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振戎拯救泰山石化陷入僵局 破产聆讯又近

2013-04-24 01:02:33

停牌近一年的泰山石化至今未脱离破产困局,5月1日,百慕大法院将再次展开清盘聆讯,各方争斗即将白热化。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喻春来 发自北京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喻春来 发自北京

已延期多次、停牌近一年的泰山石化(01192,HK)至今未脱离破产困局。5月1日,百慕大法院将再次展开清盘聆讯,各方争斗即将白热化。

4月23日,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由于南方石化、华平至今不与广东振戎完成去年10月达成的出售仓储资产和优先权的交易,广东振戎化身“白武士”拯救泰山石化的行动陷入僵局。

今年1月中旬,由于收购仓储业务协议的执行停滞不前,广东振戎已向法院提出仲裁,要求华平和南方石化履行合约。业内人士分析,广东振戎和华平、南方石化已签署合约,最后阶段却拖延,或意在争夺仓储资产。

如果完成上述交易,泰山石化不会清盘,公司最快3个月就有实现复牌的可能性。相反,若泰山石化清盘,华平与广大股东一样无利可图。上述仓储资产交易有近一倍的利润可图,华平有利不取背后或有更大利益诉求。

振戎拯救陷入困局/

去年8月8日,广东振戎宣布正式入股泰山石化。当时,广东振戎曾洽谈收购由华平及南方石化合营的Neptune接管的仓储资产。

据知情人士称,广东振戎经过与华平投及南方石化协商后,各方承诺由华平及南方石化向清盘官收购仓储资产后再出售予广东振戎,各方签署合同确认安排。

去年9月28日,广东振戎同意向华平购回仓储资产及优先股,并按协商条款把3.5亿美元注入托管账户。10月12日,华平、南方石化与广东振戎达成协议,以3.25亿美元向广东振戎出售仓储资产,并以2500万美元向广东振戎出售优先股份。

“奇怪的是,广东振戎将3.5亿美元及后来追加的1亿多美元的担保等款项存到托管账户之后,对方一直没有成交,但也没有终止。今年1月份,广东振戎向香港法院提出仲裁,要求华平和南方石化投资履约。但就在2月份,华平在中断4个月之后又重新启动清盘申请。”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泰山石化也曾公告称,广东振戎向华平收购泰山石化优先股,但没有披露有否完成交易。

对此,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由于Neptune资产交易参与方并不是上市公司泰山石化本身,所以相关交易细节并没有公告披露。

南方石化有关人士则透露,由于交易条件不成立,包括广东振戎付款晚于约定、作为国有企业的运行报批手续没完成等其他条件,公司则考虑到资产安全以及担心后遗问题难解决,所以没有最终完成上述交易。

“振戎早已达到符合交易的条款要求,在合约指定时间内已取得所需批文,不存在前提条件没有完成;如交易条款没有达到,过去5个多月华平及南方石化为何不提出取消交易,而一直拖延呢?”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此前,有消息指称,南方石化早前抵押了上述仓储资产以取得货款,以致交易不能完成,但是否属实并未证实。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各方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不惜对簿公堂,给泰山石化最终归属权添上了一些谜团。南方石化虽与华平共同参与泰山石化下属资产交易,但并未像华平一样对整个兼并重组 “兴趣极浓”,南方石化与广东振戎之间并不存在正面的、直接的、激烈的竞争冲突。当前南方石化的态度相对较“理性”,具体解决还需法院裁决后才能知晓。

法院将再次清盘聆讯/

“这次清盘会不会再延期很难说,上述仓储交易诉讼还在审理中,延不延期还需要双方律师之间的沟通。”上述知情人士说道,“但是,华平和南方石化一旦出售优先股权和仓储资产,就会失去债权人身份,上述交易没中止无法申请清盘。”

泰山石化执行董事黄少雄日前曾在香港向媒体透露,希望获法院撤销华平清盘请求,并有信心胜诉。

对此,华平内部人士对记者说,南方石化是仓储资产大股东,华平只是持股方;优先股上,华平至今未收到相关款项,交易并未完成。清盘聆讯一直拖延至今,作为债权人提出清盘申请身份没有变化。

“按目前形势判断,法院最终判定清盘的可能性不大,”上述知情人士称,广东振戎已安排10多亿元人民币重组资金,公司业务也有所开展,并与新加坡相关公司建立战略联盟。法院在裁定清盘问题上会充分考虑到债权人和股东的利益,一旦清盘,债权人与股东利益必然受损,法官也不会不做权衡。宛学智认为,从当前情况来看广东振戎相对占优,泰山石化清盘的可能性不太大。

华平或有更大利益诉求/

“如果上述交易完成,泰山石化最快3个月内就能复牌。反之,广东振戎的重组资金无法注入,债权人及股东利益无法兑现,复牌更是遥遥无期。”上述知情人士说道。华平、南方石化不按合约完成交易,无疑会造成多输的局面。

目前,广东振戎已持有泰山石化约45%股权。广东振戎早已承诺,上述交易完成,将会把仓储业务重新注入泰山石化。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分析说:“局面很奇怪,对华平而言,上述交易完成,整项投资仍有利可图,相反清盘后,华平与广大股东一样无利可图,华平寻求各方多输的清盘之路不太合商业逻辑。”

华平在创投基金界被喻为 “游动的投资鳄鱼”。上述知情人士称,华平投资泰山石化的费用是1.4亿美元,如果完成上述交易,华平共可获得2.75亿美元,收益在一倍左右。

市场猜测,双方交易不完成背后会否牵涉着隐藏受益者?抑或华平和南方石化已另觅买家,愿意以更高代价抢夺仓储资产?通过将泰山石化清盘可以规避违约涉及的赔偿金?南方石化有关人士表示,只要广东振戎交易条件落实,协议还是要执行的,目前,也没有就仓储资产找下家这回事。

“事实上,华平或有预谋夺取仓储资产。”上述知情人士称,华平与振戎分别签署两份转让优先股及仓储资产合约,两者互相牵制,预留条款让其可以通过优先股持有人身份,申请公司清盘而阻止仓储业务成交,而优先股转让又以仓储交易完成为前题,这使华平有机可乘,借口拖延时间甚至不履行合约条款,使自身利益最大化。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