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总理话音未落 央行四箭齐发

每日经济新闻 2015-10-23 21:30:02

“合理运用降准、定向降准、降息等货币政策手段,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0月23日在中央党校作专题报告时,罕见地直接提到具体的货币政策工具。 而就在各方市场人士忙着解读总理上述表述的政策含义时,央行出手了。降准、定向降准、降息、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四箭齐发。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朱丹丹    

Graywatermark

每经记者 朱丹丹 

   “合理运用降准、定向降准、降息等货币政策手段,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0月23日在中央党校作专题报告时,罕见地直接提到具体的货币政策工具。

    而就在各方市场人士忙着解读总理上述表述的政策含义时,央行出手了。降准、定向降准、降息、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四箭齐发。

当日晚间19时17分,央行宣布,自2015年10月24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5%。同时,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对此,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国内外形势依然复杂,我国经济增长仍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需要继续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加强预调微调,为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还宣布“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景彤分析指出,这在我国金融发展史上有着特殊意义,其标志着我国利率市场化从定价方面的彻底完成。不过在专家看来,这不意味着存款利率会因此立即飙升。 

“霜降”?“双降”!

“刚刚市场急跌,正打算减仓,一同事突然给我说周末要双降,立马停止了操作,然后我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说看黄历,我一查才知道,还真是霜降。”

可能这个段子的作者也没有想到,一句笑谈,居然成真。

10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4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以进一步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5%;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人民银行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相应调整;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保持不变。

“央行对基准利率的调整一般主要观察CPI的变化,但也要适当参考GDP平减指数。综合起来看,当前我国物价整体水平较低,因此基准利率存在一定下调空间。此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未来影响外汇占款变化的因素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加之10月份税款集中入库将相应减少银行体系流动性,因此需要通过降准释放部分存款准备金,以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周景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指出,双降的主要考量:一个是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很大,最新公布的9月和三季度数据表明,投资、出口、工业生产等数据继续恶化,PMI等指标也未明显好转。如果按此趋势,四季度经济还可能继续下滑,这样完成全年7%左右的增长目标困难就比较大。因此,通过降息降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改善市场预期,就显得十分必要。如果再考虑到外汇占款的趋势性减少,市场利率有所走高,降准更是在许多人的预期之中的事。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此次双降前,李克强总理表示要“合理运用降准、定向降准、降息等货币政策手段,要提高货币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创新货币政策手段”。

 对此,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表示,总理亲自表态实际上为近期弥漫的“双降无用论”画上了句号,特别是在外汇占款持续大幅下降之际,降准对维持资金利率宽松有格外重要的意义。有理由认为,央行的宽松举动将会持续至2016年,明年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可能降至1.0%以下。

此外,央行还宣布“对符合标准的金融机构额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上述负责人指出,这有利于引导金融机构调整优化信贷结构,加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促进更多资金投向实体经济薄弱环节。

华泰证券罗毅表示,要关注到这次对三农和小微有额外降准,按照其测算,可以释放流动性7000亿左右,对股市,是重大利好,对金融大蓝筹更是利好,有点和去年11月大行情起点有些类似。

市场方面,央行宣布双降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大跌,从6.3879附近,一度下跌至6.3990,最大跌幅逾100基点。

   “双降会令市场看贬人民币的情绪持续,人民币未来贬值压力依然较大,预计短期央行仍可能会积极维稳,汇率较大概率维持双向波动,但中长期而言,人民币贬值压力的消失还是要依靠宏观经济的实质性好转。”刘东亮认为。

周景彤指出,从未来趋势看,经济下行压力大,出口形势严峻,国际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波动,都使未来货币政策操作难度增大,但降准概率依然较大。 

存款利率不会立即飙升

同时,央行还表示“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

 “放开存款利率上限的市场条件也已成熟,目前,金融机构的资产方已完全实现市场化定价,负债方的市场化定价程度也已达到90%以上。人民银行仅对活期存款和一年以内(含一年)定期存款利率保留基准利率1.5倍的上限管理,距离放开利率管制只有一步之遥。此外,大额存单和同业存单发行交易有序推进,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不断健全,存款保险制度顺利推出,也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奠定了坚实基础。”央行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

上述负责人还进一步解释到,这标志着我国利率管制基本放开,金融市场主体可按照市场化的原则自主协商确定各类金融产品定价。这既有利于促使金融机构加快转变经营模式,提升金融服务水平;更有利于完善由市场供求决定的利率形成机制,发挥利率杠杆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的银行的存款执行利率和大额存单利率,均未用足1.5倍上限,最高略超基准利率的1.4倍。

那么,取消对利率浮动的行政限制后,是否意味着央行不再对利率进行管理?

“并不意味着央行不再对利率进行管理,这只是利率调控会更加倚重市场化的货币政策工具和传导机制。”上述负责人表示。

刘东亮也分析指出,取消存款利率上限,意味着利率市场化已经基本完成,金融机构以资产定负债的趋势将会更加明显,在资产配置荒的环境下,决定了金融机构难有大规模扩张负债的冲动,即使取消上限,存款利率也不会出现明显上行,这有利于持续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但也对金融机构的审慎经营提出更高要求。

 周景彤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然在实质上,我国利率市场化还有很多任务需要去做,特别是在市场基础设施方面,比如货币政策新框架的构建、完整统一资金收益率曲线的形成、存款保险制度的实施完善、市场主体退出机制的建立等领域。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利率市场化是全面深化金融改革的核心一环,这是我国金融改革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 

董希淼同时表示,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并不意味着存款利率会因此立即飙升,原因有二:首先,我国现在总体上流动性是宽裕的,利率不具备迅速走高的条件;其次,央行仍然会采取窗口指导、自律机制等方式,对存款利率进行合理引导。

【推荐阅读】当“霜降”遇上“双降” 且看大盘下周如何表演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央行四箭齐发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