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分析师过剩了?前知名券商策略首席,竟转投银行做个人理财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22 20:40:44

每经记者 王海慜    每经编辑 赵云    

近些年,随着券商机构业务的持续增长,卖方研究行业的蛋糕有所变大,但是切蛋糕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所以伴随着市场的波动,分析师出现阶段性过剩的现象或难以避免。

据了解,最近,前粤开证券(前身为联讯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朱俊春加盟平安银行某分行从事个人理财业务,而这一转型路径之前在行业内较为少见。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此外,这些年,粤开证券研究院也曾经历了分析师的大量流失。据证券业协会披露,在2019年的大多数时候,粤开证券分析师的数量都是在20名以上,不过现在只剩下4名。对此,今日记者采访了粤开证券现任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

前券商策略首席转投银行

据了解,前粤开证券(前身为联讯证券)策略首席朱俊春近期履新平安银行某分行从事为个人理财业务。

从证券业协会披露的信息来看,朱俊春的分析师生涯起步于2010年,期间辗转了多家券商,其最近任职的三家券商分别为长城证券、国信证券、粤开证券。而粤开证券也是他在业内任职的最后一家券商。

早些年,还在长城证券任策略分析师的朱俊春在当年新财富发榜后,发布了《策略分析师之死》一文,曾一度引发了业内的热议。这篇文章对当时策略分析师所处的困境,以及可能的转型之路进行了探讨。

在这篇文章中,朱俊春曾坦言,“对一些雄心勃勃的卖方研究所所长,我真的想说小卖方没必要搞策略研究,行业都残缺不全,搞什么策略研究。”

从近些年来看,分析师做到了首席的职位,未来一般有三条职业发展路径:

一、在卖方行业内部横向做选择

二、去各类买方机构,从事投资或者研究工作

三、不少行业首席也会选择改行去上市公司担任董秘等高管

虽然研究所首席转型去银行做业务在业内还较为罕见,且跨越有点大,但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这或许也是一种比较明智的选择。上海某大型私募内部人士通过微信向记者指出,小券商的卖方业务如果没有大力投入的话,会越来越难做。卖方分析师也需要有个好的平台,才能有比较好的发挥机会。

粤开证券分析师规模收缩

值得一提的是,与近年来不少中小券商纷纷通过大量招人的方式,发力研究所业务不同的是,粤开证券的分析师规模却出现了萎缩。

公开信息显示,粤开证券的前身联讯证券成立于1988年,是一家有30余年历史的老牌券商。2019年9月,自控股股东广州开发区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广开控股”)入主后,联讯证券更名为“粤开证券”。粤开证券目前是一家全牌照综合类证券公司。

从财务报表来看,自广开控股入主后,最近几年,粤开证券的营业收入跟随行业同步复苏,但是业绩的增长却没有完全跟上营收增长的节奏。

今年5月19日,粤开证券公告称,拟终止公司股票定向发行,根据原计划,公司此次定向发行的融资规模为不超过150亿元。

对此次融资计划终止后的打算,近日粤开证券向媒体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申请终止原定向增发的行政许可,以优化后的定增方案取代原有方案重新申报,争取尽早实现其在增资目标,为成功上市做好铺垫。

另外,目前公司也在通过发行公司债等方式进行融资。根据深交所项目进度信息显示,粤开证券的30亿元小公募项目状态更新为“通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粤开证券正式出台2022-2024三年发展行动规划。据规划,粤开证券计划力争在2023年正式申报IPO。

值得注意的是,在广开控股入主后,粤开证券研究院出现了较多的人事变动。

原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李奇霖已经在两年之前离职,随后加盟红塔证券。

据知情人士介绍,在朱俊春离职之后,康崇利继任策略首席。在李奇霖离职之后,康崇利继任粤开证券研究院院长。不过现在康崇利也离开了研究院,可能加入了自营部门。

从证券业协会披露的信息来看,康崇利目前仍在粤开证券任职,但执业岗位已经从分析师变为一般证券业务。

与此同时,这些年,公司研究院分析师流失的情况也较为突出。据证券业协会披露,在2019年的大多数时候,粤开证券分析师的数量都是在20名以上,不过现在只剩下4名,其中因离职而流失的分析师不在少数。

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近年来,粤开证券研究院主要转型做对内的研究服务。

从分仓佣金收入来看,据Choice数据统计,2021年,粤开证券实现分仓佣金收入近7000万元,同比大幅增长176.6%。2019年,公司分仓佣金收入只有不到600万元。

粤开证券研究院转向“智库模式”

2月24日晚间,粤开证券披露了2021年年度报告。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04亿元,同比增长26.8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6亿元,同比下滑30.54%。其中,由于民事诉讼预计损失增加,2021年公司营业外支出为2.07亿元,同比增长较快。

据粤开证券2021年年报,从分业务板块来看,财富管理业务、自营业务以及私募股权业务贡献了目前公司的主要营收和利润。

粤开证券2021年年报在谈及公司未来发展的计划和目标时,表示将以“研究、投行、私募股权投资”作为战略引领业务,实现跨越式发展。

公司亦在年报中指出,粤开研究要持续提升公司品牌,形成宏观、策略与产业研究三大特色。宏观研究要强化海外经济、粤港澳大湾区系列研究,巩固财税品牌、经济数据点评与政策解读,继续拓展政府和媒体关系;策略研究要保持市场热度,持续发声,加强碳中和绿色金融、北交所相关研究,形成传播广度与深度;产业研究要实现一二级投研联动,为投行、投资提供建议和支持,注重提高研究的价值转化能力。

不过,从目前公司分析师的规模来看,要取得研究业务的跨越式发展似乎有些难度。今日,就“目前公司分析师规模如何支撑公司对研究业务的规划?”“公司目前对于研究院的定位是什么?”等问题,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粤开证券现任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罗志恒。他向记者表示,近来公司研究业务的发展重心,已经从传统的卖方模式转向了智库模式,所以对人员的要求也会较卖方模式有所不同。

NBD:公司目前对于研究院的定位是什么样的?

罗志恒:粤开证券研究院以打造大湾区“湾顶明珠”的“顶级智库”为目标,重点研究宏观经济、国际形势、国家政策背景下的湾区金融与产业发展。在这个定位之下,我们立足于实现“服务国家大局、推动社会进步、助力公司发展”三重价值的融合统一。

在服务国家大局方面,我们会围绕国家重点战略积极地去开展研究,包括数字经济、双碳经济、乡村振兴、共同富裕等领域。同时,我们还会与部委、省市区开展开题合作,及时地建言献策,发挥出智库的参谋助手作用。

在凝聚社会共识方面,当社会对一些问题产生较大误读和分歧时,我们及时地发出专业的声音,为改革营造好的舆论环境。比如当社会误解土地财政和房地产税时,我们及时发布了《澄清土地财政的五个误区》。

在推动公司发展方面,主要体现在投资、投行、投研三投联动上。投资是我们集团和公司的强项,投研主要是服务于投资的深度和精度。更具体而言,研究院可为公司固收、权益、资管和行业投资提供全方位的研究支持,助力大类资产配置;为公司投行新三板和专精特新等业务提供研究支持,为投行业务引流。

所以我们研究院相当于是既有“自转”又有“公转”,既服务于我们公司自己的业务发展,而且还服务于社会责任和国家大局,这是我们跟其他卖方很不一样的地方。

NBD:智库模式和传统卖方研究有什么区别?

罗志恒:现在市场上研究业务基本上分为这两类,一类是做卖方研究,卖方模式靠的是佣金和派点来赚取更多的收入,进而为公司创收,这是它的主要的目标。而智库模式更多的是追求社会价值和影响力,提升品牌价值。前者是一个盈利性机构,追求经济效益;而后者更多追求社会效益,这是它们在目标上的区别。

此外,在实现目标的方式和路径也会有不一样。比如说做卖方研究,要尽可能的覆盖更多的行业,比如三十多个行业大类最好都要覆盖到,因为只有这样,分析师才能够有更多的路演、服务的机会,卖方机构覆盖的机构、基金经理也会更多,从而能够拿到更多的佣金和派点。但智库模式,靠堆人、堆数量是不行的,必须发挥出自己的比较优势,然后在集中的优势赛道上去发挥出自己的价值。

以我们而言,我们的优势在于宏观研究力量相对比较强,尤其是财税制度和政策研究在行业中领先。我们目前已经推出并正在继续深入研究的《行走中国的财政地图》,分省份研究各个省份的经济形势、财政体制和财政形势,就很受欢迎。

在研究内容上,我们分为宏观研究、策略研究、产业研究和区域经济研究,区域经济研究主要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研究,这可能是别的券商没有的。而我们已经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诸多课题上做了研究,对于卖方研究机构而言,这样的研究对他们而言不能带来佣金,他们可能认为是没有意义的,但对于我们很有意义,因为我们是国企券商,扎根广州,要发挥出国企的担当,去积极建言献策。

NBD:请问目前公司分析师的规模如何支撑公司对于研究业务的规划?

罗志恒:我们以团队成员的质量为先,不看重过往是否做过分析师,所以分析师数量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反而有实业经历的人才即使没有券商经验我们也很欢迎,因为他们做产业研究和产业政策研究很有优势,这是只有券商经验的分析师不具备的,比如我们重点布局的新能源研究员、医药研究员都如此。我们的定位和目标决定了我们成员的构成和来源主要来自政策研究部门、实业和产业研究领域。这种人才的特点是一旦培养了金融思维,会对宏观、投资、产业和政策理解得更深入,这才符合我们研究研究第一的需要。深度研究必有增量信息,不是泛泛而谈。每一篇报告,背后必须要翻阅大量资料,做大量数据比对。

如果以卖方为定位,以佣金和派点为目标,那分析师越多越好;在智库定位下,以研究质量为目标,以有效产出进行考核,即是否给读者以启发、是否给政府部门以有效决策参考、是否获得领导同志批示与肯定。这就是生意与主义的区别。

罗志恒:我们以团队成员的质量为先,不看重过往是否做过分析师,所以分析师数量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反而有实业经历的人才即使没有券商经验我们也很欢迎,因为他们做产业研究和产业政策研究很有优势,这是只有券商经验的分析师不具备的,比如我们重点布局的新能源研究员、医药研究员都如此。我们的定位和目标决定了我们成员的构成和来源主要来自政策研究部门、实业和产业研究领域。这种人才的特点是一旦培养了金融思维,会对宏观、投资、产业和政策理解得更深入,这才符合我们研究研究第一的需要。深度研究必有增量信息,不是泛泛而谈。每一篇报告,背后必须要翻阅大量资料,做大量数据比对。

如果以卖方为定位,以佣金和派点为目标,那分析师越多越好;在智库定位下,以研究质量为目标,以有效产出进行考核,即是否给读者以启发、是否给政府部门以有效决策参考、是否获得领导同志批示与肯定。这就是生意与主义的区别。
我们预计的话,集中优势兵力在优势赛道率先突破,就能够把这些事给干起来。 现在已经在研究院工作的一些人员,实业研究经历、政策研究经历丰富,转入券商后,按规定还要两年从业取得独立分析师资格。
目前我们的团队中有些人才是从广东的新能源汽车公司,以及相关部委的政策研究机构过来的,所以我们的实际工作人员并没有明显减少,等到明年这个时候,按规定就都可以体现为分析师了。但实际上,我们的人员并没有多少变化,反而研究力量跟过往比是加强了。

封面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研判优选 银行 理财规划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