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情调

每经网 2011-07-12 07:53:17

  郑佩珊/文

  昨天和一个好久没见的朋友喝咖啡,对方突然说我变了,变成了一个有情调的人。

  我想想也是,自己不再是那个上课也要带着随身听的追星族了,现在听的音乐变成了柴可夫斯基;我发疯的时候会花上很多钱收集邮票,然后再把一本本厚厚的集邮册送给别人。我喜欢阴天、雨天不出家门,隔着窗户静静的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要不就是到图书馆看一天的书。心情低落了,我就会看《羊皮卷》。只要我想得起来,濒临灭绝的昆曲,我也敢唱!

  其实,为了情调我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为了情调,我到有名的酒吧喝上一杯洋酒,我也只能用信用卡埋单,因为我都没带那么多现金,到了还款日还要东借西凑赶快补上。为了情调,我到西餐厅,和一两个朋友,花掉四五百块钱,吃了几段香肠、几块面包、一盅牛肉汤、还有一个沙拉,最后还硬撑着说:真值!

  朋友说这样的西餐太贵、太黑,我说他们没情调。他们反驳我说,祖宗上都是贫农,哪来的那么多情调呢?这样一想,也是呀,情调也许就是有钱人在茶余饭后打发多的没处放的钱的一种方法吧。我也不能再硬抗了!

  什么是情调?“农夫,山泉,有点田”的人就没有情调吗?有时候看见外来的农民工骑着残破的自行车,大声嚎唱着“菊花灿烂的烧,你的笑容已泛黄……”,难道他们没有情调吗?其实这首歌我也爱唱。有时候,看见一群放学的中学生在瓢泼大雨中飙车,虽然危险但是刺激,这难道不是情调吗?偶尔在学校门口看见卖油炸臭豆腐的小摊前人满为患,大家争先恐后的抢着“臭”,这不也是一种情调吗?晚上,坐在外面,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他们都在匆匆的和时间赛跑,正悠哉悠哉地吃着“马砂串啤”的我,也是一种情调呀!

  我终于顿悟,情调无非就是――在衣食住行之间,你觉得它是情调的,那么它就是情调的!哪怕是躲在炎炎烈日下的阴凉处,暗自庆幸着自己的点点清凉,这也依然是属于你自己的情调。

  所以,情调,不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但是,我不憎恨钱,如果有钱给我锦上添花那也是美妙的事情。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