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一个11年豆瓣小组组长对阿北的灵魂提问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2-15 18:16:46

豆瓣App在各大应用商店被打一星事件发酵之后,这款独树一帜的软件似乎走到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时刻。在还没有明确、稳定或者说足够强大的盈利模式起来之前,过去营销起来的专业口碑也面临坍塌;而豆瓣过去14年,仅公开融资三轮,其也是投资人又爱又恨的公司。

重压之下,豆瓣究竟走向何方?我们采访了豆瓣投资人、用户和豆瓣,进行了一番深度剖析。

每经记者 李蕾    每经编辑 肖芮冬    

Upload_1550225852697.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近期豆瓣因为电影《流浪地球》评分被推到风口浪尖的时候,茜茜(化名)是有点懵的。有人说了,豆瓣这是因祸得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访问量,在App Store社交应用榜单里直接杀入Top20,排在了陌陌前面。也有人嗤之以鼻,说流量都是用口碑换来的,将来再有什么现象级的片子出来,外面人一准骂豆瓣恶臭。

如果要让茜茜来说,她也答不上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在豆瓣“厮混”了11年、目前还是两个豆瓣小组组长的她,虽然见证了这个平台发展壮大的每一步,但这么被全网“口诛笔伐”还是第一次遇见。而在她眼里,陪伴了自己整个青春的豆瓣,尤其是豆瓣小组业务,“这11年来没落了,有一些组里全是控评和吵架,没人想看,电影点评也是另一个战场”。

作为组长茜茜,她有一肚子问题想提给豆瓣CEO、人称“阿北”的创始人杨勃:怎么看粉丝控场恶意打分的问题?是否会有相关办法?社交功能为何十年如一日原地踏步?

而作为用户,她只想问一声阿北:豆瓣未来将走向何方?而这,或许也是这个市场最想问豆瓣的问题。

“老”问题

电影《流浪地球》的这场风波,想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里也不用再做赘述。简单说来,就是网友爆料称有人在豆瓣上私信影评博主,要求对方将对《流浪地球》的好评改为一星,并表示可以支付一定费用。在此期间,这部春节档大火的电影在豆瓣的评分确实出现了明显下跌,再加之平台反应并不及时,直接导致对豆瓣电影评分制度不满的大量网友涌入各大应用商店给豆瓣App打出一星的差评。

现场情形相当惨烈,豆瓣App在应用商店的评分迅速降至2分、3分。在其他如微博、知乎等平台上,相关话题也迅速登上热搜榜单。用饭圈的话来说,豆瓣“出圈”了,虽然姿势有点难看。

图片来源:知乎官网截图

 

2月12日,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豆瓣连发三条声明进行解释。而在给记者的回复中,豆瓣方面也表示,反刷分是豆瓣电影的日常工作,所有非正常评分都不会计入总分。“《流浪地球》并没有被大幅刷一星的情况。电影上映期间,随着评分人数不断增长,评分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化,这是正常波动。春节档同期上映电影评分随人数增长也均有变化。”

那么豆瓣电影评分是怎么来的?阿北本人在2015年的《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一文里阐述过这个流程:“比方说一部电影有42万用户打分,我们的程序把这42万个一到五星换算成零到十分,加起来除以42万,就得到了豆瓣评分。每过若干分钟,程序会自动重跑一遍,把最新打分的人的意见包括进来。”

不过只要翻看豆瓣电影评分的发展历程,会发现受到质疑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最近的一次大规模爆发是在2016年12月底,电影《摆渡人》零点场以后在豆瓣上被集中放出大量一星评分,一天之内评分出现大幅度变化,引发关注和热议。在这之后评分制度是否有变化?我们不得而知。

或许也正因如此,一些网友并不接受豆瓣此次针对《流浪地球》评分的回应。知乎用户“到处挖坑蒋玉成”的看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意见:“不管收钱是不是真的,改评之后赞数不清零,且点赞者没法撤销给出的赞,就可以证明豆瓣在产品层面故意放纵这种极其恶劣的水军行为,其产品逻辑存在重大缺陷。要么赞数清空,要么彻底不允许改评分,要么允许用户撤销点赞,都是可选的设计,结果豆瓣的PM(产品经理)非要标新立异搞这么一出,怪谁?”

高的创服合伙人金叶宸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从产品层面看,评论机制的设计,同时要兼顾评论的真实性、准确性、可靠性,这都是从评论价值本身出发考虑的;其次,要从功能角度考虑便捷性、易验证性;此外,从公司业务角度,还要考虑数据增长、商业化等;这些角度都要综合考量,“目前豆瓣产品层面的问题不是简单的漏洞能够说清的”。

“慢”豆瓣

轰轰烈烈的“给豆瓣打一星”背后,是相当一部分人对于该平台反应速度的不满。“慢”,甚至略带点“丧”,似乎已经成为豆瓣的一种气质,写进了人们的刻板印象里。来感受一下豆瓣用户的自黑标语:“豆瓣,汇聚一亿无价值用户的丧气”、“来豆瓣,发现毫无价值的你”。

包括茜茜在内的不少豆瓣用户,对于这种气质的感情都比较复杂,总结起来就是又爱又恨。爱,因为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他们熟悉的豆瓣;恨,因为相比其他层出不穷的兴趣社区平台或垂直类App,豆瓣进化的速度实在是称不上快。茜茜曾经因为小组管理的问题给豆瓣社区管理员发过若干条私信,得到的回复数是0。“重点是豆瓣的社交真的做得不算好,唯一的私信功能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变过,而且手机上看私信非常不方便。”

“阿北怎么想的,不让用户社交?”她有点哭笑不得。

豆瓣是一家“慢”公司吗?单从DAU(日活用户数)、MAU(月活用户数)、日均PV(页面浏览量)等数据来看,或许没有那么明显。这家成立于2005年、起步于论坛时期的企业曾经也一度荣光加身,正如金叶宸所说,到2013年的时侯,豆瓣MAU达到2亿、DAU也超过3000万。横向对比之下,2009年夏天成立的B站目前MAU大概是豆瓣的一半、DAU水平相当,“我倒也没听什么人说B站是个慢公司”。

不过有一个事实无可辩驳,那就是豆瓣的这些成绩是在PC时代积累和完成的。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豆瓣在2005~2010年赶上了互联网行业从产品为王向商业模式为王的转变期,这一时期豆瓣只要把产品做好,就能占住市场。但当这个发展思路延续到2015年、互联网开始比拼商业模式的运营能力时,此前在行业内有所建树而非以寻求突破见长的企业们就开始出现后继乏力。“产品优势带来的是一定的用户黏性和大量的IP停留,当老本儿吃得差不多了,大家就发现豆瓣是一家‘慢’公司,好比家里有货但缺少人手打理。到这个阶段就是不破不立,一定要改变自己。”

更可怕的是,这个数据或许还在下降。根据第三方监测机构易观千帆的数据,豆瓣App在2018年6月的活跃人数为407.2万,这一数字已经持续了近两年时间没什么变化,只有2016年4月活跃人数的一半。启动次数,也就是打开量方面,2018年6月的数据为1.46亿次,也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要知道,在2012年豆瓣页面的日均PV就已经达到了1.6亿。

如果再做一个横向对比,2018年6月百度贴吧App的活跃人数为3982.1万、启动次数31.2亿次,知乎App的活跃人数为1703.3万、启动次数超过7亿次。无需多说。

而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豆瓣无疑也是“慢”的。从成立至今,它一共完成了三轮融资(数据来自IT桔子)。

平均每一轮融资要间隔2~3年,最新的一轮距今已近八年,在这个浮躁的圈子里算得上“冷静”。但从另外一个侧面来看,资本似乎也没有在豆瓣留下什么明显的印记。此前还有媒体报道称,曾参与豆瓣融资的投资人表示,“阿北应该跳出舒适圈,尝试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了,他的产品已经做到100了,商业化还是0”。

对此,杨歌直言不讳地指出,当一个企业稳定之后,创新的欲望通常就会降低。纵观豆瓣的发展历史,这家2005年起步的平台在成立后的五年时间里使得用户对其形态产生了黏性,因此在已有的形态上它很难去打破传统、产生巨大的创新和颠覆。“在这个过程中,新生的力量、品牌不断出现和变化,从底层已经在逐渐瓦解SNS和社区论坛在当时的市场占有率。这个过程是技术改变产品形态、改变社区黏性、进而从商业模式到人群习惯都改变的过程。”

“豆瓣之所以‘慢’,是因为它在舒适区里太久了。豆瓣需要去打破自己、从内部去修改机制,寻找一个更大的二次爆发点。”杨歌表示。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豆瓣 流浪地球 阿北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