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机构

每经网首页 > 机构 > 正文

金鹿财行兑付延期高层未现身 资金缺口或达几十亿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4-02 10:46:59

随着近两个月来负面报道不断出现,快鹿手中的资产变现困难,徐琪表示“原来快鹿旗下小贷公司10个亿的资产包现在2个亿都卖不出去,导致快鹿的资产估值快速萎缩。”金鹿负责品牌宣传的负责人称:“包括金鹿现在面临的问题,问题到底有多大,以及会如何处理,我们会在清明节后的第一天召开新闻发布会……”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沙斐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沙斐

“我是来拿护照和劳动手册的。”金鹿财行的一位女性员工在赶往公司总部的电梯里遇到记者,她告诉记者“不准备干了”。

事实上,4月7日,金鹿财行原定计划准备携全体员工以及部分VIP客户乘坐量子号邮轮出游韩国暨举行年会。然而,原本欢乐的出行计划,却随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挤兑风波被蒙上了不愉快的阴影。

3月31日,金鹿财行因延期兑付事件而引发了大规模挤兑风波,约数百位投资者前往金鹿财行总部“讨个说法”。

然而,金鹿财行的决策层却在第一时间选择回避,以至于此次兑付风波所涉及的资金缺口、兑付方案均没有一个官方的口径。

3月31日当天,与金鹿财行拥有“剪不清、理还乱”关系的快鹿集团旗下相关上市公司股价均出现下跌。其中,神开股份下跌2.50%,十方控股下跌12.96%,明华科技下跌9.59%,大中华金融下跌20.00%

资金缺口或达几十亿

金鹿财行发生挤兑事件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了金鹿财行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总部大楼。

记者赶到现场发现,已有近百位投资者拥堵在前台区域希望金鹿方面就延期兑付事件给个说法,现场甚至因为投资者情绪激动欲殴打金鹿工作人员而引来警察维持秩序。

“我的资金(3月)25号就到期了,但钱没有回来。”现场一位女士表示,客户经理一直有在安抚她的情绪,并表示过三天就会兑付的,可截至3月31日,该女士仍没有收到本息。

记者从现场了解到,围堵在金鹿总部迟迟不愿离去的投资者中,一部分是因为到期没有兑付而来;另一部分,则是产品即将到期,出于对挤兑的恐慌,希望能了解一些信息或希望能获得提前兑付的。

“放心放心,真的是可以兑付的。一位金鹿的理财经理在现场向记者表示,金鹿兑付方面暂时遇到点困难,但具体金额缺口并不清楚,不过公司已经在积极筹备资金用以兑付,而且资金也马上就要到账了。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上述理财经理以及金鹿的其他工作人员在面对客户的质疑时均表示,并不是金鹿财行有问题,而是社会上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试图抹黑金鹿,并不断向投资者强调,“如果这事搞大了,公司不在了,那你们的钱就拿不到了。”

然而对于已经逾期的资金何时归还,客户以及金鹿工作人员之间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与此同时,记者又从其他渠道联系到金鹿财行的一位中层管理人士,该人士告诉记者,金鹿资金链出了点问题,导致无法兑付,“当中的资金缺口大概几十亿吧,具体多少不清楚。”

该人士表示,目前金鹿旗下所有的产品均宣布延期,“100万以上的延期一个月,100万以下的三到五天。”

“钱应该很快就会到的,没那么恐怖。”不过,该人士也坦言,已经开始留意其它工作,但由于之前也在金鹿投过一笔资金,“所以至少也要等到期了再走吧。”

4月7日,金鹿还打算组织所有员工海外游,另外一些大客户也会去,“所以这些都是意外,如果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挤兑),那肯定就不会组织了啊。”

兑付方案分三阶段进行

3月31日,由于现场不少客户因得不到妥善解决方案而情绪激动,金鹿方面因此召集现场所有客户在会议室集中,工作人员称由金鹿财行董事长助理徐琪为客户做当前情况的介绍。

徐琪表示,还款计划将分“短、中、长”三个阶段分别进行,短期会先变卖一些价格合理的资产,用来偿付已经到期的投资者。

中期计划方面,徐琪透露,快鹿持有哈工大机器人集团20%的股份(约2亿股),已经向哈尔滨国资委申请退出。据介绍,快鹿当时以5元/股的价格买入,现在哈工大机器人集团愿意以6元/股的价格接受快鹿退出。

“虽然赚得不多,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赚,20%的利润......但这个流程要走两个月,所以是中期的计划。”徐琪表示,快鹿还持有部分的中科招商的股票,预计4月初复牌,“复牌后会寻找最快的机会将其兑现,用来偿还投资者。”,

徐琪同时称,快鹿也在寻找出让九鼎股份的机会,“但这些(股票)你要给他时间,要不然只能贱卖,对投资者来说,可能就没有办法拿到全额的资金。”

长期计划方面,徐琪表示,”核心的、能根本解决资金问题的办法,就是上市公司神开股份。“

据徐琪透露,“神开股份目前已找到投资方和资产方,目前神开股份的董事长孙晔已经全力展开谈判……我听说,草签合同已经签完,具体运作时间,孙总(孙晔)跟我说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

徐琪称:“神开股份作为一个长期运作计划,预计会有50亿元的现金流,应该可以彻底解决这次整个的兑付,甚至可以把所有投资者的钱,不管到期没到期的,全部可以归还。”

不过,徐琪也承认,神开股份的合作方案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随时可能面临计划流产,而当前给到投资者的方案无疑是最乐观的想法。

徐琪介绍,接下来主要的工作,首先建议客户先登记信息,再用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求快鹿集团出具客户资金兑付的资金安排表。

随着近两个月来负面报道不断出现,徐琪表示,快鹿手中的资产变现困难,“原来快鹿旗下小贷公司10个亿的资产包现在2个亿都卖不出去,导致快鹿的资产估值快速萎缩,”

3月31日当天,涉及快鹿投资的相关上市公司股价均出现下跌。其中,神开股份下跌2.50%,十方控股下跌12.96%,明华科技下跌9.59%,大中华金融下跌20.00%。

徐琪称,“我知道大家都想马上拿到钱,但这现在是不可能的,什么是可能的?就是大家现在不要慌乱,按部就班登记好,一个星期等到快鹿资金安排表,看一下合理不合理,觉得合理就等待一下,觉得不合理就再私下跟公司沟通。”

公司高管未露面

虽然徐琪表达了一系列的解决方案,但现场众多投资者仍然认为金鹿这样的做法没有诚意,他们最大的疑问在于:为什么这些解决方案不是由金鹿的决策层出来宣布的?以及徐琪的表达是否能代表金鹿决策层的意见?

针对上述种种质疑,徐琪表示,“我必须承认,我不知道、也没想象到今天所有(金鹿)高管都不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今天在这里帮忙的,都是(金鹿)普通的员工。”

“在这个危难的时刻,很多管理者不方便出现,怕可能引起一些肢体上的冲突,所以由我来出面。”但徐琪同时强调:“我主要负责公司与客户的沟通,我负责不了公司的决策,我不是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或决策者,我不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虽然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徐琪的身份是金鹿财行董事长助理,但于今年3月2日举行的金鹿金融战略发布会上,徐琪是以翰典金融执行总裁的身份出现的。据了解,翰典金融与金鹿财行同为金鹿金融旗下的两个平台。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于3月31日纠纷当天向徐琪本人询问其身份职位,徐琪告诉记者,“我是顾问。”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是否为理财顾问时,徐琪表示,“是的,我是外聘的。”

现场也有客户表达了希望能与金鹿方面签署资产保全协议的诉求。对此,徐琪表示,“其实按道理今天是可以(签署)的,但是现在负责这些(工作)的员工全回家了。”

“我们会不会第二天来你们员工全没有了?因为你们今天高管就不在,明天可能就关门了。”现场有客户向徐琪提出疑问,并不断有客户要求金鹿的董事长韦炎平能出来面对问题。

“我也打过他(韦炎平)电话,警察也要求他来,我也发过他短信,但他也没有回复我。”徐琪对此也颇为无奈,针对金鹿高管集体采取回避的态度,徐琪称,“不妥当,也没有担当。”

由于徐琪无法代表金鹿高层,现场众多客户表示并不能接受现有的安排,部分投资者情绪也有些激动。徐琪坦言,“像今天这样的场面不可控,很多员工都提前回家了,假如明天后天还是这样,如果是你(投资者)的子女,你也不会让他来上班吧。”

但也有不少投资者认为,高层一直不出现,场面势必会进一步失控,而金鹿单方面要求客户息事宁人,却又不能给出有力的承诺,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并不是一个妥善的做法。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金鹿负责品牌宣传的负责人,该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金鹿内部一直在忙于和快鹿集团就一些出现问题的产品或资金流动性不足的问题进行紧急沟通,快鹿方面也承诺会将一部分优质的资产作为给客户的担保和抵押,也会分头和客户签署担保协议。

该负责人同时称,“包括金鹿现在面临的问题,问题到底有多大,以及会如何处理,我们会在清明节后的第一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包括所有金鹿的高层领导、城市区域的负责人,以及快鹿集团的代表都会过来。”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金鹿财行资金缺口或达几十亿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