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年报难产、重组难做,停牌超18个月,勒泰集团今日正式被港交所除牌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8-15 21:59:41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勒泰集团长期单一的商业地产开发和运营,导致现金流和流动性困境之下不能按期清偿到期贷款而被金融机构呈请清盘,并在长期停牌后被港交所除牌。

每经记者 甄素静    每经编辑 陈梦妤    

8月15日上午9时起,勒泰集团(HK00112)的上市地位被正式取消。

在这之前,勒泰集团在香港联交所已经停牌超过18个月。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1)条,联交所有权将已连续停牌18个月的任何证券除牌。而在2021年1月20日,勒泰集团还就呈请清盘进行了聆讯。

勒泰集团对此表示,取消上市是因为公司未能在2022年7月20日前履行联交所规定的复牌指引,公司不会就上市委员会作出的除牌决定申请复核。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今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微信采访时表示,勒泰集团长期聚焦于商用物业的开发运营,而商用物业投资大、回报期长、回报率低,需要长期、低成本的规模化资金作为支持条件,比如母公司以高周转的住宅开发现金流来反哺商用物业。勒泰集团长期单一的商业地产开发和运营,导致现金流和流动性困境之下不能按期清偿到期贷款而被金融机构呈请清盘,并在长期停牌后被港交所除牌。

今日被除牌

勒泰集团大本营在河北石家庄,生活在京津冀圈有勒泰商业布局城市的人们,更愿将之商业部分称为地标建筑,也是城市生活必打卡处之一。

官网上,关于其控股股东中国勒泰集团是这样介绍的,成立于1998年,是集商业地产开发、商业物业运营为一体的大型商业资产运营企业,而勒泰集团主营业务包括商业地产开发及运营、物业服务、金融管理等多元化板块。

2013年,勒泰集团以5.6亿港元成本,从华人置业旗下获得了至祥置业62%的股权,最终成功借壳,在香港主板上市。

其实停牌之前,勒泰集团便遭遇了债权人的清盘呈请。这还要追溯至两年前的2020年7月28日,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交呈请,要求对勒泰集团进行清盘。

提交该呈请的原因为无法偿付工商银行向勒泰商业有限公司(勒泰集团全资拥有的附属公司)提供的贷款约14.25亿港元,利息及拖欠利息总额约为2.59亿港元;以及自2020年7月3日起至全额支付的违约利息每日46.35万港元,以及与贷款违约相关的所有其他成本和费用约为990万港元。

难产的年报

勒泰集团公开经审核的年报,同样要追溯在两年前的2020年年中,此后包括2020年度业绩公告、2021年度中期及年度业绩公告,均延迟刊发。

2020年8月底,勒泰集团发布2020年中期业绩公告,净亏损为4.64亿港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24亿港元,每股亏损0.53港元,较2019年同期每股盈利0.08港元减少0.61港元。

2020年上半年,勒泰集团总收益为2.9亿港元,2019年同期为5.37亿港元,勒泰集团将收益减少主要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及限制出行政策导致来自物业发展、物业租赁及提供综合物业管理服务的收益减少。

这也是公开市场上勒泰集团由盈转亏的重要分界线。

而从历年公开的年报中,也能窥见停牌前勒泰集团的债务压力。2019年年报中,该集团总负债达185.45亿港元,流动负债净额约69.33亿港元,现金及银行结余为1.28亿港元。2020年中期,勒泰流动负债净额升至约71.91亿港元,现金及银行结余降为5342.7万港元。

对于此后连续多次年报爽约,勒泰集团给出的回应是,由于清盘人于2020年7月为止所能获得的财务资料有限,将于适当及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公布有关刊发业绩之公告日期。

动荡人事与缓慢重组

不止年报难产,官网上,勒泰集团此前按月更新的大事件,也停留在了2020年中报发布的前一个月。

在领导留言板等平台,可以看出,多个商户和购房者就当地的勒泰城以及勒泰家园,因无法退押金、交房而多方奔波沟通。

其中一位唐山勒泰城商户表示,2020年因疫情和勒泰城解约,但是装修保障金和精英保障金共计数万元,一直未退,多次催促无果。

今年7月,唐山路北区区委区政府督查室回复网民提问时称,河北勒泰、唐山勒泰购物广场公司委托勒泰物业唐山二分公司进行物业管理及运营(三家企业都是法人公司),由于疫情等多种因素,无法正常营业,现已闭店,正在走执行转破产程序,建议通过法律诉讼程序进行维权。

实际上,在去年1月21日泰勒集团停牌后一段时间内,公司高层先后发生了很大动荡,从董事会主席、副主席到非执行董事等多个重要高层管理岗位均有辞任发生,而给出的理由多以专注“个人事务”为主。

2021年4月中旬,勒泰集团实控人杨龙飞也以“计划发展个人事务”为由,辞任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执行董事、提名委员会委员等多个职务。

此后半年时间内,赵伯琛、徐丽雯、陈浩然等也先后辞任勒泰集团独立非执行董事与审核及风险管理委员会成员,这其中任职最短的仅7天。

杨龙飞辞任董事会主席后,便鲜少在媒体等公众场合露面,其最近的公开言论,是2022年的新年致辞,但债务和重组等细节均未提及。杨龙飞说,2022年,对于24岁的勒泰来说,生存的艰难、变革的紧迫、发展的压力等,已知的挑战和未知的风险仍然环向左右。

然而,在资金敞口和经营压力均较大的情况下,虽有潜在投资者曾与清盘人接洽,但均未表示出进一步兴趣与勒泰集团订立任何重组框架。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450702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