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社会抚养费“去哪儿了”

每经网 2014-03-07 11:46:15

每经编辑 韩冰    

文/韩冰

对于社会抚养费,我们可能更熟悉它的两个曾用名,上世纪80年代它叫“超生罚款”,1994年改名“计划外生育费”,2000年才被统一定名“社会抚养费”。

这几天,两会代表委员持续追问:“社会抚养费收了多少?在哪里?谁管着?且不说历年来征收了多少,能不能把目前还没有花掉的数额告诉我?”

实际上,2012年仅24个省份公开的社会抚养费征收额,就达到近200亿元。那么,从2000年至今的14年里,这笔神秘资金究竟累计收取了多少,恐怕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因为,这笔钱一直都是由各省份自行收取,收费标准也是各省份自行规定。

2012年的征收冠军是江西省,一年竟收了近34亿元。有人算了一笔账,上海现在超生一胎收24万元,北京超生两胎收80多万元。还有好事者给姚明家算了一笔账,如果姚明超生一胎,他将被征收高达10.8亿元的社会抚养费!

几个月前,著名导演张艺谋因为超生被征收748万元的社会抚养费。这两天卫计委官员公开表扬老谋子说,“张没有申诉,他表现非常好。”

看来,老老实实缴社会抚养费的态度应该提倡。但是,您别光鼓励缴费啊,作为普通公众的我们,也和代表委员同样好奇:这些巨额社会抚养费究竟去哪儿了?

2002年,国家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曾经解释说,社会抚养费不是罚款,而是超生者对社会进行的经济补偿,“因为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这一理由似乎很难让人信服,难道,老谋子超生出来的几个孩子上学可以不花钱?吃穿用行可以由社会免费提供吗?好事者难免会发问,社会抚养费究竟是谁在抚养谁?

有关部门说,社会抚养费“上缴国库了”。但是,在审计署的报告中,却多次出现千万元级的挪用、迟缴现象,甚至有些地方用社会抚养费私建起了“小金库”。更可笑的是,深圳某计生干部被问及“560万社会抚养费去哪里了?”答曰:“打牌输掉了!”

事实上,不见踪影的神秘资金何止社会抚养费?代表委员还在持续追问:18亿元公交卡押金去哪儿了?机动车停车费去哪儿了?上万亿元房屋维修基金去哪儿了?……

这些公共资金啊,你们就别再跟代表委员们玩“躲猫猫”了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