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莫夸大民企困难 误导货币政策

证券时报 2011-07-05 10:40:56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迹象比较明显,于是关于中国经济硬着陆和滞胀的警告不断。更有各界人士以零碎、个别的中小民营企业经营困境,以偏概全地认为中国应尽快调整货币紧缩政策。我们认为,这些观点很多只反映了部分数据或事实,不是建立在全面地了解经济基本面基础上,有些只是为了自己代表的利益方的利益。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恶化是客观的事实,但明显被夸大。

  今年温州某知名企业倒闭的直接原因是,企业主在澳门赌场输得一塌糊涂后,以民间高利率借贷还了赌债后人间蒸发。显然,货币紧缩政策不应为这种人的恶习和瞎折腾负责。据央行温州中心支行对民间借贷的监测显示,在温州的融资中介机构借贷市场中,借贷资金用于企业经营的比例,由上年末的30%下降到20%,信贷资金更多地流向了非实体经济领域。既然很大部分民间借贷资金并未用于实业经营,如果放松货币政策,最主要的结果是资产泡沫进一步膨胀和通胀压力的回升,实体经济受益将比较有限。

  有不少报道称,民间借贷利率月利率高达5%左右。其实,个别的利率意义不大,最关键的是加权平均的利率。按正常的经营,相信99%以上的企业都无法支撑5%的月利率,能承受如此高利率的企业,必定是银行追捧的对象。海通证券在宁波的调查显示,当地典当利率最高为月利3分2,委托贷款年利率为7%~8%,小额信贷公司年利率为18%,民间自主协商月利3分~5分,宁波高新区去年曾为中小企业发集合信托产品,综合年利率超7%,预计今年9%以上。主营汽车安全用品的余姚市邦泰塑料制品厂负责人最近向《半月谈》杂志表示,邦泰主要依赖民间借贷,无担保月利率一般1%左右。他还表示,江浙一带百万元以下的资金,通过这种方式筹集比较普遍。很显然,极端的个别的高利率不能代表民间借贷的整体利率水平。

  除了李嘉诚、杰克·韦尔奇等少数经营高手之外,多数成功的企业家长期专注于某个行业。但较多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却多头“作战”。不久前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发布的一份报告揭示,前几年部分中小企业把工业企业当做一个融资平台,将资金用于投资房地产等行业。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不景气,企业不断地抽走实业上面的资金,来保楼市里面的钱,这也是一些企业资金紧的重要原因。招商银行调查发现,很多出现资金链问题的小企业,存在主营业务不突出的问题,而招行一般不会贷款给这类企业。左右开弓、四面出击的企业,不仅银行不会冒险放贷,民间借贷的价格也会体现出可能为其“殉葬”的风险溢价。

  民营企业经营环境不仅现在比较差,之前也从来没有好过,银行在信贷上对其从来就是歧视的。以深圳为例,据当地金融机构提供的数据,上半年该市银行贷款约为1.4万亿元,但对年销售额在3000万元以内的中小企业,发放的贷款余额尚不足1000亿元,占比不足8%。但中小企业由于体制上的优势,长期以来经营效率一直强于国有企业。今年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7.9%,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集体企业、股份制企业、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和私营企业分别增长19.6%、29.8%、33.1%、15.4%和45.2%。从数据上看,民营企业并未陷入“水深火热”。

  是否放松货币政策,中国民营企业就能重新欣欣向荣?显然不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是优胜劣汰,而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永续经营。不少民营企业还在幻想人口红利带来的超低工资持续100年不变。人工成本上升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在某些行业,产业集中度的提高也是不可避免的。江苏省曾自豪地宣布全省的民营企业平均寿命达到了7.5年,高于全国平均的6年。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还有2.9年和3.5年的不同结论。既然如此,民营企业的倒闭就应该是一种常态。在经济学家谢国忠看来,很多人突然对中小企业格外关心,目的就是给中央政府施压使其放松政策,然后大量资金就能流向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市场,而非中小企业。

  总之,在只有20%~30%的民间借贷用于实体经济的情况下,放松货币对民营企业实业经营利好有限,却很可能吹大资产泡沫和通胀。夸大民营企业的经营困境,有可能会误导货币政策。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