剩下青春的年轻人带来歇斯底里的痛快。就在如画的江山深处,指点山高水远,激情洋溢。东湖附近南望山底,出了一群单纯可爱的孩子,他们热爱自由,热爱和平。

  我是其中一员,不同的是我更信仰爱情,其次是和平,最后才是自由。一个人的时候,我坐车到广埠屯,一路寻到东湖边,见山爬山,见水涉水,溜达回地质大学去。在独处的路上,我享受东湖的腥味,那种原始的毫不关乎时代的味道,总是令我想起横亘于时间和历史之外的爱情。

  后来,我常常约女孩子一起到湖边溜达,遗憾是多抱怨路途的远,与我难以融洽。这种行程不仅仅得不到欢愉,甚至弄一心不舒坦,倒不如我独享。再后来,我离开武汉南下深圳,朋友电话我,说在东湖办了年卡,令我好生兴奋,搭最快火车回去的心都有。不过我跟朋友说,深圳也有一个东湖,我会去看看。

  其实最后离开深圳时,都没有去过东湖,一切一切都归因惰性,包括对不公义的不作为,包括日日消沉下去的理想。

  东湖是我第二故乡的生命。我对武汉的爱超过一半是因为恁大的一个城市水系。我的故乡在北国平原,那里是黄河水系,满世界苍凉,只有一望无际的水库,整齐堤坝,弱风摆细柳,登高望远,总令我充满一种历史不遂人心的悲恸。而远眺东湖无尽的湖沿,偌大的法国大梧桐茂密,石砌的台阶露出粗糙的岩缝,冒出点点花花的小绿,这里能拾到对平静生活的向往。而那无尽的波光粼粼却鼓励你努力到湖那一岸去,你猜得到,那边的风景完全不同。

  据坊间流传,俞正声主政湖北时在东湖填湖开发上毫不动摇。后来也频频有流传说李鸿忠意欲动这块地,信源未得以确定。其实湖北省此前要用12万亿振兴湖北,就被金融圈里当成笑话,我猜测,东湖应该可能也在此规划行列之内吧。伐林耕种易,退耕还林难。此闸一开,东湖这块蛋糕为人觊觎,不立法保护,惶恐有当政者昏愚的卖湖做政绩。东湖一无,血浓于水的乡土情怀无以聊赖,武汉恐怕真成为单纯的钢筋水泥、世俗势利!当政者逍遥一世,怕是骂名万年。湖北近年官场丑闻、群体性事件不断,够诸君忙活,又何必再敢节外生枝。

  这次姚海鹰报道出此事,我也谨代表自己致以诚挚感谢,我没钱,实在无法带三个表。不过时过境迁难忘的是一篇报道引发的公民意识的复苏,或者公民意识的复苏引发的舆论反抗。若非此,若干年后,我带心爱女人流连东湖之畔惶恐称为奢望。虽然,即便如此,我都没法肯定,公权力和资本对东湖的侵犯会告一段落,总之只能阿Q的说一句,东湖够大,看你浊流污泥能填的了多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