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德国驻成都总领事任汉平:在成都,寻找四川与德国关系的三个“时代”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08 16:41:21

“熊猫、火锅,外国人总将它们视为成都的标志。”德国驻成都总领事任汉平在接受专访时表示,“我更关注别的东西——是成都整个创意的生态环境,是充满创意的人,他们活跃在大川巷,在各种画廊,酒吧当中。”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杨欢

_____20190808151002.thumb_head

德国驻成都总领事任汉平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杨弃非 摄

今年2月,德国驻成都总领事任汉平走进三星堆博物馆。站在金面青铜人头像面前,他看到了中德两国在文化上的共通之处——他回想起,在德国萨克森-安哈特州出土的青铜器内布拉星象盘,记录了德国几乎在同一时期的文明“火种”。

在即将离任之际,任汉平告诉记者这个属于他个人的“重大发现”。因过去的记者经历,习惯于在历史中寻找线索的任汉平,为四川与德国的关系找到了他的解读方式:正是文化,串联起了两地近4000年的历史脉络。

“作为总领事,我的工作重心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即便如此,任汉平总能十分容易地在四川找到德国文化的痕迹。他曾看到西门子在130年前留下的电力设备,此时正值“德国制造”摆脱“低端产品”称号、以“工匠精神”的文化标签重新为人所知。“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两个地区的合作开始逐渐深入。”任汉平说。

从4000年前的青铜时代,到100年前的晚清时期,文化在两地合作中的角色延续至今。任汉平亦深受其益——作为一名古典音乐爱好者,远在成都的他也能欣赏来自故乡的琴声——既是在上个月(7月)成都举办的贝多芬文化周上,也是在他每一次与成都的音乐爱好者的交流与共鸣当中。

“熊猫、火锅,外国人总将它们视为成都的标志。”任汉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说,“我更关注别的东西——是成都整个创意的生态环境,是充满创意的人,他们活跃在大川巷,在各种画廊,酒吧当中。”

从“青铜时代”到晚清时期

近4000年前,位于欧亚大陆两端的文明先后步入青铜时代。

这种历史的相似性,被跨越欧亚大陆来到成都的任汉平所捕捉。在成都的金沙博物馆和德阳的三星堆博物馆,青铜时期的遗迹让他意识到,这里与德国的文明发展历程开始重叠。

“根据史学家的研究,华夏文明发源于黄河流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共识,这两个地方的遗迹已经足够令我印象深刻。”任汉平说,“但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几乎同一时期,德国也有类似的发现。”

过去几十年的历史研究已经证明,华夏文明的发源是多点的,其中一个发源地就是长江流域上游、四川附近。在三星堆博物馆中,各类青铜器物、面像以及雕塑证明了此地孕育的古蜀文明,以及3000至5000年前在此定居的古蜀人民。

“就在1999年7月,有约3900年历史的内布拉星象盘在德国出土。”任汉平介绍,“它是全球已知人类对宇宙的最早描绘——两者诞生的时间差不多,而且几乎同时被发掘出土。”

自那时开始,两种文明向不同方向的发展。直到晚清时期,它们开始出现交集。有报道显示,20世纪初期德国皇家柏林工业高等学院中国建筑学教授恩斯特•柏石曼曾来到川西考察,并留下一组有关当地古建筑的摄影集。

文化的交流也开始向经济上拓展。任汉平发现,西门子公司在130年前就进入中国,并在此留下了水电设施。“德国和中国的工业化起步都较晚。这样的遗迹说明,早在当时两个地区就有密集交流。”任汉平说,“这是双方在技术、建筑和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的开端——这些领域至今仍至关重要。”

文化的吸引力

去年上任的任汉平,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节点上。

上任1年以来,他发现“德国几乎每个月都有州一级的代表团访问成都”。去年12月,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任后首次访华行程中,在四川停留2日之久。可以说,“四川和德国之间的关系是一直在不停深化,每个星期、每个月都看得到进展”。

从文化相似性走向合作共识,源自两地共同的发展诉求。

“四川和德国在面积和人口上差不多,城镇化程度也差不多,如今,成都与欧洲不少城市一样面临发展的挑战,比如交通等问题。”任汉平说,“同时,双方在工业上也都曾以煤炭、钢铁、化工等重工业为重心,如何实现工业向服务业和数字化领域转型,是双方一致的关注点。”

任汉平在与两地官员的交流时发现,在环保科技、可再生能源、智能交通等领域,德国州一级代表团表达出了强烈的合作愿望。“说明在这些行业领域或者专业领域,德国看到了此地很好的合作潜力。”任汉平说。

就在7月23日,落户成都的德国最大的能源企业莱茵集团亚太总部项目印证了任汉平的观察:其大中华区首席联络官裘王此前曾表示,莱茵集团正积极拓展中国市场,希望在矿山开采、智慧电网、可再生能源、环境服务等领域展开合作。

但任汉平仍然认为,文化是成都最大的优势,而因为文化吸引的人才,更是城市发展的最大“资本”。

“熊猫、火锅,外国人总将它们视为成都的标志。”任汉平说,“我更关注别的东西——是成都整个创意的生态环境,是充满创意的人,他们受到很好的教育,有很开放的态度。”

在锦江河畔,兰桂坊对岸,任汉平曾游走于此处的大川巷。在画廊、酒吧里,他发现“到处都是这样的人”,他们因为成都现在的文化氛围留在此地,并且通过自己的灵感和创意,“正在重建这座城市”。说到具有吸引力的艺术家聚集地,总领事还提到了成都蓝顶美术区、东郊记忆公园和重庆的TESTBED2贰厂。

“在成都,创意经济不只是电子产业、广告业或者音乐产业,这些是欧美城市过去发展创意产业的重点,它更是一个整体的大产业,各种各样风格各异、具有特色的资源聚集在一起,让城市更加有活力,也更能被看到。”任汉平说,“一年前,我可能不会想到,我所认识的就是这样的成都,非常具有活力、而且是多面性的。”

走向下一个时代

在成都的一年来,任汉平几乎每天都感受得到德国对中国西南的关注。

“现在,德国不管是政治界还是经济界都意识到,这里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大门。”任汉平说,“而在两国合作当中,成都乃至四川地区积极、健康的表现,也成为一个重要的晴雨表”

在现有的基础之上,新的认知意味着,需要有新的合作方式。

“在方式方法上,两地正在进行一些合作实践。”任汉平说,“比如在人员培训方面,我关注到中方有非常强烈的意愿,借鉴德国教育系统,比如引进双元制。”

任汉平经常到位于蒲江的中德中小企业合作园,了解双元制在当地的融合情况。今年初,已走过5个年头的合作园拿出新一年发展规划:除力争引进亿元以上项目35个外,还将进一步将德式标准化厂房、定制厂房落地,推进“中德中心”建设。

但任汉平还希望,能有更多四川企业到德国投资。

“目前,在华德企约有5000家,反过来,在德投资的中国企业约有4500家,每年都有约200家企业赴德投资——到现在为止,中国企业在德投资总额已达到36亿欧元,提供了约8万个工作岗位。”任汉平说,“但许多中国企业仍然不够了解德国的投资政策,因此,在此领域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在任汉平向记者展示的一份名为德国对境外投资企业的支持政策中,在不同区域,德国政府会给企业提供最高10%到40%不等的补贴,其中,在不同地区中,对小型企业的补贴都远高于对中型以及大型企业的补贴力度。

“在德国,小型和中型企业是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动能:约70%的生产值来自中小企业,提供了大概80%的就业岗位和几乎90%的职业教育岗位。”任汉平说,“事实上,在四川,中小型企业创造的社会生产值也达到70%,与德国几乎差不多。德国政府更希望扶持这些小型企业,在这方面,德国有非常好的经验。”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德国 成都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