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张车伟:延迟退休可自2018年始方案设计应遵循三原则

每日经济新闻 2015-02-11 01:23:48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认为,我国应该在平衡多方利益的基础上,在2018年适时开始推出延迟退休改革。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我国是全球唯一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201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已经达到1.78亿。面对我国人口老龄化这一不争事实,不少专家建议应逐步延长退休年龄以减缓劳动力总量减少速度。

从目前政策导向看,我国研究推行延迟退休已被提上日程,作为长期研究人口经济学的专家,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认为,我国应该在平衡多方利益的基础上,在2018年适时开始推出延迟退休改革。

延迟退休势在必行/

NBD:在您看来,延迟退休的必要性在哪里?

张车伟:近年来,中国劳动力供给出现了从无限供给向有限供给的转变,开始出现劳动力短缺现象,为延迟退休年龄提供了有利时机。

与此同时,国际上也出现了延迟退休年龄的趋势。研究表明,如果从“十三五”时期开始逐步延迟退休年龄,将有效改善职工养老保险的资金平衡状况,实现资金盈余;将有助于减缓城镇工作年龄人口比例下降的速度,增加劳动力供给;同时,还可以增加制度参与者的退休期收入水平和终身收入水平。

NBD:老龄化问题被提上日程,这一问题的现状是什么?

张车伟:人口老龄化和平均预期寿命延长等人口形势的变化是延迟退休年龄的直接原因。人口老龄化引起的人口抚养比上升,要求改变劳动人口和退休人口的构成,延迟退休年龄成为必然选择。

而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延长则要求对人们延长的寿命在工作和闲暇之间进行分配,也必然要求延迟退休年龄。延迟退休年龄是对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和人口寿命延长的一种反映。

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带来的挑战是中国养老金制度面临的长期问题。由于社会转型和经济转轨,中国原有的现收现付养老保障制度的弊端日益突出,已经不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需要。

NBD: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人口红利又在消失,从要素成本角度考虑,延迟退休是否也有必要性?

张车伟:回顾整个“十一五”时期,除了2009年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没有出现劳动力短缺以外,其他年份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劳动力短缺,短缺状况总体上呈不断严重的趋势。

劳动力市场转变对中国经济转型和升级提出了迫切要求,也为延迟退休年龄提供了较为宽松的环境。

延迟退休年龄已经成为一种国际大趋势,是世界各国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寿命延长,缓解养老金压力甚至是增加劳动力供给的一项重要措施。

方案需兼顾多方利益/

NBD:您在延迟退休领域研究成果颇丰,在中国延迟退休的制度设计上,您有何建议?

张车伟:延迟退休年龄必须制订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特别是在当前社会公众对延迟退休年龄比较敏感的情况下,方案设计必须遵循几个基本原则。

首先要统筹兼顾社会保障制度和就业形势。设计的退休年龄改革方案要尽量减小对两者的冲击。根据社会保障资金平衡状况和劳动力市场供需平衡状况努力寻找一个对两者均有利的方案,把握好延迟退休年龄的时机和节奏。

其次统筹兼顾不同群体利益。任何改革均有利于一部分人,而有损于另一部分人,延迟退休年龄也不例外。为了减小改革的阻力,必须统筹兼顾不同群体的利益。一个可行的做法是为人们提供一定程度的趋利避害的机会,这就有必要采用弹性原则。

最后是统筹兼顾短期影响和长期影响。退休年龄改革属于一旦决策,就将影响数十年的改革,必须统筹兼顾短期影响和长期影响。关键是要立足当前,放眼长远,对各个领域要尽量看得远一些,避免只顾解决眼前问题,忽略长远隐患的做法。对一些中长期影响,也要研究相应的应对策略。

NBD:中国在延迟退休年龄的设计上,需要回答哪些核心问题?

张车伟:延迟退休年龄的方案要回答这样几个问题:退休年龄延迟到多少岁?何时开始延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方案设计包括几个基本内容:确定目标退休年龄、选择延迟的时机、制定具体的延迟方式。

目标退休年龄就是退休年龄延迟后所达到的年龄。从世界各国的退休年龄现状和改革趋势来看,目标退休年龄的选择多为60~68岁,尤其以60岁和65岁居多。

在确定了退休年龄改革的大方向之后,还应该选择一个恰当的改革时机,基本要求是改革退休年龄时应该不使就业状况恶化,对劳动力市场造成大的冲击。因此,对延迟退休年龄时机的选择将主要考察劳动力的供给情况。

退休年龄的改革涉及很多人的利益,这就要求在延迟退休年龄时采取一种比较平稳的做法。正如中国的其他改革一样,退休年龄改革也将采取渐进的模式。

NBD: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您认为上述三个问题应该如何划定为宜?

张车伟:考虑到中国人口转变进程较快,人口老龄化速度也会较快,以当前欧洲的退休年龄作为中国退休年龄改革的参考较为合适。因此,我建议中国在延迟退休年龄时采用65岁作为目标年龄。

围绕延迟方式的确定,根据我们的设想,每3年提高1岁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进度,因为如果每1年提高1岁,则和1次提高5岁没有本质差别,同时,这种方式使得劳动年龄人口在未来5年内基本上只进不出,对就业的压力较大;如果每5年提高1岁,则使改革的时期跨度太长,而且对养老金压力的减轻作用不够明显,无法实现改革的初衷。

2018年落地最合适/

NBD:对于我国延迟退休制度正式落锤实施的时间,您怎么看?

张车伟:2014年实现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和居民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5~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

从2018年开始,女性退休年龄每3年延迟1岁,男性退休年龄每6年延迟1岁,直至2045年同时达到65岁。

为了尊重人们对退休年龄的选择权并减少改革的阻力,建议中国进行退休年龄改革后也引入弹性机制,以法定退休年龄为基准,规定人们可提前5年退休,但养老金标准将比按照法定退休有所下降;也可以高于法定退休年龄退休,养老金标准可适当提高。

具体的弹性幅度还需根据中国养老金制度的相关参数和运行情况进行更细致的测算,确保不同年龄退休者之间公平,并有利于引导人们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退休。

弹性退休年龄设计还可以引入新旧制度之间选择的弹性,即可以设立一个过渡期,允许人们在此时期内在新旧两种制度之间进行选择,为人们提供一定的趋利避害的机会,从而减小改革阻力。

NBD:延迟退休被推至前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劳动力供给等问题亟待解决,您测算的结果如何?

张车伟:按照我们的设想,与不改革相比,改革第一年,即2018年,将增加城镇工作年龄人口约616万人,2030年将增加约4928万人,2040年将增加8099万人,2050年将增加1.33亿人,约占当年城镇就业人口的22%。

延迟退休年龄将有利于延缓城镇工作人口比例下降的趋势。如果不延迟退休年龄,城镇工作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出现较快速度的下降,2017年为65%左右,2030年接近50%,2050年下降到44%。但是,延迟退休年龄后,整个期间基本会保持在55%以上,2050年约为56.9%。

延迟退休年龄将延长制度参与者获取劳动收入的时间。按照一般规律,劳动者的劳动收入高于退休者的平均退休金收入,延迟退休年龄将延长制度参与者获取较高的劳动收入的时间。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