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产业趋势

每经网首页 > 产业趋势 > 正文

“狂奔”的医美:已现过剩现象?业内担心资本热捧后是“一地鸡毛”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27 21:37:36

◎行业人士直言:“现在的医美行业是一群羊在吃草,前面的吃饱了,后面的吃不到。”

◎业内人士认为,在医美领域,上游企业的竞争同质化比较严重,而下游机构竞争的更多是用户体验,主要体现在安全、有效两个层面。

◎分析师认为:“最终行业还是会经历一个从热门到艰难淘汰,再到一批好的企业留下来的过程。”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编辑 文多    

如果要选出一条与白酒、新能源等热度相当的赛道,医美一定是其中之一。

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今,Wind医疗美容指数成分的估值不断飙升,最高达到了94.64,是该指数开创时的近4倍。

在近日举行的第四届成都国际医美产业大会财经分论坛•巨头跨界医美会议上,兴业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解释了医美为何而火:“资本市场最喜欢具有两种属性的东西,一是具备可复制性;二是需要自费的东西。医美赛道兼具这两种属性”。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20余家业外企业跨行而来,地产企业苏宁环球就是其中之一。会议上,苏宁环球医美产业集团副总裁史历认为,与专门从事医美的企业相比,跨界企业拥有资金和相关资源赋能的优势。

但相较热情满满的业外资本,一些医美行业的“老将”显得更加冷静。更有行业人士直言:“现在的医美行业是一群羊在吃草,前面的吃饱了,后面的吃不到。”

徐佳熹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医美行业一定会经历从热门到艰难淘汰、再到胜者留存的过程。

超20家企业跨界而来背后:医美兼具可复制性与自费属性

兼具医疗与消费属性的医美赛道,成于“消费”,难在“医疗”。

会议上,成都市卫健委副主任贾勇分享了一组数据,“2020年,成都全市医美机构达到了383家,获批整形五级机构达到了9家,数量居全国第一。全市全年医美服务量为156万人次,医疗医美机构医疗服务的收入接近30亿元,服务总量产值规模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成都的数据,是医美赛道近年迅猛增长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上游企业爱美客、华熙生物、昊海生科等业绩股价双起飞;包括药企、地产商、母婴公司等20余家上市公司宣布跨界进军医美,其中既有苏宁环球这样通过并购医美机构进军赛道的企业,也有如奥园美谷誓这样要出清地产业务做纯粹医美的企业。

一时间,“男人的白酒,女人的医美”成为资本市场上最受关注的两条热门赛道。

对此,兴业证券董事总经理、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分析了医美为何而火。“在医美的两个属性中,其消费属性决定了资本对这个行业未来继续享有确定性高增长的看好。我们认为,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医美消费者年龄结构的扩张、还有监管趋严驱动合规市场占比提升,我们预计未来5到10年,医美合规市场复合增速将达到22.60%和19.56%。”徐佳熹表示。

徐佳熹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徐佳熹看来,资本市场最喜欢具有两种属性的东西,一是具备可复制性,二是需要自费。而医美赛道恰恰具有这两种属性。

对于跨界医美的苏宁环球来说,其对医美赛道的看好不言而喻。早在2016年,苏宁环球就斥资50亿元成立医美产业基金,通过收购具有从业资质的医美机构等方式跨界医美。

苏宁环球医美产业集团副总裁史历认为,医美产业从上游到下游的各个环节都离不开资本支持。与专门从事医美的企业相比,跨界企业拥有资金和相关资源赋能的优势。他还表示,从房地产跨界医美,可以盘活主营业务积累的存量用户,实现资源对接和可持续发展。

虽然跨界企业作为医美行业的新兵,其成绩如何还有待验证,但资本对医美赛道的追捧以及跨界企业对医美的热情,足以证明医美在新消费行业中的热度。

水面之下:非法医美机构数量远超正规机构

然而,“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却是已身在医美赛道的从业者们的一大感受。

让从业者冷静的,一是行业中还大量存在的不合规产品及机构,二是严格限制了服务供给的人才数量。

艾瑞咨询在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合法的医美机构数量约为1.3万家,非法机构则达到了约8万家,是正规机构数量的6倍。合法持证的从业人员只有约3.8万人,非法无证从业人员则达到了10万人。

如新氧科技副总裁刘蓉在采访时所言,正规的医美机构今天面临的一个尴尬是,“你面对的竞争可能不是来自对面的医院,而是楼下的一个美容工作室,这种情况在今天的医美行业还非常常见”。刘蓉说道:“尤其是在注射或者光电设备领域,‘水货’的数量跟‘行货’比是非常吓人的。如何杜绝没有资质的工作室里的、无证上岗的人员用非正规渠道、甚至是假货给求美者服务,这是行业里面尚未解决的事情。”

“要先有医,再有美。”刘蓉强调。

另一个限制医美狂奔的因素,在于人。

医美行业不缺医生,缺的是好医生,这是参会嘉宾们的一个共识。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整形外科主任许学文说,以前整形外科和烧伤外科叫做边缘学科,后来叫交叉学科,以前没人喜欢,也没人愿意去。

“在2018年成都市制定医美发展规划后,在成都的高校举行了一次调研会,研究哪些学校可以开设医美专业。谈到最后,只有四川大学有资格做,但我回去汇报之后,才发现要增加一门课程是很难的。后来有职业技术院校的院长提出来,可以做时长一年左右的职业培训,但我们认为医学的培养是周期性的,临床经验是基本要求。我们没有批下来,所以很难去推动这件事。”许学文说,虽然现在其所在的科室在招收医美方面的规培生,但导师数量和规培名额的限制远远跟不上行业的需要。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整形医院院长郭树忠直言,当前医美行业存在过剩现象。“现在的医美行业是一群羊在吃草,前面的吃饱了,后面的吃不到。光有好的医生没有好的经营管理、光有好的经营管理没有好的医生,都做不好这个行业。”郭树忠表示。

“医生同样过剩,缺的只有好医生。这个行业三个月到六个月培养出来的医生一大批,一年的都很少,科班出身更是少数。实际上医美是一个对从业者专业要求极高的行业,不光要技术好、审美好,甚至很多时候要实现心理治疗的功能。”郭树忠说。

图片来源:摄图网

行业痛点:上游企业创新不易 下游机构品牌难复制

在经历过爱美客、华熙生物等公司的股价“起飞”后,今年以来,医美板块股价也经历了数次震荡调整。在看好和冷静两种情绪的博弈下,医美后市如何发展,医美如何成为常青赛道?成为业内外人士关注的焦点。

可以看到,医美行业上游企业本身就在不断拓宽自己的业务边界。华东医药的少女针、爱美客的童颜针先后获批上市并涉足再生医美市场。又如华熙生物发挥玻尿酸原料优势推出玻尿酸矿泉水、猫粮等产品。

但正如美呗平台创始人龚连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所说,国内医美上游企业的创新都还集中在针剂领域,大的创新较少,同质化较为严重。而在壁垒较高的光电技术领域,国内企业还没有较大的突破。

刘蓉也表示,在光电和注射领域,用户青睐的更多是产品本身。有壁垒的产品当然好,但现实就是,有技术壁垒的产品非常稀少。“可能五六年、甚至十年左右能出现一个有根本差异的产品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在这个(医美)领域,上游企业的竞争同质化比较严重,而下游机构竞争的更多是用户体验,主要体现在安全、有效两个层面。”刘蓉说道。

在大创新难的背景下,徐佳熹认为,由于国外企业或产品进入国内需要时间,这给内资企业提供了成长的空间,加之国内对合规的要求越来越高,如何在合规的背景下尽快把品种攒齐,是国内上游医美企业的一个策略。

“对服务提供商来说,华西医院、上海九院这样的品牌是不可复制的,服务提供商谁能在头部资源以外打造出品牌,谁就有能力解决获客成本的问题,这是整个行业的痛点。品牌建立起来后,利用资本市场做到轻资产可复制,基本上可以到行业的头部阵营。”徐佳熹进而分析道,“最终行业还是会经历一个从热门到艰难淘汰,再到一批好的企业留下来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参与者还是资本,第一要做到的就是规范,平衡速度和质量之间的矛盾;其次就是要打造行业壁垒,如何打造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形成壁垒的企业或机构才能最终活下来”。

徐佳熹最后说,医美行业已经变了,在“莆田系”医院占主导的时代,这个行业的问题是合规的问题。在资本关注到医美之后,合规和历史沿革的问题得到了重视,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比如这个赛道会不会在资本催熟之后变成一地鸡毛,这是大家需要考虑的新问题。

 

新闻链接:十年规模增十倍 医美行业“失序”中狂奔、调整中规范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医美 爱美客、华熙生物、苏宁环球 昊海生科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