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热点公司

每经网首页 > 热点公司 > 正文

权健保健品帝国崩塌冲击波:明星足球俱乐部如何被耗至解散?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13 23:20:17

“天海,告别了,足球,还会继续。”在微博长文中,李玮锋这样说道。2020年中超联赛的安排就快要出炉了,但球迷们再也看不到天海的身影。随着2018年末权健集团百亿保健品帝国轰然倒塌,尽管球队方面努力策划着一场场壮士扼腕式的自救,却依然成为了权健残局中的“陪葬品”。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在天海宣布解散的前一天晚上,李玮锋彻夜难眠。尽管自己管理的球队已经做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和自救,但终究不能让俱乐部起死回生。5月12日,伴随着一纸公告,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天海)在挣扎了一年多之后,最终以悲剧散场。

天海这个名字陪伴了俱乐部一年多的时间,在此之前,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的名号则更有影响力。这支曾经获得过中超季军,并闯入亚冠8强的球队,多年来一直是天津体育界的一大骄傲。

2018年末,俱乐部投资方——权健集团的保健品帝国轰然倒塌,尽管球队方面努力策划着一场场壮士扼腕式的自救,却依然成为权健残局中的“陪葬品”。如果说,天海的困境源于权健集团带来的“次生灾害”,那么,俱乐部解散的导火索则指向卖身万通控股的谈判破裂。

天海俱乐部副总经理兼教练组组长李玮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从权健集团出事到俱乐部被天津市体育局暂时托管期间,俱乐部的商业化能力就开始大大下降。

5月12日傍晚,在天海俱乐部的大门口,多名球迷共同点燃了摆放成“tjqj”字样的蜡烛,向天海、向昔日的天津权健告别。

突如其来的解散:明星球队0元卖身无果

“天海,告别了,足球,还会继续。”在微博长文中,李玮锋这样说道。2020年中超联赛的安排就快要出炉了,但球迷们再也看不到天海的身影。

图片来源:李玮锋个人微博截图

由于天海背后的股东权健集团无力再为俱乐部支付费用,2019年以来,俱乐部不得不为自己的归属和去处奔走。3月5日,天海官方微博发声称,为了能够保留来之不易的中超资格,俱乐部在深思熟虑后,拟对外0元转让俱乐部全部股权,具体的债权、债务等细节面议。

图片来源:天海官方微博

作为昔日国内优质的足球俱乐部,天海这一卖身计划随即引发资本方和球迷的热议。不过,看热闹的多,愿意拿出真金白银鼎力相助的寥寥无几。

有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愿意接盘天海的主要有两家公司,著名的房地产投资企业万通控股,以及一家来自上海的公司。天海方面对万通控股表达了较大的兴趣和合作意向。

3月13日,天海官方微博宣布,俱乐部的全部股权将转让给万通控股。但让球队没想到的是,这最终成了一场空欢喜。

图片来源:天海官方微博

“说实话,我们也是突然被告知球队就要解散了。”李玮锋说。

据北京日报等媒体报道,由于万通控股并未达到“连续两年盈利”,不符合中国足协的职业俱乐部转让规定,股权转让事项被叫停。而后,双方调整了合作形式,万通控股拟以资金赞助代替股权收购,为天海提供支持。

不过,天海迟迟没有等来万通方面的“救命资金”。外界的传言和猜疑日渐增多,双方的合作也不了了之。

无奈之下,天海的教练和球员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救运动。5月9日,李玮锋在个人微博发布了一封向中国足协和天津市体育局的公开信,表示自愿部分放弃或全部放弃酬金,“今年联赛所需资金我们自筹,保证顺利完成今年联赛全部比赛任务。”在公开信的落款中,数十个球员、教练的签名和手印十分显眼。

图片来源:李玮锋个人微博截图

遗憾的是,球队成员的倔强坚守,仍难以对抗俱乐部的资金困境和资本运作的无果。5月12日这天,天海正式和大众告别,这场壮烈的自救拉锯战最终以失败收场。

危机中的挣扎:靠卖球员撑过2019赛季

李玮锋对《每日经新闻》记者表示,由于其本人没有参与转让谈判,所以不清楚转让失败背后的原因。但针对球队的收购事项,确实牵扯到很多工作。队伍一定要按照中超的建制和配置,除了中超球员,还会有各个年龄段的共六七支球队,上百名踢球的梯队队员。

“从今年1月份到球队正式宣布解散,我们坚守了100多天,按道理,球队应该是有机会活下来的,球员和教练在欠薪4个月的前提下依然保持训练,我们已经做到最大程度的努力了。假如万通(控股)没有想法收购我们,权健不想把球队给送走,那还会有这100多天的过程吗?”李玮锋说道。

对于天海来说,其能在2019年存活下来已实属不易。在权健事件爆发之后,天津市体育局曾和权健方面签署了为期一年的托管协议,希望球队能完整的保留下来,并完成2019赛季。

图片来源:摄图网

靠着俱乐部2018年留下的资金和2019年球员的转会费,天海维持了整个2019年赛季,并且成功完成了保级。

“其实在2018年年底,俱乐部还正常收到了公司的资金,但并不足以支撑完成2019年整个赛程。当时托管团队决定,把球员刘亦铭、张修维卖给广州恒大(广州市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获取了一笔钱。在上个赛季中旬,又把王永珀卖给了上海绿地申花足球俱乐部。”李玮锋表示。

在2019年赛季结束后不久,天津市体育局对天海的托管也正式结束。此后,天海难以顺利找到投资方,或许也与其自身的债务和纠纷相关。

一位接近天海的人士表示,由于俱乐部存在很多欠债,其与外援、外教也有不少纠纷,叠加俱乐部股东权健集团的复杂背景,很多投资方望而却步。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4月20日,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去年7月,因劳动争议纠纷,前天津天海预备队门将教练李健还将天海俱乐部告上法庭。

权健冲击波:“他们的梦想没了”

尽管在名义和股权归属上,天海至今仍是权健集团旗下的俱乐部。但在天海奋力挣扎的一年多时间里,权健也已是自顾不暇。

回顾天海的发展历程,自权健集团2015年将其购入麾下之后,俱乐部迎来了最辉煌的一段时光。2015年,俱乐部逆转战局夺得中甲冠军、2017年赢得中超季军、2018年打入亚冠正赛,并进入8强。

作为天海曾经最大的资金后盾,权健如今却成为拖垮俱乐部的重要原因。

“我们根本没有想到权健集团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因为俱乐部跟集团的其他业务板块是分开的。”李玮锋称。

上述接近天海的人士则表示,无论是股权转让还是赞助,投资方虽然还是在和俱乐部的管理者交谈,但很明确的是,权健不可能再投钱了。俱乐部一直希望万通控股的资金可以尽快到位,但万通方面的意思是,要从权健手中先拿到天海的管理权,再注资。“上周日(5月10日)是最后一个时间节点,实在谈不下去了,足协也不可能再等,双方就把这个事放弃了。”

图片来源:天海官方微博截图

一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去年的联赛是在11月底结束的,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半年多时间里,俱乐部去招商是完全来得及的。或者说,2019年整年,俱乐部都可以操作这个事。

球队在权健事件的影响下,市场化能力的衰退或许也是球队解散的主因。李玮锋说,俱乐部的投资方出了问题,市场肯定会差很多。等托管方进来之后,很多事想做已经有些晚了,所以在市场招商这块,肯定就完全落后了。

实际上,在权健百亿保健品帝国的坍塌残局中,天海的解散或许只是一个缩影。据《足球报》消息,2019年末,大连权健女足队员收到相关通知,球队即将解散。而在2016年~2018年间,该俱乐部曾夺得女超联赛三连冠。

李玮锋表示,“球员也好、教练也好,我们想的东西都非常简单,先别管是谁来做,最主要的是让球队能够生存下去。只要能满足中国足协的要求,把整个球队完完全全‘拿走’,让球员们还能继续留在中超联赛战场上。”

相较于资本的复杂交接,球队成员的单纯愿望却也难以实现。“从结果上来看,现在受伤害的肯定是这支球队,是我们这帮球员,他们的梦想没了。”李玮锋这样说道。

 

拓展阅读:

对话天海足球俱乐部李玮锋:曾满怀希望能复活,如今球员的梦想却没了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权健 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 万通控股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