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高通胀吞噬我们的快乐

每经网 2011-08-23 08:28:45

保留现金资产,显然是件非常靠不住的事。

  杨羚强/文

  每天早晨6点,甚至只有5点我就会醒来。脑袋的第一个念头:我要干活赚钱。我的作息时间是早上6点至23点,17个小时的时间,不是在工作,就是在考虑如何工作。我不是工作狂,每月需要归还的房贷也远没有到让我透不出气来的时候。但迫使我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高通胀下对未来预期的忧虑。

  虽然,中国经济有了前一个高速发展的30年,让很多人乐观以为未来30年也会很好。但我的内心却没有那么乐观。无论是我们的邻居日本,还是曾经的亚洲四小龙,在高速发展之后,都会陷入经济发展的停滞期,这几乎是每一个高速发展的经济体的宿命,何况中国特定的人口政策,决定着我们可能还没有富,就已经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而中国经济发展背后,也有提前消耗子孙后代资源等一系列的不利因素。

  这些经济因素的分析,让我对未来还是不敢太过于确定。我不知道,我们的经济会不会持续很好,我也不知道当我退休那一年,我账户里可以用于养老的资金能有多少。这笔资金够不够支付医疗费用,又能不能让孩子可以接受比较高质量的教育,进而获得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

  不知道未来如何,我能把握的只有眼前。所以我必须更拼命努力工作,花费比别人多得多的时间赚钱,尽量避免花钱,有点现代版的“葛郎台”的味道。但尽管这样,我内心依然充斥着焦虑。7月份的CPI已经达到6.5%,在人民币对美元持续升值之时,M1和M2却仍然有两位数的增长。保留现金资产,显然是件非常靠不住的事。我必须把每个月非常有限的存款用于投资。

  这笔存款既买不起房子,又不敢投资股票,只敢投资黄金等少数产品。可是,谁知道已经创历史高位的黄金,长期还能不能继续领跑。

  于是,我不得不陷入这样一个怪圈。一面拼命赚钱,一面又要想办法拼命投资,找机会把钱变成保值的产品。而据说有这样心态的国人并不在少数。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经济更多是靠投资和出口拉动,对内的消费总是不那么足。

  我想我们长期经济政策制订者,该看到这些问题给中国经济可能带来的隐患了。长期以不那么让人放心的社会保障福利,逼迫人们拼命工作而带来的经济发展,最终会不会逆转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阻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