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业观察

每经网首页 > 商业观察 > 正文

一些不应被淹没的声音……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21 14:53:28

每经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毕华章

对很多人来说,3·15消费维权已成为一个重要事项。在这段时间内,集中打假、集中处罚、集中道歉,屡见不鲜。

除了陕西的十大消费维权典型案例之外,过去一年,还有几大“刺”横在大众心里。

十天前,粉巷财经发出3·15征集令,不少读者在后台留言发声,诸如城城找房“暴雷”,面包新语预付卡退款无果……它们曾一度被炒得热闹,后续却渐渐归于无声。

曾经踩过的坑如今被填上了吗?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当热点散去,个例却成现象时,还能忽略吗?

余波未了的城城找房

3·15当晚,不少人守在电视前,看看哪家企业、哪个行业会榜上有名。

如果说要让消费者自己在心中列一张名单,“长租公寓暴雷”一定有一席之地。

去年11月,随着蛋壳公寓暴雷,长租公寓“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这一商业“骗局”暴露在阳光之下,违约潮也逐渐蔓延至西安。

从去年10月开始,西安市未央路美豪酒店8楼的“城城找房”总部,一度承载着维权者呼啸而来的愤怒。

时过半年,在粉巷财经(ID:nbdfxcj)后台、黑猫投诉以及新浪微博处,与“城城找房暴雷”的相关话题下,依旧活跃着维权者的身影,他们像是奋力挣扎的“蚂蚁”,发出微弱的声音。

马特就是“挣扎”中的一员。

2020年8月,身在海南的马特在58同城上第一次接触到“城城找房”的工作人员。

物色好一间公寓,他一口气付了一年的租金48300元。马特只住了三个月,此后停电停水,后来就被房东赶了出来。

和他有相同遭遇的租客,遍布杭州、河南、重庆、上海等地。

图片来源〡城城找房官微

官网显示,“城城找房”于2017 年创立,属于城城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遍布全国十几家分店,总部位于陕西西安。

启信宝显示,城城找房涉及的裁判文书达数百起,大多是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尽管知道公安部门已经介入相关案件,但秦天自己已不抱希望,即使定为诈骗,估计这笔钱也要不回来了,“城城找房账上没钱了。”

也有租客表示,已与城城找房签了解约合同,分期退款。只是据说鲜少有人拿到这笔退款。

受害者除了租客,当然还有房东。据粉巷财经了解,已有房东近期正在准备开庭,被告就是城城找房,双方走的是合同纠纷。

城城找房被质疑卷走租金“跑路”一事,粉巷财经致电西安市未央区经侦大队,询问目前进度如何,其表示“相关部门正在审计公司的资金去向以及日常开销,看是否挪为他用。审计结果近期已经快出来了,正在等待审计报告形成,之后才能决定是否立案侦查。”

现在的维权群基本熄火了,“已经’沦落’为一个发广告的群。”马特说。

莫名其妙的保单贷款

今年的保险公司可谓是陕西银保监会的监管常客。

且不说春节后的第一张罚单花落陕西本地险企,陕西市场上近期频频爆出的“保单贷款买理财”一事,已把手伸向老年人这一群体。

李成的母亲今年已经65岁,家住西安高新区。

一天,有位自称是保险公司的售后人员,来电说现有的保险收益太低,可以办理保险变更,变更次月就可以领取保单红利。

稀里糊涂之下,老母亲就照做了。现在这笔保单下,已经出现了几万元的贷款。

“事后我们才知道,实际上做的业务变更是保单贷款,电话来处是所谓的‘保险代理公司’”,李成说。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事实上,这些“保险代理公司”并非经过银行保险监管机关批准、取得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机构,推介“理财产品”的销售人员实际也并非保险公司员工。

当然,粉巷财经接触的其他受害者反映称,电话里类似的说辞还有,进行保险收益升级业务。实际上是把部分取得的款项,用于购买“高收益理财产品”。

如今,这笔“高收益理财产品”最终难以兑现,甚至本金也无法取回。

像李成这样的案例绝非孤例。陕西银保监会在3·15当天也对“保单贷款买理财”这一类型进行了警示,称已收到多位受害者的投诉信息。

而在稍早前,陕西银保监局就曾对几家保险代理和中介公司进行行政处罚,原因在于聘任人员不具备从业资格,牟取不正当利益等。

但李成母亲投保的这家公司却执意称“不存在资料外泄”。

“如果不存在保单外泄,这家公司是如何精准的掌握到这些老年人的保单信息和个人资料的呢?如何做到被骗的都是老年人的呢?”他有点困惑。

“败走西安”的面包新语

春节后上班没几天,面包新语要退出西安市场的消息挂在本地热榜上。

2月23日,面包新语中国总部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因西安加盟商严重违反特许经营合约,并由于其经营管理出现状况,导致闭店。

简单说就是品牌商和加盟商之间闹掰了。

对于面包新语来说,宣布退出西安市场,只是在其拓展区域版图上,一次正常的调整。

但是对于像刘冰这样卡里还有几百元的顾客来说,感觉莫名吃了个“哑巴亏”。拨打维权客服,面包新语上海总部让登记卡号、姓名、金额,说是后续等待回复。

粉巷财经实地走访了面包新语在中大国际、小寨赛格等四家门店,发现均已闭店。

对此,刘冰称,这个等待就是遥遥无期,他们之间肯定是互相扯皮,钱估计是要不回来了。

“而且大部分人的卡里其实也就是上百块钱,好像觉得不太值得再去追究。就是气不过,品牌商和加盟商之间扯皮,凭什么要让消费者来买单。”刘冰有些愤懑。

图片来源〡每经记者 肖婷婷 摄

面包新语的加盟模式有一定特殊性,品牌授权的基本单位为地级市,并且被特许人无权授权他人加盟,只能自己进行投资经营。

这样的品牌授权模式叠加高代理商门槛,面包新语曾一度在郑州、重庆、济南等城市出现过“关店潮”。

去年七月,面包新语官微宣布济南店关闭,至今大半年已过,仍有不少济南顾客没有收到退款。

其实预付卡消费问题已成为全国各大城市的通病,在超市、健身等消费领域颇为常见……

3·15已经过去了,但是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不应过时,有些事情还没有得到处理,有些声音也不应当被淹没……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