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低调富豪刘汉“隐身” “汉龙系”百亿商业帝国大起底

每日经济新闻 2013-03-21 21:37:52

十分低调,但“江湖”中却不乏他的传说。愈低调,愈显神秘。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刘林鹏 鄢银婵 杜冉乐    

每经记者 刘林鹏 鄢银婵 杜冉乐 发自成都、重庆

十分低调,但“江湖”中却不乏他的传说。

愈低调,愈显神秘。一时间“江湖上”关于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刘汉被警方控制的传言四起,各种原因的猜测出现在报端。

“公司与公司股东汉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没有收到相关方面的消息;公司未能电话联系上董事长刘汉先生。”金路集团(000510,SZ)在突然停牌当日(3月20日)发出的一则情况说明更让事件显得扑朔迷离。

此外,“汉龙系”正在谋求收购的澳大利亚上市公司桑德斯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桑德斯”)也恰巧于3月19日停牌。桑德斯的一位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公司从媒体上获悉了刘汉被控制的消息,目前仍在求证之中。

今日(3月2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四川汉龙集团常务副总裁康焕军接通电话后只说了一句“我在开会中”,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令人不解的是,作为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连汉龙集团2013年新春年会都没参加。

来自汉龙集团官网的信息显示,该集团目前持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其中国内1家,海外4家),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2011年销售收入过160亿元,总资产超过360亿元。

今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调查采访力图揭开“汉龙系”百亿商业帝国之上的神秘面纱。

刘汉“隐身”

3月2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下南大街2号门牌的“宏达大厦”楼下,这就是刘汉所掌控的汉龙集团及刘沧龙的宏达股份部分公司的集中办公地。有关“刘汉被控制”的消息虽然早已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但记者现场看到,宏达大厦的办公区却显得并无异常。在无任何阻挠的情况下,记者就轻松地到了第20层楼的汉龙集团总部。

当记者提到“刘汉被控制”这个事情时,汉龙集团总部前台的一工作人员直接说,他们不清楚,公司运作很正常。对于公司高管,该工作人员表示,“领导现在都出差去了。”

上述工作人员还强调说,媒体采访要找第19层楼的公司外宣部,必须提前预约。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问到如何预约及预约电话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不能提供预约电话,让记者上公司官网去查,公司规定不能透露。

既然外宣部的电话就在公司官网上,为何还要说不能透露呢?不过,历经多次辗转后,记者才打通汉龙集团外宣部的电话,负责外宣部的一位苏姓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公司目前一律不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主要负责人现在是否还在公司”这一问题,与总部前台的一工作人员回答不一样,前述的苏姓工作人员说:“领导都在,一切正常。”那么,目前  汉龙集团的领导到底在不在公司呢?当记者试图再次与总部前台的上述工作人员沟通时,前述的苏姓工作人员也匆忙地跑到了总部前台,极为客气地把记者带到了第19层楼的外宣部办公室。 

“很多媒体都在问这个情况,我们现在也不清楚情况!所以也不接受采访。”苏姓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会在适当的时候主动向媒体通报。

试水基建

今年48岁的四川商人刘汉,其人生履历足以写就一本跌宕起伏的商战小说。

刘汉,受过良好的教育,教师家庭背景、使得他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学基础。以至于在曾蜚声海内外的成都红庙子市场,也闪现着刘汉的身影,“他甚至可以称之为红庙子市场第一批炒股的人”。

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刘汉给人留下的印象,“低调”是再恰当不过的。在商业叱诧风云的刘汉总是希望远离媒体的镁光灯,几乎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也很少出席公开活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查询四川信用网发现,多家“汉龙系”旗下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不是刘汉本人。就连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不是刘汉,而是该集团的高管张克宇。

和中国大多草根富豪步步打拼搭建实业帝国,再腾挪运作资本大戏不同,刘汉逆向而行,贸易起家,期货成名。

刘汉一段爆炒钢材期货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此前曾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凭借出色的“财技”、通过炒期货赚到了不少真金白银的刘汉在1997年成立汉龙集团重点开始关注实业,此后涉足多个领域,尤其是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国内收购了多个矿业项目。

今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对汉龙集团官方网站进行梳理发现,目前汉龙集团已涉足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环保产业和跨国投资等多个领域。

1997年,刚刚注册成立的四川汉龙便先后承建绵阳市迎宾大道公路、绵阳机场建设、绵阳市“汉龙大桥”建设等项目。

相对其他领域而言,在那个年代建筑基建行业准入门槛较低,毛利率也一直保持在18%左右较高水平。

尽管刘汉一直刻意保持低调,恰恰因为上述项目的积极参与,令其执掌的汉龙集团在绵阳当地能与长虹集团齐名。不过让汉龙集团在四川省内闻名的却是开发四姑娘山景区。

2001年,汉龙集团与阿坝州政府签署协议共同开发四姑娘山,决定在未来5年内投资20亿元人民币整体包装四姑娘山。据《四川日报》当年报道,汉龙集团与阿坝州政府专门成立四姑娘山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其中汉龙集团占70%股份,阿坝州占30%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出资方式上阿坝州以四姑娘山部分旅游资源的经营权及部分相关配套资源出资,汉龙集团则以货币形式出资,当年便拿出2亿元建设基础设施。而这一方式也令汉龙集团取得四姑娘山风景区的50年合作开发经营权,来自四川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信息显示, 2011年国庆黄金周期间该景区仅在门票收入上就达137.59万元。

汉龙集团沿用此种模式又相继开发了九鼎山旅游风景区、王朗白马旅游风景区等。

除了上述承建绵阳迎宾大道、汉龙大桥等道路工程外,2006年汉龙集团进一步将触角延伸至更“高级”的高速公路领域,投资开发绵阳至遂宁高速公路。据其官网介绍,该项目由集团旗下四川汉龙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承建,总投资42亿元,是交通部“十一五”公路交通重点建设项目,开创了四川省民营企业以BOT投资模式参与高速公路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先河。

令汉龙集团颇为失望的是,戴满军功章的绵遂高速在运营上却不容乐观。据《四川日报》去年11月报道,2011年通车后的绵遂高速绵阳段每天所收通行费低至11万元,而汉龙集团拥有该条公路收费期为26年,修建时向银行贷款28亿元,每年利息就达2亿元。

押注新能源

今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汉龙集团发展轨迹时发现,2000年的汉龙集团动作颇多,除了上述在基建领域的举动外,它的足迹还遍及白酒、水电等多个领域,当时的资金实力可见一斑。

据资料显示,2000年由丰谷酒业冠名的绵阳足球队首次晋升甲B,而丰谷却无力支撑球队经费,绵阳政府在同长虹集团、绵阳华润等协商无果后,汉龙出面表示愿意接手。提出的条件却是整体兼并丰谷酒业,并投入1个亿的资金对酒厂进行技术改造和扩建。而丰谷酒业这部分股权在后来与金路集团、西藏珠峰的环环交易中也使汉龙获利颇丰。

在还原刘汉10多年来的投资轨迹时,有业内人士便分析认为,其当年以首家民营企业涉足大中型水电站开发建设时就已经有了后来的“矿业大亨”的一丝影子。

媒体报道显示,2001年,全国正处于电力过剩期,刘汉却看到经济快速发展对电力供应的巨大缺口,决定5年内在四川省累计投资52亿元,修建完成总装机容量约为100万千瓦的多家水电站。官方网站也称,集团先后投资开发了天龙湖水电站、金龙潭水电站、毛尔盖河流域电站和武都电站,旗下拥有四川兴鼎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四川武都电站有限公司2家公司从事水电工程产业。

事实上,上述电力资产为刘汉及汉龙集团带来的收益也远超于其本身。

可查资料显示,2005年初,一家名为四川汇日电力公司的外商独资企业,两个月内从刘汉在2002年投资2亿元成立的黄龙电力手中以少于5亿元价格买下天龙湖和金龙潭两座电站,不足一月便以总价约27.32亿元卖予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

除了电力,汉龙集团在能源领域还涉足天然气、太阳能、石墨烯等。官方网站显示,专注于天然气的子公司便有四川德阳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广汉市城市燃气有限公司;而四川中汉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成都钟顺科技公司则在光伏太阳能领域颇有成绩。

同不少光伏巨头相比,汉龙因光伏出名是在2010年。资料显示,汉龙当年宣布将建设总投资达76亿元、生产规模200万千瓦的双流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太阳能聚光光伏发电装备制造产业基地项目,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聚光光伏产业园区,并预计2年内建成投用。

据《重庆商报》报道,在“2010中国(重庆)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上,汉龙与大足县签署协议投资100亿元建设聚光光伏项目,生产1000万千瓦太阳能自动跟踪器系统。

汉龙集团在光伏太阳能领域的野心在其官网上便可见一斑:“力争三年之内达到2000兆瓦的生产能力,形成千亿规模的产业集群”。

环保项目遭质疑

汉龙集团亦把触角伸向了环保产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汉龙集团官方网站查询发现,在汉龙庞大的产业版图中,环保业的地位却颇为重要。

2008年,汉龙集团投资1.28亿元成立汉龙莱科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致力于生态建设、水环境治理、生物科技、沙漠化治理等领域。

集团官网对该公司在水环境污染方面的治理进行着重介绍,称已研发出土壤净化槽技术,藻水分离技术,湖底底泥疏浚技术。其中,人工干预下的生物强化技术能通过向污染水域投放能有效降解转化呈污染态的氮、磷、硫等化学元素的“生物工程制剂”,将水体中的富营养因子转化成能被鱼、贝、虾等水生物清耗的浮游生物,通过捕捞,依靠食物链把污染物质转化成可供人类利用的蛋白质。在此基础上,加快污染水域的物质循环,强化水体的自净能力,切断自害海藻的营养供给,从而达到治理污染,防止蓝藻爆发和污染源化的目的。

官网还称,上述技术在四川,云南,湖南和湖北等地展开的湖泊水体修复尝试中,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不过2012年8月湖北媒体《楚天都市报》的报道却与官网介绍有较大出入。

据报道,武汉东湖的官桥湖近年来频繁出现死鱼翻塘或蓝藻水华等环境污染问题,水质长期处于劣五类,2009年6月汉龙莱科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开始承接该水域的治理工作,并承诺在当年10月30日前消除湖水黑臭,抑制蓝藻爆发。

不过此次治理情况并不尽人意。在2009年8月官桥湖便爆发了24年来面积最大的蓝藻水华,而据武汉环保部门检查情况显示,官桥湖的水质一直处于劣V类标准,引发质疑。

此外,汉龙集团的产业脉络还延伸至教育、商业百货、城乡一体化建设等多个领域,产业之大,令人咂舌。

掘金矿业

矿业开发“汉龙系”的商业版图中占有举足重要的作用,在四川省、云南省、内蒙古等地广泛涉足铁、铜、金、铅锌、稀土、煤矿等矿产资源的开发。目前,“汉龙系”旗下的木里县容大矿业拥有木里县梭罗沟金矿的采矿权,已进行开采和冶炼,集团还拥有松潘县东北寨金矿的探矿权。位于雅安市宝兴县的汉龙石材有限公司,矿区面积1.6平方公里,矿石储量2200万立方米。汉龙旗下西藏阿里朋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拥有位于西藏阿里地区革吉县盐湖乡扎仓茶卡盐湖,面积111.9814平方公里。

值得一体的是,在拥有丰富稀土资源的四川省,汉龙集团亦有一席之地。成立于2007年的四川汉鑫矿业发展有限公司拥有位于德昌县大陆槽稀土矿的采矿权,经探明,矿石总量为2000万吨,平均品位为3.88%。

2011年10月29日,汉龙集团在成都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与盛和稀土及其股东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综合利用研究所、四川省地质矿产公司签署重组框架协议,以盛和稀土为主体组建新的股份公司,综研所、四川地矿及汉龙集团分列前三大股东。重组完成后,新公司年产值计划达30亿-50亿元。当时,汉龙集团副总裁孙万章仅称,将以现金入股和资产换股两种方式入股,前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将超过50%。然而,谋求参与盛和稀土重组的汉龙集团却意外出局。

去年9月,事件又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变化,*ST天成(600392,SH)10月7日晚间发公告宣称,9月28日,汉龙集团、四川省地质矿产公司分别与盛和稀土签订 《资产托管框架协议》,汉龙集团、地矿公司分别将其持有的汉鑫公司58%和42%的股权委托盛和稀土经营管理。

今年3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来到德昌县的汉鑫矿业,汉鑫矿业的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海外收矿

从4年前开始,刘汉就把目光投向了海外矿业。

2009年起,汉龙进军国际钼矿市场,先后收购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和美国通用钼业公司,成就了当时中国民企在澳洲最大收购项目,并使得汉龙拥有的钼矿资源量成为世界第一。

2010年10月20日,汉龙集团与澳大利亚钼矿公司签署了铁矿石包销协议,开发后者所拥有100%权益的斯宾尼费克斯(Spinifex Ridge)铁矿项目。

接着,汉龙集团有涉足铀矿领域。《四川日报》的报道显示,在2010年11月,汉龙集团便已与澳大利亚铀矿开发商Marenica能源有限公司就纳米比亚铀矿项目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收购其12%股权,成为Marenica单一第一大股东。汉龙集团也由此成为第一个进入国际铀矿市场的中国民营企业。

最近3年来,汉龙集团把主要精力放在桑德斯公司战略收购上,桑德斯拥有世界第三大未开发的铁矿石产区。为了此次收购刘汉此前曾数次亲赴非洲。

“桑德斯”难题

对汉龙来说,目前到了桑德斯公司收购的十分关键的时期。

2011年7月,汉龙集团旗下汉龙(非洲)矿业有限公司向澳大利亚桑德斯资源有限公司(Sundance Resources Limited以下简称“桑德斯”) 提出全资要约收购桑德斯公司拥有位于喀麦隆的穆巴拉铁矿项目绝对控制权。最新评估价值高达140亿美元的穆巴拉铁矿项目位于西非中部海岸。

把国内外众多对手甩在身后,闯过重重关卡之后,目前,汉龙对桑德斯的收购进入了倒计时。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底,汉龙方面放出消息称,正着手引入战略合作伙伴,组团开发穆巴拉铁矿项目,目前已有多家特大型国有企业集团以及特大型钢铁企业正和汉龙洽谈合作事宜。

3月20日,桑德斯公司公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公司从媒体上获悉了刘汉被控制的消息,目前仍在求证之中。

桑德斯公司在给记者的回函中称,“停牌是因为桑德斯公司和汉龙的谈判还没结束,《安排实施协议》中还有一些跟进事项。”目前,汉龙还没有按照  中国国家发改委的要求完成与潜在的中国合作伙伴的最终谈判。并且,汉龙集团告知桑德斯公司,已经无法按照《安排实施协议》的规定在3月26日提交《信贷支持条款清单》(CATS)。

此前,多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此次收购项目最大的障碍是资金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获得的资料显示,穆巴拉铁矿项目开发分为两个阶段:一期工程包括,年产量3500万吨铁矿石的矿山开发计划,总长度超过550公里的运载铁路建设计划及吞吐量超过3500万吨/年的深水港口建设计划,预计总投资超过50亿美元,项目预计于2014年达产,达产后年内部收益率高达30.23%。二期工程包括:年产量1亿吨的矿山扩产计划,覆盖喀麦隆、刚果(布)、加蓬等中西部非洲地区的长达1200公里的铁路网及吞吐量超过1亿吨的深水港口扩建计划。

由此可见,即使收购成功,汉龙要想开发这个项目尚需数百亿人民币。

今日《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称,桑德斯的董事长琼斯(George Jones)周三说,他不知道刘汉目前身在何处,但是他说,他希望周四在澳大利亚珀斯(Perth)与汉龙集团代表会面之后能了解更多信息。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