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榆林市长尉俊东:老天给我们煤炭资源,我们要好好利用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9-09 01:46:16

对于资源转型,榆林市市长尉俊东表示,有两条路子。第一条是煤化工,相比油化工,煤化工的分质链长,能生产更多的产品,因此榆林未来的出路就在于依靠最先进的煤转换技术。第二条路是清洁煤炭经济,榆林将围绕自产煤炭品种——兰炭,打造真正的清洁能源经济。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张静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张静

出生于煤炭大省山西阳高,主掌与之毗邻的资源型城市陕西榆林,对48岁的尉俊东而言,多少有些“天意”的成份。

尉俊东2009年开始在榆林工作,此前任共青团陕西省委副书记,与青年群体交往较多,思维活跃,行事果敢。一度临危受命,兼任神木县委书记,处理和化解神木民间借贷危机。直到去年9月,尉俊东才出任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执掌榆林不过一年。

作为这座能源城市的新主官,尉俊东面临的是榆林经过煤炭价格下滑、民间借贷崩盘、经济指标跳水的阵痛和洗礼,外界对榆林普遍持审视和怀疑态度,它能从能源经济低迷的打击中复苏吗?它还能再续繁荣吗?

此前,榆林官方曾主动发声,榆林经济已出现回暖迹象,并非如外界想象的那么糟。如今榆林现任主官者们,则试图更多传达榆林经济提振及未来可期的信号:比如榆林经济指标“企稳回升”,煤炭产业转型初显成效,供给侧改革去煤炭产能等政策红利叠加和释放。

日前,尉俊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详细剖析了榆林经济现状、存在的问题,榆林经济的出路及未来可期的理由和底气,再为榆林经济注入“强心剂”。

危机中寻生机 延伸原煤产业链

NBD:榆林经济指标已经出现几年下滑了,今年榆林经济形势怎么样?

尉俊东:经济增速保持平稳,几项经济指标趋于企稳,上半年完成生产总值1042.9亿元,增长3.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了2.1%;居民收入继续跑赢GDP增速。但在目前宏观经济形势下,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很大。

NBD:抛开宏观经济形势来看,目前榆林的经济下行压力还来自哪些方面?

尉俊东:最大的问题是榆林的工业基础,由于过度依赖煤炭资源,导致产业结构单一,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较弱。项目储备不足,投资增长乏力。县域经济发展减速,神木府谷板块支撑减弱,定边靖边板块回落大。还有财政收支矛盾凸显。经济下行风险向信贷、财税、房地产等领域传导。

NBD:您在8月榆林市委会议讲话上,释放了不少榆林经济提振的信号,按照当前能源经济形势,这么有底气的原因是什么?

尉俊东:榆林原煤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9.6%,原油占5.6%,天然气占11.2%,聚氯乙烯占8%,金属镁占45%,兰炭占60%,是举足轻重的能源化工基地。再者,供给侧改革之下,煤炭行业5年退出5亿吨、减量重组5亿吨产能,为榆林生产优质煤炭产品腾出市场空间。陕西省给予榆林建设国家高端煤化工基地的使命,为榆林下步发展指明了方向。

尽管能源经济现在遇到了问题,但榆林仍是一个资源成长型城市,现有资源城市竞争中,榆林能源有明显优势,核心表现为煤炭资源。

NBD:短期内煤炭价格似乎不会大幅反弹,榆林的优势核心在于煤炭资源的意思是什么?

尉俊东:煤炭资源是老天给予的“天然竞争力”,榆林所产煤炭为褐煤,低硫、低磷、低灰,高热量、高挥发,相比周边地区较为优质,可以延伸为优质的动力煤和化工煤。榆林现有煤炭资源仍比较富集,尚在成长开发阶段,目前煤炭价格低位运行,我们借此做好煤电、兰炭、煤化工等原煤产业链的延伸,利用煤炭资源从中获得更多产品和价值,这是榆林未来经济发展的底气,这也是为什么榆林提出资源型转型城市。

口径有变化 定调高端能源化工

NBD:这次能源危机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过于依赖煤炭资源,产业结构单一,榆林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您亦提到要拉长产业链并资源转型,榆林官方对此是如何规划的?

尉俊东:转型有两条路子,第一条是煤化工。陕西省对榆林的定位是要打造国家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即对煤炭的分质高效利用。事实上,相比油化工,煤化工的分质链长,能生产更多的产品,因此榆林未来的出路就在于依靠最先进的煤转换技术。

目前,国内煤制煤化工的示范项目都在榆林,如煤制烯烃,榆林产能为240万吨,延长、神华和中煤三家,占了中国煤制烯烃总量的40%,其中中煤的项目盈利很可观。而国家煤化工产品中的几个主要产品甲醇、烯烃(聚乙烯、聚丙烯)、乙二醇等在榆林都有,现在差一个芳烃项目,我们正在等华电百万吨煤基芳烃项目上马,若该项目投产,榆林的煤化工直接进入到精细煤化工领域。

NBD:我注意到,榆林之前是打造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现在口径变为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其中的差别是?

尉俊东:因为高端煤化工决定榆林的竞争力,是我们实打实要走的路子,也是榆林经济的出路之一。榆林未来的工业能源经济塑造,取决于能源化工基地高端化的进程,而这个进程的核心,就是能否依靠科技创新延长煤炭产业链,实现煤的高端转换。我们的目标是在“十三五”末,榆林煤的就地转换率要达到50%,这意味着将来榆林经济不是靠煤炭,而是靠其延伸的非煤产业了。

NBD:围绕高端化工榆林亦大力发展循环经济,这块布局的怎么样了?

尉俊东:循环经济本身可以拉长煤炭下游,促其高端化转化。目前循环经济主要靠大园区承载,如榆神工业园区,工业园区中的产业链是互相循环的,诸如生产出的甲醇,它不是终端产品,而是管道输送到烯烃去进一步加工。园区内企业生产本身也是循环产业链,比如煤炭出来的煤气,可用它来发电,提出里面的氢气,加到煤焦油经过加工可以变成柴油等产品。

布局清洁能源 兰炭技术已突破

NBD:您提到榆林转型的第一条路子是煤化工,那么第二条路是?

尉俊东:第二条路是清洁煤炭经济,煤炭清洁的代表是榆林自产煤炭品种——兰炭,采用国内领先的中低温热解技术,实现了煤炭分级分质梯级转化,产出的兰炭保留有煤的特性和使用价值,民用和工业用的各项污染指标均接近或优于无烟煤,榆林兰炭生产已经进入清洁生产、循环利用的新阶段,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基本上实现综合利用。榆林将围绕兰炭打造真正的清洁能源经济。

NBD:清洁能源除了煤炭清洁生产,榆林也一直在布局新能源,此板块的现状如何?

尉俊东:可以发挥土地优势的光伏和风电,也是榆林清洁能源重要组成,光伏和风电“十三五”末要建成1000万千瓦容量,除留己用,亦通过山东、河北、西安和武汉特高压四条线路外输。近期国家能源局给榆林批了光伏“领跑者”计划,我们正在编制方案,11月底前上报能源局,及早启动一期工程实施。

NBD:您提到煤电也是原煤产业链延伸的方向之一,榆林对此有何规划?

尉俊东:事实上,煤电是榆林的另一个清洁能源市场。其中最主要的是火电,我们对于火电采取“关小上大”,审批项目均在60万千瓦以上,榆林“十三五”目标是要达到容量3000万千瓦。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