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方正证券何其聪:并购民族证券瞄准第一阵营

2013-11-28 01:17:23

在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召开前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与方正证券总裁何其聪展开了对话。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朱秀伟 韩海龙    

每经记者 朱秀伟 韩海龙

仅剩1个多月的2013年,是券商行业不平静的一年。

8月底,方正证券宣布获准收购北京中期期货;几日后,方正证券又因拟并购民族证券等重大重组事项停牌。10月底,宏源证券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并随后公告称,公司与申银万国签订了重组意向书。近期更有市场传言,长江证券拟与广州证券进行重组合并。一场行业内的整合大幕正在2013年下半年逐步揭开。

另一方面,昌九生化融资惨案再度让券商站在了市场的风口浪尖之上。以两融业务为代表的创新业务为券商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但在某种角度上也放大了投资者所面临的风险,如何协调企业自身与投资者的利益,也是摆在券商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股票发行注册制、互联网金融、佣金联盟逐步瓦解……券商业正站在前进的十字路口。券商如何看待新的变化?又将如何应对新的挑战?带着这些问题,在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召开前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与方正证券总裁何其聪展开了对话。

重点发展大自营和资本业务/

NBD:何总,请您谈谈公司未来的定位是什么?在具体的业务上有什么规划或者发展侧重点?

何其聪:我认为,整个证券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是很大的。今年上半年,中国证券业协会在证券行业发展规划中提出了 “证券行业十年增长十倍”的战略目标,为未来行业发展描绘了宏伟蓝图,非常振奋人心。

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央决策层又提出了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改革目标,更是为券商未来的发展打开了广阔空间。有鉴于此,方正证券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优势,提出了“综合金融服务券商”的新定位。一方面将通过精细化管理“强身健体”,实现公司内涵式发展;另一方面,将通过市场化的收购重组与资源整合,推行外延式扩张战略。通过“内外并举”的战略措施,我们希望能够在三年内跻身证券行业第一阵营,并在未来三到五年内成为国内领先券商。

NBD:公司在几大业务方面有没有侧重?

何其聪:目前国内券商之间同质化竞争严重,而且这种行业格局短期内恐怕很难改变。

方正证券着眼公司长远发展,对各大业务板块还是有所侧重:首先,继续夯实经纪业务,这是我们安身立命的传统“粮仓”,肯定要做好;其次是适应网络金融的发展趋势,在传统业务中嵌入更多的新业务元素,在未来新经济格局中抢占先机;此外,创新业务也是我们的发展重点,包括以资本中介为核心的各项新业务等等。目前公司业务种类非常丰富,我们期待在传统业务继续夯实的基础上,在新业务方面取得新的突破。

NBD:新业务这块有没有一个突破的方向?

何其聪:新的业务,一个是资本类业务。这些业务见效比较快,会优先发展。前几天,公司在股东会上的一项新授权就是负债业务。负债业务做好,会给我们的资本业务打开空间,包括两融业务、股票质押回购以及未来的债券业务等。另一个是大自营业务,这类业务收效也比较快。现在公司已经明确,明年将重点发展大自营业务和资本业务。

其他新业务也在培育和发展中。例如大资管业务、大投行业务,它们可归入资本中介业务,但比传统通道型业务要高一级。实际上今年我们就在做,但发力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以上四块业务也是全行业未来3至5年的转型方向。我们希望这些业务能够尽快为我们贡献更多实实在在的利润。

NBD:在这个过程中要去充实资本金?

何其聪:证券公司作为金融服务机构,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对资本金是有要求的。特别是目前融资融券以及其他新业务的开展,对资本金的需求更是非常迫切。证券公司充实资本金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最为便捷的是放大杠杆,把负债业务做起来,优化债务结构。严格来说,证券行业的资本金充足率不算太低,和某些银行的差距不那么大,但是为什么别人效益就那么好呢?就是因为杠杆的存在,所以下阶段我们会把一部分精力放到放大杠杆上。

券商业将现两极分化/

NBD:今年证券行业内不断有并购重组出现,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何其聪:这是证券行业市场化发展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原来市场没有给券商这么多发展业务的机会,大家没有重组的欲望,各大券商的业务同质化严重,差别不大。但是现在,业务发展机会多了,大家发现资本实力以及规模效应很重要。以前券商不能发债,规模大一点小一点没有影响。但是现在AA+评级或者AAA评级的券商发债,只用4%或5%的资金成本就可以完成;那些只有5亿元注册资金的小券商,发债成本就会高出许多。这种情况下,规模大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

另外,监管机构也鼓励券商去做兼并重组。原先鼓励没有用,券商没有切实的需求,现在大家有开展业务做大做强的需求,有了为股东创造更多回报的需求。

再就是券商普遍感觉到了外部的竞争压力。随着金融业对外开放力度的加大,未来来自境外券商的竞争压力会更加凸显。此外,还有来自互联网的压力以及其他金融业态的压力等等,这些因素迫使券商不得不去追求规模效应。

未来的证券业,“集中”将会是个大趋势。在这个过程中,证券行业会往“极低端”和“极高端”两个方向分化。所谓极低端,就是不提供其他服务,仅凭借极低的价格去竞争,这个应该会往互联网方向发展;极高端,指提供各种综合服务,满足客户所有的需求。

NBD:行业内的这种整合会在多长时间内完成?

何其聪:我们估计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两到三年。很明显,这两年券商的并购整合动作很多。

NBD:公司此前和银行等机构也有业务上的合作,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何其聪:这是为了满足客户多方面的需求。我们有自己的网点,希望给大家提供更多的服务,也希望有更多的产品。在合规的情况下,我们不同牌照下的业务所针对的客户群体是不一样的,如果大家能共享资源,这不是很好吗?这也是一种趋势。我们目前就正在做综合性经营方面的尝试。

NBD:在并购重组方面未来是否还会有动作?

何其聪: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如果有外延式发展的机会,肯定希望做大做强。

提高经纪业务市场占有率/

NBD:最近一些券商营业部已经开始用“万三”的低费率抢客户,陕西证券业协会发文停止执行1‰最低佣金标准,预计地方协会佣金管制将逐步放松。您如何看待如此激烈的佣金战?

何其聪:佣金战不是今天才有,我觉得从《反垄断法》的角度去考虑,经纪业务也不可能一直维持较高的佣金率。陕西市场放开最低佣金限制,只不过是给这件事情开了头儿。以后佣金战可能会更加激烈,但最终会回到一个均衡的水平上。同时,佣金战中吃亏的总是小公司,因此也会反过来促进券商间的重组整合。

我们希望自己经纪业务的市场占有率能进一步提高。首先是进一步扩大网点的覆盖面,包括新设轻型营业部以及通过并购等方式延伸业务触角;其次是丰富我们的服务种类和加强产品线建设,提高服务质量,提高客户的忠诚度;还有就是发展综合金融,满足客户更多层面的需求,增加产品附加值,提高市场竞争力。

NBD:今年内,公司已经获批新建38家C型证券营业部,这样的扩张速度在券商里面也算是比较快的。公司为何会有如此快的扩张步伐?

何其聪:今年监管部门对券商网点设立政策的放开,有利于券商网点的扩张和布局优化。公司加快网点的扩张步伐,保持相应的网点份额,其实主要还是基于适应市场发展和竞争形势的需要。从投入成本方面考虑,今年我们以设立C型网点为主。在网点空白省份,我们将加快布局;在已有网点省份,由营业部按市场化原则部署网点,这也符合公司发展的战略部署。

NBD:从9、10月份的财务数据以及三季报来看,公司经营业绩稳步提升,原因是什么?

何其聪:受益于市场行情转暖,交易活跃,我们的经纪业务交易规模和融资融券业务增长较快;另外,我们在6月份做了风险计提,卸掉了自营业务的历史包袱。从全年来看,我们的业绩应该会有比较好的表现。

创新业务需稳中求进/

NBD:券商通过创新转型,一些新业务开始贡献利润,如融资融券、质押式回购、新三板做市等。但近期的昌九生化融资惨案却为创新型业务敲响了警钟。方正证券在这方面有何考虑,作何应对?

何其聪:这些业务收益见效比较快。在控制好风险的情况下,券商肯定会优先保证两融业务的发展。昌九生化的案例应该是偶然事件,但也警示我们要给投资者做好辅导工作,做好风险提示,尤其是对集中持仓的投资者,一定要及时给出建议。但整体来说,两融业务的风险还是可控的,是十分优质的业务。从全行业来看,该业务的不良率也是非常低的。NBD:公司在新三板方面有什么布局?

何其聪:我们会积极做好新三板业务,并且将之作为重点业务去做。在多层次资本市场架构下,新三板业务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方正证券未来可能会更多地去充当做市商的角色,这也是全行业的发展方向。

NBD:对于互联网金融浪潮,方正证券是怎么理解的?

何其聪:不只是证券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各个行业尽皆如此。互联网是一个“市场化”的搅局者,这给证券公司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但互联网不是一个万能的替代者,在网络时代,证券公司仍有存在的价值。对高端客户来说,证券公司可以给客户提供融资、投资咨询、综合解决方案等服务,这是单纯的网络所做不到的。同时,线上线下也需要结合,线上产品也需线下服务做支撑。未来网络店、实体店都会存在,各有分工,网下将更侧重面对面的高端服务。

互联网金融大家都在做尝试,但是发展方向还不是很清晰。对方正证券来说,出于股东回报方面的考虑,我们不会在上面投入太多的资金。不过,我们也会去做一些探索。

随着证券市场的发展,互联网金融公司会拥有一批客户。不过证券公司的客户不会轻易因为佣金的差异而转投他家。因为除了佣金之外,客户寻求的还有服务。互联网金融是一个新的模式,我们则偏于传统,传统有传统的做法,未来两者一定会共存。

期待放开券商负债管制/

NBD:现在券商行业对于制度上的放开有哪些期待?

何其聪:比如自营、资管业务的投向,以及负债业务的放开等,这些都是很值得期待的。现在很多证券公司,公司债、次级债、短融都在做,但是范围还是太小。银行有银行的债务融资工具管理办法,但证券业没有。券商没有体现出作为金融企业的优势,比如在负债业务上。

另外,一般的企业可以在国家许可范围内开展多种项目的投资,而在这方面券商作为金融企业还不如一般企业自由,需要设立另类子公司去做非标准化产品投资。这个方面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大的突破,当然这也对我们的风险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NBD:未来股票上市将采用注册制,怎么看这一制度上的改变?

何其聪:未来中国的资本市场会更趋于理性。比如说,A股蓝筹股的估值比较低,接近理性市场;但中小市值股票的估值是异常的,才会有一些概念炒作。以后如果实行注册制,只要符合条件就可以上市,壳的价值就没有那么高了。这项制度如果推出来,将会是非常大的变化,实际上也是对投资者的一种保护。

NBD: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注册制可能会给市场带来怎样的问题?

何其聪:肯定会有人赔钱,同时也会加快市场的机构化,未来很多老百姓会把钱交给机构去打理。注册制意味着监管机构不会去把那么多关,需要投资者自己去判断,投资者的素质将更加重要。未来可能会有很多小股票创造出财富神话,供应多选择多,有人会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东西进而大获其利,当然也会有人出现判断失误而招致损失。

NBD:您如何看待三中全会决议对市场的影响?

何其聪:经济发展起来,应该会对市场产生有利的刺激。这个决议的逐步落实将为未来的大牛市打下基础,而且可能对蓝筹股的影响比对其他股票要大,蓝筹股更能反应国民经济的发展趋势。况且,目前蓝筹股的估值也比较低。

作为演讲嘉宾,何其聪将参加11月28~30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此外,华泰联合、长城证券、广发证券等券商的核心高管,也将出席本次峰会。对券商业发展前景、券商重要业务如并购重组等感兴趣的读者,可登录每经网(www.nbd.com.cn)参会注册。

证券业会往“极低端”和“极高端”两个方向分化。所谓极低端,就是不提供其他服务,仅凭借极低的价格去竞争,这个应该会往互联网方向发展;极高端,指提供各种综合服务,满足客户所有的需求。——何其聪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