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小武》以及小武们的感怀

每经网 2011-06-29 08:25:02

很多像小武一样的年轻人问陈丹青:画画救了你,拍电影救了贾樟柯,那么谁来救救我们?陈丹青不客气地回答说,等着别人来救,这是一种奴才的思想。

  胡健/文

  2008,《小武》十周年。单向街在北大百年讲堂放映贾樟柯的这部处女作,并且请来了贾樟柯的核心团队以及陈丹青。放映前,屏幕两旁出现的“本次放映仅供学术研讨和文化交流”无声地提醒着人们:别忘了,这是一部禁片。

  很多人以为,这次既然在百年讲堂放片,应该会放映胶片版吧。然而,最终放映的仍然是DVD版。后来在问答环节中,贾樟柯透露说,唯一的一个16毫米电影胶片拷贝当年被电影局没收了。

  站在2008年,回头看这部十多年前拍摄的片子,除了让人对那些属于90年代的事物心生怀旧之外,更多的感受仍然是共鸣。也许1998年的小武如今已经中年发福,但2008年的中国,仍然有那么多那么多无聊、彷徨、被侮辱和被伤害的小武。

  在片中的那些90年代流行歌曲中,出现最多的是《心雨》。细想起来,这首歌的流行其实非常奇怪:“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中国人的伦理道德观什么时候突飞猛进到了这种程度,能够容忍一个即将出嫁的女人仍然如此深情地怀念旧情人?

  不过,这句歌词倒很符合这些年以小武为代表的底层百姓的状况:在这个迅速变迁的时代,旧事物、旧传统、旧价值观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倒下,当小武们心中还装着“过去”这个老情人的时候,他们已经无可挽回地被强行嫁给了一个叫做“未来”的新郎。对于这个新郎,他们甚至根本不曾认识,但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在婚礼的前夜心酸地唱起“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

  于是,面对一个不得不离开的过去,以及一个被他人强制的未来,小武们便处在一个被抽空了的状态。他们没有理想,没有价值观,没有女朋友,没有出路。

  今天放映结束后的问答环节中,很多像小武一样的年轻人问陈丹青:画画救了你,拍电影救了贾樟柯,那么谁来救救我们?陈丹青不客气地回答说,等着别人来救,这是一种奴才的思想。

  是的,只有依靠自己,一点一点地改变生活中的细节,才有可能实现最终的救赎和变革。

  也许我们不知道自己明天将会成为谁的新娘,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既然我们是被迫出嫁,那么新郎对于我们来说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趁着婚礼还没有进行,把那些酸溜溜的歌曲暂时停下--我们,逃婚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