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未来商业人物

每经网首页 > 未来商业人物 > 正文

国寿投资王东亮:物流成为新商流渠道、行业并购箭在弦上 投资向全供应链维度延伸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4-07 19:32:03

究竟疫情这场大考折射出物流行业哪些升级空间、投资机会?“新基建”对于物流业又意味着什么,对于物流企业又提出何种要求?疫情过后,物流业整体竞争格局、发展态势如何?

每经记者 刘洋    每经编辑 王丽娜    

“物流业将成为一个新的商流渠道。”

“物流绝不应缺席新基建这一风口。”

“消费物流领域的巨头已经形成,生产领域的巨头相对会百花齐放。”

近日,在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0未来商业战‘疫’行动”第四场线上沙龙上,国寿投资股权投资部投资总监王东亮金句连连。

过去两个月,一向“闷声干大事”的物流业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的“极限大考”中,一方面,人们更为深切地认识到物流领域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物流业本身似乎也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和趋势。尤其是随着近段时间国家对于“新基建”的数次重提,给物流业带来了更多新的可能性。

究竟疫情这场大考折射出物流行业哪些升级空间、投资机会?“新基建”对于物流业又意味着什么,对于物流企业又提出何种要求?疫情过后,物流业整体竞争格局、发展态势如何?对于这些问题,在物流服务、供应链平台、汽车销售服务市场、实物资产管理等领域具备深刻投资洞见与丰富项目储备的王东亮,结合自身15年的投资经历和投资观念给出了他的思考和观点。

物流成为新商流渠道 下一步更多从商流、物流结合角度看投资机会

疫情之下,快递物流公司的重要性更加凸显,民众对于日常生活及医疗医护物资的需求更大。在此背景下,快递物流公司的协调能力、响应速度成为外界极为关心的焦点。

在王东亮看来,疫情期间,一些相对直营化、重资产,特别是在基础设施上有重大投资投入的公司,有更好的响应能力。比如,京东、顺丰都体现出特定的优势。

不过,他也补充道,物流无论是重资产、轻资产、直营还是加盟,实际上在整个投资领域并没有很明显的区分。不少加盟制或轻资产的公司,也通过技术方式实现更好的控制。因此,关键在于重管控、重运营,如此,在非常规的情况下,公司积极响应的能力才能提高,形成基础建设的壁垒。

而日常生活的变化,则刺激了王东亮的另一思考。

“过去几个月时间里,生鲜电商、外卖在我们生活当中的比重突然加大,跟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王东亮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传统意义上“商流决定商流”,而眼下,物流的战略意义可能要提到更高的水平上。

他以生鲜电商为例指出,其主要存在“到店”“到家”两种模式,疫情之下,到家几乎成了唯一的选择。在这种新形势下,王东亮表示,在物流基础发展到一定阶段,特别是即时配送、无人配送发展到一定阶段,物流业就会成为一个新的商流渠道,并反过来对商流产生影响。对此,王东亮表示,下一步会更多地从商流、物流结合的角度看行业的投资机会。

不可错失的“新基建”:从物流服务产品化到物流设施资产化

“新基建”已成为一个风口上的词汇。早在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入2020年,中央级别的政府会议多次提及“新基建”,再次令业内沸腾。

王东亮对记者表示,过去十年多,物流一直是电商经济(无论是商品电商还是服务电商)的基础设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物流仍将是新经济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因此,物流绝不应缺席“新基建”这一风口。

“新基建”风口下,又有哪些投资机会涌现?

对此,王东亮分别从物流服务产品化、物流设施资产化两大方向予以分析。其中,物流服务产品化又分为物流产品、物流服务两个层次。

对于物流产品,王东亮指出,无论是电商物流,还是快递物流,都已经形成了全网型产品性的服务,它们超越了个性化服务的层次,形成全网型产品化标准报价体系。

“这是物流服务行业一个非常高级的形式,也是资本市场给予快递(包括电商物流)公司高溢价的最核心理由所在。”王东亮表示。

王东亮进一步指出,通过服务的产品化实现物流行业的集约化,始终是一个巨大的投资机会。下一步,快件网络、大件零担的产品化,可能是趋势所在。

而就物流服务层面,王东亮指出,在合同物流领域,物流的产品化还未形成,尚保持在“千人千面、每个客户都有每个客户的解决方案”的状态,其“成长的压力其实非常大”。这些垂直领域/场景虽然目前尚充斥着相对非标准化的服务,但未来可通过IT的投入,达成更好的管控,从而实现全面化的集约,并出现极好的投资机会。

就物流基础设施这一方向而言,王东亮又将其分为物流资产(汽车、物流地产、船运等)和运力组织者(大车队、航空物流等)两大层次。

就物流资产而言,王东亮指出,过往物流资产被理解为工具,是成本项或费用项,不过,物流资产这种工具正在资产化。

“物流工具的资产化肯定是一个趋势。包括新能源充电、重卡,甚至包括飞机、航运、铁路、多式联运的资产等方面,都会有证券化或资本化的机会。”王东亮说。

同时,就运力组织者而言,王东亮认为也存在诸多升级机会,其“往下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资产管理者的角色;往上与用户更接近,从而成为合同物流解决方案,或供应链方案的提供者。”

疫情之下,全球资本市场震荡,对此,王东亮坦言,今年资本市场的流动性非常差,市场融钱难度加大。相较于消费行业,绝大多数物流公司以to B为主,其成长性并不会像前者那样迎来爆炸性成长。

“我们并不寄望企业有成倍的增长,而是希望企业基于基础能力的提升,实现稳步的成长。”王东亮说,“毕竟在这个时代,核心的物流业务的资产和优质企业家才是行业最宝贵的资产。”

消费物流巨头已现、生产物流领域将百花齐放 行业并购箭在弦上

在“新基建”浪潮之下,物流领域未来竞争及发展态势如何,又该如何掘金?

一个大的趋势是,随着电商崛起,全网型快递行业得以飞速发展,诸多专注投资物流的机构,也从最初仅仅投物流服务、物流产品,向提升整个供应链体系转移。

“现在供应链、供应链平台已成为新的显学。”王东亮笑称,几乎每个物流领域的投资人都会从供应链平台的角度去寻觅投资机会。

在此背景下,王东亮认为,无论是在B2B领域,还是新型B2C领域,物流均是非常重要的构成要素,会出现诸多好的投资机会。

就新型B2C领域而言,王东亮指出,在新零售(包括生鲜电商)等模式下,新的供应链平台得以成长。无论是生鲜电商,抑或作为服务电商的外卖,还是直播电商体系,此种To C体系的升级,均已成为供应链平台新的部分,而物流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他还提及,新零售仓配一体化领域还存在新的机会,如城配、即时配送、最后一公里等。

而就B2B领域而言,王东亮将其称为“新批发”。

“新批发”与老批发层层转包的形式不同,“可能是到你的城市门店的仓配一体化,有中心大仓,有省仓、市仓,最后到小B的门店,这也是新批发商的核心能力。”王东亮说。新批发除本身的物流基础设施、服务能力外,还需要考虑与上游生产商、品牌商的合作关系以及更为复杂的供应链金融体系。因此,虽然物流是新批发商B2B平台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仅有物流,亦无法支撑优秀的B2B平台。

就此,王东亮总结认为,物流、供应链、新商业、新渠道,永远面临巨大的投资机会,光整车干线就有四五万亿的市场。

“我们还是极其看好这个机会的,但在此过程中,我们希望去掉概念,去掉大词,而是有实实在在的成长能力和成长基础,这是我们最看重的。”王东亮说。

此外,就物流领域的整体竞争及发展格局方面,王东亮认为,目前在消费物流领域巨头已然形成,而生产物流领域相对会百花齐放。同时,行业并购的确也已箭在弦上,毕竟一些大的巨头,需通过整合来完成。在整合过程中,巨头也补充了所欠缺的能力。目前,在中国本土,百亿美元以上的物流巨头屈指可数。对于这些大体系,可能会通过并购的方式,以实现在全供应链维度的延伸。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国寿投资 王东亮 物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