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甘当“沙海愚公”,“七一勋章”获得者石光银一辈子只干治沙一件事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29 18:19:45

◎“初心”二字对于石光银来说,毫无疑问就是治沙造林。数十年如一日地与荒沙碱滩不屈抗争,换来了毛乌素沙漠南缘一条长百余里的绿色长城。

◎“我一辈子就干了治沙这一件事,”石光银感叹,人这一辈子非常短暂,什么都想干可能什么也干不成,“你只要把一件事干成了,你这辈子就没白活!”

每经记者 张怀水  张蕊    每经编辑 陈星    

为躲风沙,父亲带着全家老小搬了9次家,直到实在搬不动;

为治风沙,他又带着全家搬回风沙最大的村子,立誓要与它“战”到底!

他的一生都与沙有着绕不开的情缘,他就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全国治沙英雄——石光银。今年6月,石光银与其他28人一同被授予“七一勋章”。

说起这份荣誉,石光银很激动,“不管你是做什么,只要给老百姓办实事,国家都不会亏待你。” 

欣慰的同时,石光银也感到责任重大。1952年生人、1973年入党的石光银,已经是一名老党员,“我今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时刻谨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言行举止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积极发挥党员先锋模范和表率作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初心”二字对于石光银来说,毫无疑问就是治沙造林。数十年如一日地与荒沙碱滩不屈抗争,换来了毛乌素沙漠南缘一条长百余里的绿色长城。 

“我一辈子就干了治沙这一件事,”石光银感叹,人这一辈子非常短暂,什么都想干可能什么也干不成,“你只要把一件事干成了,你这辈子就没白活!”

为躲风沙搬9次家 

石光银是陕西定边县人,年近古稀的他把从青春到暮年的绝大部分时间、精力,都奉献给了治沙事业。 

为何要把治沙作为自己一生的事业?这还要从石光银小的时候说起。 

他出生的定边县原海子梁乡同心干圪瘩套村,位于毛乌素沙漠南缘。“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风三六九,小风天天有。”——扶贫题材剧《山海情》里这句对荒漠戈壁的描述,也是定边县的真实写照。 

风卷黄沙,遮天蔽日,是石光银幼时记忆里最常见的场景。风沙过后,土墙被推倒,羊群被刮散,农田和水井被掩埋……风沙给乡亲们带来的苦难和贫困,刻在每个人的肌肤里。 

历史上,陕西榆林生态曾遭到严重破坏,绵延千里的森林被大量砍伐,黄土高原裸露出苍黄的颜色,与毛乌素沙漠连成一片。资料显示,新中国成立前的100年间,榆林地区有6个城镇、412个村庄、210万亩农田被流沙吞没。“沙进人退”的恶劣环境下,人们不得不一次次背井离乡。 

石光银讲述,十几年间,父亲带着全家老小总共搬了9次家,最后落脚在毛乌素沙漠北缘的榆林市定边县原海子梁乡四大壕村。3年后,黄沙又逼近家门,本来还想搬,但父亲累垮了,病倒了,实在搬不动了。 

除了自小就饱受风沙之苦,石光银专注于治沙的坚定信念还源于儿时的一段沉痛回忆。 

在他7岁那年,有天和邻家一个5岁男孩在野外放牲口时,遭遇了沙尘暴袭击,两个孩子被沙尘暴刮出30多里。三天后,家人和乡亲们在内蒙古一位名叫巴特的人家里找到了石光银,但那个活奔乱跳的邻家男孩却被沙尘暴吞噬了……

“沙逼人退”的惨痛记忆让幼小的石光银恨透了风沙,“因为这件事,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下定决心,长大什么也不干,就跟沙子斗到底。”石光银接着说,我们祖祖辈辈几代人都吃了风沙的亏,受风沙的害,要拔掉穷根,必须先解决沙漠化问题。

三战狼窝沙 

治沙是一项大工程,过程绝非一帆风顺。但正是因为有坚定的决心,石光银虽然屡战屡败,但屡败屡战,真正体现出了一名共产党员百折不挠的精神。 

1984年,国家鼓励个人承包治理荒沙荒山的政策出台后,石光银就同原海子梁乡政府签订合同,承包治理乡农场3000亩荒沙,成为当时榆林地区承包治沙第一人。 

说起当时的心路历程,石光银再次强调,“要拔掉这个穷根不治沙不行,党和政府有这么好的政策,我就要把握住,非要干成这个事。” 

为了治沙,石光银举家从北搬到南,搬到风沙最大的四大壕村,同时还辞掉了原海子梁乡南海子农场场长一职。“农场场长在当时是个‘铁饭碗’,大家都觉得我疯了。”石光银回忆,当时说风凉话的人太多了,因为治沙难度确实非常大。

当时主要面临三大难题,一是劳力难组织,二是资金难筹集,三是风险难预测。但对于治沙,石光银的态度异常坚定,“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没有人,石光银就苦口婆心做动员,最终鼓动了7户人家一起联合治沙,其中有5户是共产党员;没有钱,石光银不顾妻子和女儿的反对,咬紧牙关毅然把家里赖以维持生计的84只羊和1头骡子卖掉,还有6户也卖掉了自家的家畜,石光银又从亲友家借、从信用社贷,东拼西凑才凑够了树苗款。

要知道,在3000亩荒沙地上栽树,仅种苗一项,就需要10万元资金,而7户人家拿出全部积蓄,总共也才750元。 

这一年,石光银带领7户人家男女老少齐上阵,在3000亩荒沙地上全部栽上旱柳、沙柳、杨树,好在这年天公作美,雨水好,树苗成活率达到85%以上,3000亩荒沙变成绿洲。 

“一战成名”后,石光银又与国营长茂滩林场签订了承包治理5.8万亩荒沙的合同。这片荒沙中难度最大的就是特大沙梁狼窝沙,狼窝沙地形复杂,环境恶劣,冬夏季地表温差达100多度,对树苗成活是巨大的挑战。 

为了打赢“大战狼窝沙”这场硬仗,石光银鼓动更多人加入治沙队伍。那些日子,大家吃的是被风吹得又干又硬的玉米馍,喝的是沙坑里澄出来的沙糊糊水,住的是柳条和塑料布搭的庵子。然而,吃了“风吹、日晒、沙烤”的苦,却没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这年十多次六级以上大风致使树苗90%被毁,几乎所有付出都打了水漂。 

但石光银不死心,第二年,他又带领大家干了一个春天,但80%的树苗又被风沙毁掉。石光银仍不屈服,他意识到治沙不能蛮干,也要讲科学技术,于是到榆林、横山等地学习治沙经验。1988年春,他带领乡亲们第三次奋战狼窝沙,采用学来的“障蔽治沙法”,终于取得了成功,树木成活率达到80%左右。

沙窝窝变成“金饽饽” 

对于很多地方来说,要致富得先修路,但对于定边来说,“要致富,先治沙”才是真正抓住了要害。 

说到如何将治沙与致富相结合,石光银给出了自己的思路:开发利用荒沙,发展沙产业。 

“治沙事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必须要有一定的自我经济支撑。”因此,石光银和他的团队创造出了“公司+农户+基地”的新模式,把治沙与致富结合起来,依托林草资源发展畜牧业,突出肉牛业,实现产业带动,进而带动集体脱贫致富奔小康。 

几十年来,石光银在带领乡亲们治沙的过程中,“搬”掉了大沙梁,平出2000多亩水地,打了20多眼机井,铺上了地下输水管道,栽上网框林,配上抽水机具。不仅如此,还办起了新兴林牧场、百头肉牛示范牧场、三千吨安全饲料加工厂、千亩樟子松育苗基地、西湖、太阳山、千亩脱毒马铃薯良种繁育基地、500亩松柏园、5万亩生态林、狼窝沙项目治理区等经济实体和旅游景点。 

石光银讲述,过去风沙肆虐,农田经常被沙子掩埋,粮食产量很低,老百姓生活非常贫困。现在沙子治住的地方,因为不受风沙侵害,粮食产物和经济作物都能种,产量也上来了。 

“现在一亩地能产两三千斤粮,农民收入也提高了。没有治沙这头一步,致富是非常难的。”石光银感叹。 

荒沙变绿洲,四大壕村确实也跟着变富了。2002年以来,沙区人均占有粮年年在1000公斤以上,现人均年纯收入上万元,石光银所在的四大壕村被定边县命名为小康村。 

沙窝窝变成了“金饽饽”,百姓的腰包越来越鼓,大家治沙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治沙与致富形成了良性循环。而这也是石光银始终如一的奋斗目标。 

事实上,从1997年开始,定边白于山区最贫困的50户272人就逐渐迁出大山,成立十里沙行政新村。石光银带领他们打水井、盖房子、架电线、发展养殖业,逐步脱贫致富。 

扶贫先扶智。在扶贫帮困过程中,石光银还自筹资金,先后建起荒沙小学和光银希望小学,解决了当地孩子的上学难问题。 

对定边来说,要致富,先治沙,治完沙后再修路。为了使更多的农副产品能够运出去,石光银再次奉献,自己垫资500多万修了一条砂石公路,如今这条路早已变成群众口中的“致富路”。 

“生命不息,治沙不止。”石光银始终坚守着这份承诺。他直言,能够坚持治沙四五十年的人确实很少,也是真的很苦,但是它能带来很多的社会效益、生态效益,能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从我父亲起就开始治沙,下一个一百年,我要把孙子培养好,一代接一代把治沙事业做下去,把高科技引进来,提高效益,造福人民。” 

愚公曾说过:“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这,正是石光银的信念。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石光银 治沙 七一勋章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