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城市“投行化”:政府引导基金进入千亿时代 中西部跑出黑马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9-19 22:15:21

2021年以来,全国各地政府引导基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当时,不少地方成立母基金出手便动辄百亿,城市“投行化”俨然成为一种风潮。而眼下,新的趋势正在凸显:政府引导基金步入“千亿级”时代,母基金“下沉化”势头愈发明显。

据母基金研究中心数据,2023年上半年,在全国新发起的母基金中,区县级引导基金占比就接近半数。这也意味着,政府引导基金正从部分省份、发达地市,快速向区县“下沉”。

成都高新区供图

从地区看,虽然广东、北京、江苏、上海等沿海省市,因其相对市场化的营商环境、更高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及更强的政府政策支持,其在母基金设立的存量规模上依然保持领先。但数据上看,中西部地区正迎头赶上。

两大趋势叠加之下,不乏中西部的黑马跑出。作为中西部青年人才和创新型企业集中的热点区域之一,成都高新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从2021年11月成都高新区宣布,规划五年内推出总计3000亿元的产业基金;到2022年2月,当地又发布了百亿天使母基金组建计划。如今,成都高新区的政府引导基金,已对产业结构升级提供了明显的助推作用,强化了科技创新资本生态,显著提升了区域经济动能。

提早入局“千亿时代”

成都是全国7个GDP突破两万亿的塔尖城市之一,也是发展母基金入局较早的地方。而成都高新区作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创新高地,又是其中的引领者。

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简称“母基金”。若以首只政府引导基金——中关村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设立,作为我国母基金发端的标志,母基金在中国发展至今也只有20年左右。

而中国的母基金,“政府引导母基金”又是主力。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我国母基金的实际在管规模为48835亿元。其中,市场化母基金规模尚不足万亿(9722亿元);相比而言,政府引导基金则已高达38961亿元,占比近八成。

虽然规模如此大,但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真正的出圈节点,是2021年。那一年,被网友戏封为“赌城”的安徽合肥,以“最牛风投城市”的标签刷爆朋友圈。也是那一年,京津冀、山西、河南、山东、安徽、湖北、江苏、福建、广东、浙江等多地的百亿母基金相继诞生。

在一众省市级母基金井喷之中,成都高新区的动作显得格外亮眼。作为首批国家级高新区、西部首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当地不仅嗅觉敏锐、动身迅速,其出手也显得格外“大手笔”。

2021年11月成都高新区即宣布,将通过政府投入资金并撬动社会资本,5年内推出的产业基金,总规模将高达3000亿元!这笔钱,将专门用来支持开展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科技成果转化和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为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投融资服务体系。

这之后,当地实质性的推进动作一个接一个。短短3个月之后的2022年2月,成都高新区召开优化营商环境大会,会上便同步发布了产业基金的组建计划。紧接着,作为成都高新区重点搭建的产业投资平台,策源资本在8月正式注册成立。

正因为动身早、布局细,当眼下全国政府引导基金迈入千亿时代,各地区县级母基金正遍地开花之时,成都高新区的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已颇具规模。

据介绍,作为成都高新区打造3000亿产业基金群的载体,策源资本成立仅一年多,到今年7月已完成投资决策的合作基金共38只,总计基金认缴规模已超1000亿元。其中,去年新增的产业基金为704亿元;今年已完成内部决策的基金共17只,总规模达358.37亿元。

天使投资品牌“出圈”

实际上,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只是政府引导母基金的一种类型。除此之外,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天使投资引导基金、中小企业引导基金,以及基础设施建设引导基金等,也都能传导扩大落实政府引导方向,起到撬动社会资金的作用。

但相较于占比更大的产业母基金,设立天使母基金,则更像是“摸着石头过河”。2018年,深圳市政府才牵头成立了第一只天使引导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这只母基金总规模100亿元,是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投向早期项目的政府引导基金。

很多人不知道,成都高新区也是全国设立天使母基金较早的一批先行者。

近些年,随着新技术的演进和新产业的兴起,中小科技型企业正成为重要的创新驱动力量。然而现实是,初创企业也普遍面临融资困难的问题。由于投资风险大、回收周期长,早期投资一直是创投行业最薄弱的环节。

于是在2022年初,创新企业聚集的成都高新区,便官宣设立100亿元天使母基金。其目的,就是重点扶持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支持科学家、企业家将科技创新成果商业化、产业化。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高新区在组建天使母基金之初,就用心将功课做在了前面。放眼全国,成都高新区的天使母基金差异化优势明显,具有出资比例高、地域限制少、投资弹性足、返投认定活、激励力度强、容错幅度大等六大特点。

而成都高新区组建天使母基金时,在前往东部部分城市对标调研后,最终将出资环节的比例上限“就高”定在了50%。同时,其还支持省、市、区基金协同出资。这些措施,在社会资本较谨慎的情况下,都将有效降低优质机构的募资难度。

或许正是因为诚意足,成立不到一年时间,成都高新区已经在全国初步打响了天使母基金品牌。

日前,在母基金研究中心发布“2023年度专项榜单”中,成都高新区获评“最受投资机构欢迎的区县政府LP TOP15”,成都高新区天使母基金则获评“地市级区县级政府引导基金最佳风控TOP30”的称号。

同时,其天使基金集群规模也正迅速壮大:今年初,成都高新区的天使基金集群总规模约40亿元,吸引入场布局的清科投中早期及创投前20强机构共有10家;而到目前,这两项数据已分别刷新到了70余亿元和18家。

不难看出,成都高新区天使母基金的优良口碑,正撬动起更多社会资本关注专精特新、“卡脖子”等技术项目,一起聚焦“投早投小投硬科技”的天使投资领域,成功实现为初创企业赋能的目标。

资本撬动“建圈强链”

快速起势,是为了谋长远。无论是产业基金还是天使母基金,成都高新区在引导基金领域的精心布局,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孵化企业、升级产业、发展经济。

这一目标,在成都高新区各类引导基金的资金配置中,已格外凸显。例如据当地相关负责人介绍,成都高新区的产业基金就计划将约40%的规模投向电子信息产业,约20%投向生物医药产业,约20%投向数字经济产业,约20%投向包括消费电子、AI机器人、精密仪器制造、航空经济及未来产业在内的其他产业。

而作为成都产业发展的主阵地,成都高新区眼下,正在围绕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数字经济三大主导产业,加快推进产业“建圈强链”。不难发现,其产业基金主投的方向,与当地这些主导产业正好高度重合。

更令人欣喜的是,为了更好地链接政府、企业和资本,加速资本助力产业升级的步伐,成都高新区还在出台更多创新性的重磅措施。

例如今年5月18日,成都高新区“金熊猫创投日”的新名片已正式诞生。此后每月18日,“金熊猫创投日”,已成了当地整合创投机构、母基金、国有投资公司、投资协会、天使投资人等多方力量的重要平台。

据介绍,这正是当地将零散的路演活动,进行整合“IP化”的举措。目前,每月固定日期的“金熊猫创投日”,少则能吸引50人左右,进行5~6家企业的路演;多则已能聚集百人以上,进行20多家企业的展示。分行业的场地划分,已明显提升投资人与项目对接的效率和成果。

放眼全国,类似的创新举措,已助推成都高新区在遍地开花的政府引导基金中脱颖而出。

目前我国政府引导基金从部分省市、发达地市向区县“下沉”。这说明资本招商、基金招商的重要性,正在深入各级政府管理者的意识,母基金已基本成为地方招商引资的标准配置和产业升级的重要抓手。

这种新发展趋势,不仅对政府引导基金运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也要求各地区县级的政府引导基金,需要根据当地产业打造差异化运作优势,以不断吸引创投机构以及创新企业落户。

在此背景下,成都高新以资本促产业的种种创新举措,显然已成功走出了一步“先手棋”。 (文/黄谨之)

封面图片来源:成都高新区供图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基金 成都市 城市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