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安源煤业总经理胡运生“落马”部分亲属仍在重要岗位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8-25 01:29:12

8月15日,安源煤业公告称,接江西省纪委通报,公司董事、总经理胡运生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第二天,安源煤业再发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胡运生书面辞呈,因个人原因,胡申请辞去董事、总经理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于垚峰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影报道

安源煤业(600397,SH)前总经理胡运生涉嫌严重违纪事件受到煤炭行业人士的持续关注。

8月15日,安源煤业公告称,接江西省纪委通报,公司董事、总经理胡运生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第二天,安源煤业再发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胡运生书面辞呈,因个人原因,胡申请辞去董事、总经理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

根据其履历,胡运生先后担任过的正职,包括安源煤矿矿长、萍矿集团总经理、江西煤业集团总经理以及安源煤业总经理。有知情人士透露,胡运生只在安源煤矿做过企业的一把手,并且时值煤炭行业的十年黄金期,“因此胡的违纪事件可能主要出现在这一时间段。”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到萍乡安源煤矿调查了解到,对于胡运生落马的原因,外界盛传与稍早前被抓的萍乡某矿业老板易望先有关,易望先正是在胡运生任职安源煤矿矿长时,承包了安源煤矿的矸石山,彼时不断有安源煤矿的员工举报胡运生与外界勾兑,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此外,还有职工指胡运生安插亲属进安源煤矿担任重要岗位。记者就此事先后向安源煤矿和其主管单位萍矿集团进行求证,但对方以“不接受采访”婉拒。

●发迹于安源煤矿

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酷热难耐,树上的知了都趴着一动不动。在萍乡的安源广场,总有一群退休老人,他们坐在树荫下的石板凳上,泡一壶茶,拉拉家常,聊到共同的嗨点时,写尽沧桑的脸上难掩兴奋之情。这些退休老人当年都是安源煤矿上的工人。

安源是一个小镇,因煤闻名,当地的安源煤矿创办于1898年,是中国工人运动的策源地,也是中国近代煤炭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煤炭基地之一,具有悠久历史。

胡运生就是从安源煤矿起家的,先后在安源煤矿做过技术员、区长、矿长(期间被调至同属萍矿集团旗下的白源煤矿担任过副矿长),最后升至萍矿集团总经理、江西省能源集团党委副书记、安源煤业总经理。

“这是我们安源的一只‘老虎’,不抓不足以平民愤。”见有记者采访胡运生落马事件,广场上很多退休工人都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胡运生在安源煤矿上的种种“劣迹”。

一位已经退休的安源煤矿生产矿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上世纪80年代,胡运生从煤校毕业,被分配到安源煤矿做一名井下的技术员。

记者在萍乡矿业集团的官网上看到,2003年至2005年,胡运生连续三年被评为萍矿集团的劳动模范,此时胡运生担任安源煤矿矿长,而安源煤矿是萍矿集团下属最大的煤矿;2009年4月,胡运生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此时胡运生已经调任萍矿集团总经理。

安源煤矿办公室一位退休的干部称,胡运生任职安源煤矿矿长时期,正处于中国煤炭发展的黄金期,彼时的精煤价格卖到了2000元一吨,整个矿的年盈利上亿元。但是,员工的待遇很低。一位安源煤矿选煤厂负责人说,普通的下井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不足一吨煤的钱。还有员工反映说,职工们的待遇与领导的待遇相差较大。

由于年代久远,上述反映待遇问题的工人和退休干部都无法提供当时的职工工资条,亦无法提供安源煤矿高管们的薪酬数字。

就薪酬差距问题,萍矿集团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认为,这并不奇怪,企业的领导拿年薪,员工按月领工资,差距自然很大,“特别是一些垄断行业的企业更是如此。”

据上述选煤厂负责人回忆,胡运生大约于2001年调任安源煤矿矿长,从安源煤矿矿长位置上调至萍矿集团任总经理,大约是在2008年1月。记者在萍矿集团的官网上查询到关于胡运生最早的报道,是2008年1月8日的一则新闻:元月3日上午,萍矿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彭志祥,总经理胡运生来到萍乡焦化有限责任公司续建工程建设工地,实地查看工程进展情况。

也有员工反映,胡运生担任安源煤矿矿长期间,对整个安源煤矿的生产环境还是带来了巨大改变,比如对存在安全隐患的锅炉房进行搬离。

●以不安全为由,停止员工家属在矸石山分煤,转包给他人

胡运生的事业轨迹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前半部分是在萍乡安源煤矿和萍矿集团时期;后半部分是调任江西省能源集团时期。前后两个时期,胡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在南昌市丁公路的江西省能源集团,一位员工称,胡在此担任党委副书记之后,为人比较低调,平常都是在食堂吃饭,见人也没有太大官架子。与其在萍乡特别是在安源煤矿担任矿长时,形成了鲜明反差。

在安源煤矿时,胡运生有一个外号叫“胡大”,不仅指胡身材高大,更指其强势与大胆。

安煤煤矿自开采至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开采的废弃煤石堆在一起形成了一座矸石山。安源煤矿一位老矿长称,这座矸石山价值数十亿元,矸石山一直都是由煤矿的家属对其进行分煤,高峰时可以养活几千名家属。

上述已退休的安源煤矿生产老矿长的妻子,曾经也是其中一员。她告诉记者,当年分煤的很多小型家伙,都是员工家属自己购买,然后再去分煤,但是胡运生当矿长之后,以不安全为由,停止了分煤,将其交由一位名叫易望先的老板承包。

8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安源煤矿的矸石山,看见开采后废弃的煤石、煤渣堆砌成山,不时有大卡车拉着分拣后的煤从山上下来。现场一位值班人员介绍,矸石山现在是由安源煤矿的劳动服务公司在开采,“原来的确是一位姓易的老板承包了,但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安源煤矿的职工吴明(化名)告诉记者,矸石山外包后,但是开采的成本都还是由安源煤矿出,比如说铲车、挖掘机等,“矸石山外包给别人开采赚钱后,安源煤矿又另花钱买了一块地方堆放矸石。”

另外,胡运生任安源煤矿矿长期间,修建了一个“东大巷”工程,花费几千万,万事俱备,只等出煤了,但胡以煤质不好为由,卖给了一个姓范的煤老板。

对于上述事项的真实性以及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行为,因胡运生等相关采访对象正处于被调查阶段,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能进一步获得证实。

针对矸石山承包的问题,尽管公开材料无法查到易望先承包该项目的相关信息,但另一个关联主体——矸石砖厂能够查询到一些端倪。在萍矿集团的官网上,一则2007年3月关于易望先承包矸石砖厂的新闻显示,为了改变砖厂长期亏损的现状,安源矿组织专人展开调研,寻找砖厂改革方案。2006年初,安源矿综合了市场上砖厂的经营模式后,决定采取招标承包的方式,让其脱离母体,用市场运作的方式寻求发展。

2006年3月,安源矿原劳动服务公司职工易望先击败另外四名竞标者,以个人名义承包了安源矿矸石砖厂。

●多位亲属在重要岗位,退休的父亲揽食堂粮油采购业务

“胡运生最终走上涉嫌严重违纪的道路,是没有控制住贪欲。”这是安源煤矿诸多员工的普遍看法。安源煤矿一位中层干部向记者表示,胡曾经在其奶奶去世时,摆了一百多桌宴席,矿上大大小小的领导,都到场参加。

安源煤矿一位姓胡的职工也向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他表示,他因为和胡运生的一个弟弟关系比较好,所以当时也参加了酒席,并且随了100元礼金。

还有一位职工称,胡运生为此还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被萍矿集团通报批评。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事向萍矿集团求证。萍矿集团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称,胡运生很早就调到江西能源集团去了,所有的档案都调走了,无法查知。

有职工反映,胡运生在安源煤矿任职期间,在矿内安排了大量的亲戚进入重要的岗位,在矿内引起了职工的强烈不满。

吴明告诉记者,胡上任后,将他的弟弟、叔叔、姑姑都安排进了矿里,目前,胡的弟弟已经是分管经营的副矿长,其叔叔在设备科当科长,这些部门都是非常重要的部门。

记者了解到,胡运生弟弟担任安源煤矿经营副矿长是在2013年,此时,胡运生已经调至江西省能源集团任党委副书记,安源煤业董事、总经理。

另据安源煤矿职工反映,胡运生将本是下岗的妹夫,安排进了安源煤矿,并担任了材料科木料采购主任。

不仅如此,胡运生在担任安源煤矿矿长之后,将供应井下工人餐食的食堂粮油采购交给了他的父亲。胡运生的父亲早先是安源煤矿的一名电工,在上世纪90年代就退休了,揽下了食堂的粮油采购的业务之后,胡运生还给其父亲派了一辆公车。

据安源煤矿一位退休职工反映,胡的父亲供应井下食堂的粮油时间长达几年,期间采购的食用油有地沟油,直至萍乡市打击查处非法地沟油作坊时才发现。为此,安源煤矿分管后勤、采购的相关人员都被检察机关起诉。

安源区人民检察院政工科李科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五六年前,安源煤矿总务科长等人的确是被检察院起诉了,不过被起诉的内容并非是地沟油事件,而是涉及一桩“班中餐”食堂的贪污案。

就胡运生被指安插亲属进安源煤矿担任重要岗位等事项,8月24日记者先后向安源煤矿和其主管单位萍矿集团进行求证,但对方以“不接受采访”婉拒,未能获得正面置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