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公司

每经网首页 > 公司 > 正文

碧桂园48亿元接盘重汽地产资产包:罕见的民企接盘国企“退房”业务样本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27 20:01:07

杨老板就是与众不同。

每经记者 黄婉银    每经编辑 陈梦妤    

如果不是碧桂园这次接盘,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中国重汽也有房地产子公司,并且已经存在了快30年。

近日,碧桂园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其已确定成为“中国重汽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国有产权及50.66亿元债权转让项目”唯一意向受让方,正在按交易中心要求以协议转让方式完成最终交易。

中国重汽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汽地产)是中国重汽旗下房地产业务公司,而中国重汽目前是我国最大的重型汽车生产基地。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中国重汽剥离房地产业务就已经提上日程。而中国重汽剥离房地产业务一事也是国企央企加速退出房地产业务的缩影。

重汽正式退出房地产

重汽地产成立于1993年,但目前仅有10个已开发项目和3个未开发存地项目,员工138人。

根据挂牌公告披露,截至2019年11月30日,重汽地产营收为13.42亿元,利润总额为-2447.69万元,净利润-8586.49万元,资产总额119.07亿元,负债总额89.52亿元。

而母公司中国重汽,在2019年实现了营业收入1167亿元,同比增长6%;经营利润57.9亿元,同比增长8.9%,利润增幅高于收入增幅,达到历史最好水平。

显然,房地产业务对于目前的中国重汽来说是一个负累。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房地产业务还是是一个预期比较好的产业,包括在规模、利润的获取方面都还是不错的。那如果是带来亏损的,(国企、央企)剥离进度会更快一点。

2018年9月,中国重汽迎来了新任一把手,谭旭光出任中国重汽党委书记、董事长。来到中国重汽的第一天,谭旭光就在全体领导干部大会上斩钉截铁地宣布了第一项“心无旁骛攻主业”的举措——砍掉中国重汽房地产业务。

“一个企业,如果靠做房地产挣钱,来补贴它的主业,就标志着它的产品没有核心竞争力。”谭旭光说。

2019年7月,在中国重汽全国动员大会上,谭旭光又表示,房地产业务要严格按照国有资产管理程序有序退出,“非主业退出坚定不移,任何人不得阻碍。”

同年9月,重汽地产100%国有股权转让已经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预披露;12月,重汽地产100%国有产权及50.66亿元债权正式挂牌,转让底价为51.49亿元。今年3月,重汽地产继续降价挂牌,碧桂园以48亿元价格接盘。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国重汽持有的地产资产包总体来说应该位置和规划都是不错的,而碧桂园又是头部企业,这应该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民企罕见接盘

中国重汽剥离房地产业务一方面是为了精干主业,但另一方面也是大势所趋。

今年3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国家电网表示,以更高的政治站位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中国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也表示,将清理低效房产、退出房地产业务。

跟中国重汽一样位于山东的山东黄金集团、兖矿集团、山东高速等企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也在加快退出房地产业务。

在2010年,国资委就发布了针对非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的“退房令”,但10年来仍有央企还未剥离房地产业务。

柏文喜对此表示,国资委“退房令”无疑是十分正确的,因为作为非主业的房地产会分散企业资源和精力。而且,房地产业相对较高的毛利和相对容易做大规模的特点,会让主业为非房产业的央企患上房地产依赖症,可能导致主业的竞争力下降,及时剥离非房主业是十分必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往国企、央企剥离房地产业务时,较少有民营房地产企业接盘。

在发布“退房令”的2010年,时任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部部长的王志钢就表示,央企地产的退出,从难易程度来说,中央企业接盘是最容易的方式,其次是退给地方国有企业,交给民营企业难度最大。

柏文喜对此分析指出,之前央企退出房地产领域,更多的受让对象是国企或者央企,因为转让给民企的话不好定价,有可能涉及国有资产估值和流失问题,比较敏感,这是央企退出房地产领域较少和民企发生关联的主要原因。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碧桂园 重汽 退房 民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