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影视热点

每经网首页 > 影视热点 > 正文

流浪二十载带着电影回家,窥见贾樟柯办影展的手腕和野心

每日经济新闻 丨丁舟洋 2017-11-09 14:41:11

带着家乡的电影满世界流浪了20年,贾樟柯终于回家了。作为走遍世界各大艺术类影展的山西导演,贾樟柯出手的影展既有按照国际惯例,也有地方特色:比如聚焦国际新锐作品与创作者,公司化运营,又比如“政府搭台、企业唱戏”,联动古镇旅游经济。结束不久的2017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灵魂人物便是贾樟柯,这是一场由电影人操刀非官方色彩影展的实验样本,为电影产业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优点和不足,都将成为重要参考。究竟是什么吸引贾樟柯“回家”办影展?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实习记者 徐程

每经编辑 杜蔚

“这半年,我和CEO每天的睡眠时间是4小时左右,你看我的白头发。”年轻的万佳欢拨弄短发,“就采访的这会,手机里已经49条未接来电了。”她是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的首席内容官。

影展从零到一,陌生的工作千头万绪。但贾樟柯还是决定培养自己的团队来做。“如果每年换一个地方,或者外包出去,就无法积累经验。”

作为走遍世界各大艺术类影展的山西导演,贾樟柯出手的影展既有按照国际惯例,也有地方特色:比如聚焦国际新锐作品与创作者,公司化运营,又比如“政府搭台、企业唱戏”,联动古镇旅游经济。

▲平遥国际电影展海报(主办方供图)

毫无疑问,贾导是驱动整件事的灵魂人物。艺术品质、政府支持、赞助商合作、明星站台、观众捧场,构架电影节的五要素得以在“平遥元年”就全部实现,很大程度上源于贾樟柯个人的资源整合能力。

而今首届平遥国际影展已落幕,它是电影人操刀一场非官方色彩影展的实验样本,为电影产业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优点和不足,都将成为重要参考。

古镇里来了电影节

位于山西省晋阳市平遥县的古镇深处,国际电影节和2700年历史的古镇发生了化学反应。平遥没有机场,从高铁站走出,“办好电影展,喜迎四方客”的标语显著。时值11月,北方的寒冬更早到来,平遥已进入旅游淡季。

▲平遥高铁站外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摄)

为什么在平遥而不是与贾樟柯的根据地汾阳?

平遥是比汾阳更成熟和更知名的旅游景点,便是主因之一。

事实上,威尼斯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的创办初衷都是为了延长旅游季。“那时候,电影节的主办方都是来自旅游业、酒店业的公司。”原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可·穆勒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后来这些鼎鼎有名的艺术电影节的主旨从才旅游转为电影。

即便是现在,电影节仍是促进旅游经济的一步好棋。不仅是景点、住宿与餐饮,当地的实景演出也搭上电影节的顺风车。平遥电影节100多场电影的展映中,可以看见“又见平遥”的身影。

▲电影节间隙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摄)

公开资料显示, “又见系列演艺项目”是山西省在“十二五”期间由能源大省向文化大省转型跨越的重要旅游发展项目之一。

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平遥古城内一座废旧的柴油机厂被改造为一个集影厅、露天广场、展览厅、会议室、论坛区、红毯通道等多功能为一体的电影宫。八天的电影展活动集中在平遥电影宫之内。

电影展开出了几种类型的门票,购买30元的园区票可进电影宫并随机兑换电影票一张;380元的园区套票可观看16场电影;1380元的套票可观看42场在巨型影厅中放映的电影;另一种1380元的套票是露天剧场11部影片及开幕式的通行证。展映影片风格以文艺片为主,有很多都是刚在国际影展上拿过奖的。

“6天前我们还非常忐忑,担心在这么远的地方办影展,观众会不会来。现在,我们有数以万计的观众进入电影宫,观影人次超过12万,上座率是93.7%。”

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CEO梁嘉艳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尤其是论坛,我们在县城里面办,预期不会有太多人,但是场场爆满。吴宇森那场更不用说了,我的电话已经被打爆,问怎么进去。”万佳欢表示。

每年的北京电影节、上海电影节,网上都会流传着“抢票攻略”,电影节期间放映的是平时影院里看不到的海内外佳片、艺术类影片,几乎是售票系统一开通就秒光。而平遥的经验又一次告诉业界,国人对文化产品的消费能力和鉴赏水平在全方位大幅提高。即便影展设在小镇,只要影片有足够的吸引力,仍不缺观众。

旅游效果发酵需要软件配套的升级

与售票的小额收入比起来,政府其实更期待文化、旅游的效果发酵。

就拿乌镇来说,售票收入只够买剧本成本三分之一。但每年戏剧节期间带来的游客增加直线上升。从乌镇旅游总体收入的角度,戏剧节对激活旅游增量无疑功不可没。

▲乌镇(视觉中国/图)

“去年平遥古城游客的数量是1200万游客,我们非常的震惊,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日本奈良整个的游客数量。我们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人群,他们来古城看博物馆、景点、演出,都是比较传统的游览项目。但是如果我们这有一个影展,对游客还是有吸引力的。”

万佳欢向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分析道。

“(游客)也没有增多,也没有变少。”平遥的客栈老板今年还未感受到电影节带来的游客红利。但倘若这个电影节能在多年后顺利衍变为一个知名品牌,客流与人流向旅游地的汇聚定会水到渠成。

不过,要做好一个宾主尽欢、有口皆碑的电影节,考验的是每个执行细节。首届电影节,嘉宾接待、地点标识上都暴露出了种种问题。

比如电影展形象大使范冰冰与观众的见面会就因为大部分观众找不到地方而延迟,被自媒体炒作出“明星耍大牌”的谣言登上热搜。

▲范冰冰的回应(图据范冰冰官方微博)

再比如到了电影展的活动有不少举办到深夜,但是古城到了晚上十二点街灯全部熄灭,走出电影宫回住的地方路上全黑,古城里无法通行出租车,景区的观光摆渡车已经下班了,主办方亦没有为普通观众准备摆渡车。一个妹子的酒店需要步行一公里并穿过背街小巷,在路上如果没遇到载客的私人三轮,就全靠一边用手机照亮一边唱歌壮胆回到住处,当地服务员说:“姑娘你胆儿真大,这么黑的路我都不敢走。”

“这个整体服务水平和乌镇就是天差地别了,戏剧节活动每天再晚,戏院外都有一排摆渡车等着。”刚从乌镇参加完戏剧节的她说。

“确实,第一年,在软件服务上、系统磨合上都有很多改进空间。”贾樟柯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说,“团队每天再晚也要开总结会议,总结当天的问题。”

“我们想达到国外一级电影节的状态,我们不能丢贾导的脸。不过这中间确实有现实困难。老实讲在国外的电影节,其实是整个城市都在做电影节,但是我们总体来说还是主要在电影宫里面来进行。刚开始我们能力也有限。”万佳欢坦言。

先把流程走通,再一步步优化。下一步,平遥古城配套电影展的整体服务升级很重要。

“用电影宫的常态化运作来弥补电影展的开销”

从筹备之初,贾樟柯就定下了市场化运作电影节的决心。“我们是政府指导,公司主办,为此成立了公司。” 贾樟柯与平遥县国资方面联合成立了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

有说法是为改建电影宫,当地政府耗资6000万元。“具体数字我还真不清楚。” 梁嘉艳回应道,“改建是由政府牵头,下面的国企也在做。我们公司则负责影展的运营、管理以及电影展之后电影宫的运营。”

即便平遥影展公司不用负担电影宫改建的工程费,但电影节运营的成本依然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放眼海内外电影节,仅靠票房都无法覆盖成本,一个市场化运作的电影节主要还得靠赞助商金主。

▲由废旧柴油机厂改建的电影宫里还保留着具有年代感的工厂旧建筑,空间的视觉风格上与新锐电影节的气场发生有趣的融合(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摄)

“成本来源主要是赞助商,以及政府的资助。头三年我们获得晋中市委市政府、平遥县委县政府的大力资助。但我们承诺3年之后,就完全依赖市场化运作,我们相信只有在市场化运作里,一个影展才能常办常新,才能有活力。”

贾樟柯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表示,“第一届我们就找到了陌陌、广汽等品牌的赞助合作。而且我特别高兴大家都是国产品牌,对民族文化有共同的信念和理想。”

赞助难不难找呢?如果换个电影界里的无名小辈,那一定很难,但对贾樟柯而言不难。此前贾樟柯就曾与陌陌和广汽合作,为这两个品牌拍摄商业广告片。

“传统广告商都要看数据、回报等方面的报告,但我们是第一届,没有数据。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陌陌和广汽决定支持我们,真的不是单纯因为商业考虑,确实基于共同的理念。比如陌陌,他们也有涉足影视界的计划,这次带了很多年轻作家和编剧过来看电影。”梁嘉艳称,“当然也源于贾导在业界的口碑和影响力。”

按照贾樟柯的规划,平遥影展公司的市场化运作不单只有电影展,平遥电影宫即将成为一个艺术中心。“希望艺术中心的常态化运营收益可以弥补电影节的开销。包括日常放电影,和一些文化产业的东西,都会放进这个艺术中心。”

首届平遥电影展的最后一天,在贾樟柯的主持下,8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观众评审”代表55位评审为8项“观众票选”荣誉开奖。影展不设闭幕式,贾樟柯表示,组委会希望平遥国际电影展“永不落幕”。这似乎为电影宫的后续经营埋下了伏笔。

▲电影节开幕式(主办方供图)

“贾导的老家汾阳设有贾樟柯艺术中心,里面也有种子影院,我相信影展和艺术中心今后是可以联动着做一些有趣和有意义的事情。希望明年可以看到这种联动,今年的精力毕竟先要放在做电影展这块儿,不能太贪心了。” 梁嘉艳说。

形成一种来自中国的评价体系

“贾科长又多了一重身份,现在是贾主席。”在平遥电影展上,冯小刚对贾樟柯打趣儿道。

无论嘉宾还是观众,很多都是冲着贾樟柯来的。贾樟柯会为年轻导演在影展期间的新闻发布会、观众见面会做主持人,有时候大家还是向贾樟柯提问,贾樟柯就会笑着说:“可能大家还不熟悉我这次的身份转变,我在这儿不是主角,我就是一个服务人员。”

两年前,贾樟柯找到了老朋友威尼斯电影节原主席马克·穆勒,表达了想在山西办电影节的愿望,邀请他担任艺术总监。马克·穆勒的要求是来看看平遥,他支开所有人一个人走在古城里,灵感来了。“我觉得平遥要做圣丹斯和特柳赖德那两种类型的电影节。做电影人的电影节。film makers festival。”

▲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CEO梁嘉艳(左一)马可·穆勒(左二)贾樟柯(右一)合影(主办方供图)

亲历北京、上海、金鸡百花等国内多个电影节,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也感受到了平遥电影展的不同。诚如马克·穆勒所言,它将焦点聚集在了电影和电影人本身,无论是观众、媒体还是嘉宾,每天都沉浸在密集的看片和与主创交流的环境中,即便是对话环节,主题也紧紧围绕电影本身。在这里,大家都是爱电影的人,灯光亮起,你才发现刚刚坐在你旁边全神贯注看电影的竟是文化名人梁文道。

“其实我们这种小电影节每天没有那么多的嘉宾和活动,但我们仍然坚持每天让展映影片的主创走红毯,就是因为贾导说要让每一个来到这的主创人员感到一种电影节的仪式感。他觉得戛纳、威尼斯最好的就是一个聚光灯效应,让电影人感受到荣誉感。”万佳欢称。

“坐满500人的影厅真的是在片尾字幕全部放完之后才亮灯,观众一个都没走。我觉得太牛了,这是对电影最高的尊重。”携新作《追·踪》而来的李霄峰说。

“感觉纯粹”是年轻创作者们向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提到的。他们中很多受贾樟柯电影的启发,现在贾樟柯为他们在平遥影展的放映站台。“曾经非常欣赏的一个前辈,现在能够和他产生一些交集,这对我来说就是很神奇、很满足。”前来平遥影展的《大世界》制片人杨城告诉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

“在家乡办这个展,我希望反客为主,过去评价中国电影都是国外的电影节,我非常希望中国有一个强有力的电影节把我们中国电影人对电影的判断,把我们对电影的价值观、对电影的理解和认识形成一种来自中国的评价体系。最终能达到这样一种文化成果,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在一天晚宴间隙,贾樟柯向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透露了他的企图心。

带着家乡的电影满世界流浪了20年,贾樟柯终于回家了。

▲贾樟柯在平遥电影展上致辞(主办方供图)

责编 杜蔚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贾樟柯 平遥国际电影展 平遥古镇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