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万亿新能源特区虚实:企业排队进入张北

2014-10-28 00:53:21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王辛夷 发自张北    

每经记者 王辛夷 发自张北

近年来,风电并网消纳难而带来的弃风限电问题日趋严重。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让产业链上的各方都备受煎熬。现在,又有消息称,由原中科院院长路甬祥院士牵头的国家级调研组近日完成一项报告,提议国家在河北张家口市张北县一带建立新能源“特区”。计划未来10到15年内,建成京津冀地区最大的风电、光伏及光热项目集群。预计总投资达万亿元以上。这个万亿大“蛋糕”是虚是实?能给京津冀雾霾治理带来多大的助力?张北在发展新能源的时候又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张北调查。

由北京出发向西三百多公里,河北省张北县的气温要更低一些。这里是距离北京最近的草原,是京津两地的 “后花园”,也是京畿地区继北戴河、承德之后的第三大避暑胜地。

驱车进入张北,一穿过野狐岭隧道,就能看到“草原天路”的指示牌。夏天来到这里,可以看到碧绿的草原和无边的花海。而此刻初冬时节,强劲的北风吹得人瑟瑟,苍茫而枯黄的原野上,最为醒目的是连绵成片的巨大风车——高达70米的风力发电机,一共1400余架。它们不仅仅是张北的特色旅游资源,也是一道代表产业革命的新“风光”(风能和光伏储能项目的合称),更承载着京津冀地区对蓝天的渴望。

“风光”旅游成名片/

坝,在蒙语中是山岭的意思,也指隆起的地带。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辖七区十三县,分为坝上和坝下。南部坝下,平均海拔仅六七百米,而从张家口市区到张北县城50公里的路程,海拔就上升了1000米。

特殊的地形造就了张北独特的气候条件。要问张北的风有多大,当地人会告诉你“这里一年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热情的当地人民还会提醒你,到了张北一定要戴口罩,不然脸很容易被吹裂。除了风大,张北的另一个特点是日照强烈。由于海拔较高,阳光中紫外线强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张北县的几天里很少见到“白人”。

寒冷、多风、缺水,极不适合小麦、水稻等高产农作物生长。千百年来,当地农民守着这片土地,靠种燕麦、养牲口度日。

直到2000年前后,来自北京、天津的背包客们发现了张北,这个紧邻京津,风光秀美的地方。经过十多年发展,张北旅游产业不断创造新的记录。根据当地政府统计的数据,仅今年前9个月,张北就接待了346.3万游客,实现旅游收入20.09亿元。

而“风光旅游”作为张北的名片,也是功不可没。“(风电旅游)发展得很红火,旺季的时候风电主题公园里停满了旅游大巴。”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所说的风电主题公园由中节能集团投资1亿元,于2009年建成。站在公园中心的风电观光塔上,成排的风车尽收眼底,这里已经成了张北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全产业链快速发展/

伫立在原野之上的巨大风车匀速转动,带动的不只是旅游业,更有张北县新能源产业的迅速发展。

1996年,张家口长城风电有限公司在坝头野狐岭“试水”,竖起了第一架风力发电机——张北县新能源产业发展就此开始。“张北县的风电产业是和全国同步的,可以说张北发展到什么地步,中国就发展到什么地步。”王学斌自豪地说。

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列为能源发展的优先领域,通过制定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总量目标和采取相应措施,推动可再生能源市场的建立和发展。

此后,国家又陆续出台了《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和费用分摊管理试行办法》和《可再生能源发电有关管理规定》。借此东风,张北县的新能源产业进入了高速发展期。短短几年时间里,张北县风电装机容量发展到200万千瓦,并网规模约185万千瓦,两项指标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甘肃瓜州县。同期,当地还完成光伏并网4万千瓦,位居全国首位。

不仅是装机容量全国领先,张北县还先后引进了运达风机总装、河北安塔塔筒等一大批新能源制造企业。2009年,世界级新能源项目——国家风光储输示范工程落户张北,这其中包括了10万千瓦的太阳能和50万千瓦的风能项目。

“这个示范项目意味着风电光伏应用的先进水平,对我们来说,不仅是税收的效益,更重要的是引领效应。”当年的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主任于万明曾表示。

据记者了解,按照“产业化布局,立体式开发、示范性引领、全方位推进”的思路,张北县将风电产业分为5个环节,第一是风力开发,第二是风机设备制造,第三是风机运输安装,第四是风电场运营维护,第五是风电旅游。

事实上,张北地区目前新能源发展的产业布局已现雏形。进入张北的企业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国华能源、中广核集团等30多家大企业,建成风电场77个。太阳能光伏方面引进了8家光伏开发企业。据了解,张北县今年新签约大型新能源项目5个,其中包括风机制造及50万千瓦风电项目,光伏发电项目265万千瓦。

“目前张北已经基本实现了新能源产业的全产业链发展。”王学斌说。

贫困的产业强县/

就在本月初,恒大集团宣布将投资900亿元在河北张家口建设全国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我们根本不用招商,想要进入张北的新能源企业都排着队。”王学斌说。

在张北,资本对新能源的追逐总是和政府政策形影不离。2014年,河北省出台政策规定,对采用省内生产光伏组件建设的光伏电站项目,优先并网,全额收购。装机容量在1MW及以上,未享受中央财政资金补贴,且在省级电网并网销售的光伏电站,2014年底前建成投产的,上网电价1.3元/kWh,2015年建成投产的为1.2元/kWh,上述上网电价自项目投产之日起暂执行三年。

消息一出,众多企业争先恐后地要挤入张北。当地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张北几乎每一周都要签两三家光伏企业。

十天前,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由原中科院院长路甬祥院士牵头的国家级调研组向高层提交了一份报告,提议国家在张北建立“新能源特区”。报告提出,计划未来10到15年内,在张北建成京津冀地区最大的风电、光伏及光热项目集群。张北地区新建新能源项目并网装机规模分别为:太阳能光伏发电500万千瓦,风力发电1500万千瓦,太阳能光热发电500万千瓦。

不过,对于打造新能源“特区”的说法,当地政府并不十分感冒。王学斌介绍,目前张北可利用风场已被各风电企业全部利用,计划到2020年建成风电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即使算上康保、沽源、尚义,坝上四县的风电资源,最多也只能是勉强达到报道中所预计的装机量。

另一个让当地政府兴趣不大的原因在于,新能源产业发展虽快,给地方带来的好处却着实有限。理论上来说,一万千瓦装机量每年应缴税100万元左右,200万装机量可以为张北带来每年两亿元的财政收入。但事情并非如此。2009年,我国实施了新的增值税转型政策和企业所得税法,张北县大多数风电企业应缴税款被大幅抵扣。

不仅如此,风电产业和劳动密集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一个风场常常仅需几名员工负责日常管理。而且,风电企业对人才的要求较高,专业对口、大专以上学历的员工在张北当地并不多见。

也正因为此,尽管作为新能源基地早已名声在外,张北仍是一个年税收8亿元,人均年收入不过5000元的国家级贫困县。

《《《

访谈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接受每经专访:承受雾霾之重 新能源需靠政策托底

每经记者 王辛夷 发自北京

中国新能源产业在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实施后进入了发展快速道。短短几年时间里,我国的风电新增装机容量占到全球三分之一以上,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在霾深雾重的日子里,风电被赋予了特别的期待,但是囿于输送“公路”并不通畅,原本可以助力蓝天的风电,依旧免不了“窝电”的窘境。其实不只是风电,在过去几年里,不少新能源制造业受政策刺激作用影响出现了迅猛的增长,又因为失去政策的青睐而陷入低谷。

风能、光伏能否弥补“减煤压煤”后的能源消费缺口?新能源产业如何走出产能过剩仍急速增长的怪圈?针对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

NBD:建设新能源特区真的能缓解雾霾吗?

周大地:我们治理雾霾,中心的问题就是控制煤炭或者直接燃烧类化石能源的使用量,甚至出现明显的下降。而我们的能源消费量却还是需要有所增长,这样一增一减就必须有替代的新能源。风电、太阳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对治理雾霾肯定会起到积极作用,但我想现在的雾霾问题不是靠一个基地就能完全解决的。

NBD:我国风电装机量很大,但弃风限电却非常普遍,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周大地:弃风的主要原因还是价格问题。要想治理雾霾,就要增大能源使用成本。煤炭便宜,但对环境污染大,造成的雾霾治理起来很困难。这是一个政策问题,电力调度方面是不是以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为中心,其他围绕着可再生能源发电进行调整。如果我们还是像现在这样采用利益均摊的方式,大家都有配额,好坏都要上,情况肯定难以好转。不过我相信,随着雾霾治理压力越来越大,电力调度政策会做出调整。

NBD:我国对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支持政策有很多,这些政策真的落到实处了吗?

周大地:应该说目前政策不配套的部分还是很多,这个不能慢慢调整,而是要尽快调整。新能源的发展需要社会多方面取得共识,变成明确的政策。比如十八届四中全会强调法治,那我们的能源法就要根据能源发展战略和现在治理雾霾的要求进行必要的修改。这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这是一个大政策,要实现可再生能源为中心来调度,产生的各种成本怎么分摊,还需要做很多工作,解决现实的经济问题。

NBD:政策应该调整的方向在哪?

周大地:目前我们的政策之间协调性还是有问题,既有鼓励新能源发展的政策,又有一些政策卡住了发展的路径,政策之间不是往一个地方使劲。在我国,过去电不够用,现在一些地方出现了电力富裕甚至过剩,那再发展新能源,就必然面临着要关掉其他产能的问题,这就需要政策的支持。新能源利用率比较高的国家,比如德国,对于发展可再生能源有统一的目标和认识,即使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损失,全社会对于发展新能源的认识都是统一的,总体来说就不会有大的问题。

NBD:所以风电上不了网不是因为电网安全或者电网建设问题?

周大地:我认为核心问题不是。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占到能源结构的百分之六七十,电网安全也是有保证的,所以核心还是调度问题。

NBD:这两年关于降低风电上网电价的议论很激烈,您怎么看?

周大地:如果能保证风电上网,其实价格低一些风电企业也可以承受,关键还是上不了网的问题。

NBD:风电电价高,这也是个现实问题。

周大地: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电价肯定是要高一些,但是可以同时做好节能。在我国,除了少数高耗电产业,比如电解铝之外,电力成本在大多数企业成本中并不高,提高电价对于企业的运行不会有太大影响。而在居民电价这块,涨价可能只会对少部分入造成影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