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你会把孩子的命运交付给陌生人吗?揭开高考志愿填报生意经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7-07 15:19:51

◎盈利回报大,从业者付丞告诉记者,他自2020年开始创业,目前在河北、河南等地有20多个高报点位,服务了1000多位考生。“多数点位是5、6人,最多的十余人。2021年高考季(一个月的时间),合计收入近2200万元,抛除人员工资等各项开支,利润在20%~30%。预计今年会再多一点。”

◎准入门槛低,近期,有高考志愿填报公司人士向记者揭示了行业乱象,诸如志愿规划师实际上可能初中都没毕业,而号称“包过‘强基计划’初试”的公司实为虚假宣传。

每经记者 杜蔚  丁舟洋    每经编辑 陈俊杰    

2022年共有1193万考生参加高考,这是恢复高考以来报考人数最多的一年。在这个越来越庞大的“数据匹配”机制中,志愿填报已上升到新的高度,有家长为此花费不菲。一年一度的高考志愿经济也到了最旺盛的时候。

“我们的填报师天刚亮就到岗了,一直忙到深夜。”某市一大型高考志愿填报机构负责人乔宇说,高强度的高考志愿填报持续了6天。类似情形在全国各地的志愿填报机构上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部分志愿填报机构很拼,一个高考季下来,甚至有志愿规划师体重骤减40斤。

与之对应,硬币另一面的现状是,准入门槛低,盈利回报大,近十年来,高考志愿填报(以下简称高报)相关企业从143家增至1357家。近期,还有高考志愿填报公司人士向记者揭示了行业乱象,诸如志愿规划师实际上可能初中都没毕业,而号称“包过‘强基计划’初试”的公司实为虚假宣传。

大厂进军志愿填报 教育部预警“高价”志愿填报咨询活动

炎炎夏日,除了成绩特别优异的考生在甜蜜地烦恼“是去北大还去清华”,绝大多数考生都要面临填报志愿这一关。考了个高分,不报一个王牌专业是不是亏了?徘徊在心仪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到底是要稳字当头还是冲一把?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机。高考志愿填报演化为一门行业,甚至不乏互联网巨头参与其中,比如,百度的“AI志愿助手”,腾讯的“新高考通”程序和阿里巴巴旗下的“夸克”;网易有道、好未来、高途等在传统生涯规划、志愿咨询之外,推出了备考规划、心理辅导等新型服务。手握大数据,是这些“科技大厂”在进军志愿服务时的优势。

网易高考智愿APP的开屏页面赫然写着:“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也正因这一决定如此重要,有关部门开始整顿行业。

6月23日,教育部发布预警,提醒广大考生和家长,社会上有机构或个人向考生和家长开展的“高价”志愿填报咨询活动,存在政策解读不精准、信息提供不准确、费用收取不规范甚至诈骗等问题,切勿轻信所谓的“天价”志愿填报指导服务。

说到志愿填报指导服务,绕不开当年的行业龙头赢鼎教育——如今公司正忙于破产清算。

靠着“高考志愿填报一对一”咨询服务业务,赢鼎教育曾在2015年资本市场火热之际挂牌新三板。当时,高考志愿服务还是一个尚未完全开发、大机构尚未强势渗入的领域。

“让志愿填报服务在全国更为普及,或是说让大家觉得这个项目是可以赚钱的,其实是从赢鼎教育开始的。”6月底,赢鼎教育前员工刘思路对记者表示,“赢鼎的老板王海涛是做考研培训起家的,他从做考研这件事情发现问题,很多学生高考专业选错了,你考研会更苦恼。基于此,王海涛带着六七个人的小团队,2012年从老家吉林来到北京创业赢鼎教育,进军高考报志愿咨询。”

赢鼎教育年报显示,2015年、2016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高达95.6%、91.2%,年营收、利润均在1亿以上。仅凭高考志愿填报这一项业务,王海涛从蜗居在一个小办公室的北漂,搬到上下两层2000平米的办公楼。

志愿填报“第一股”幻灭 名人、上市公司牵连其中

赢鼎教育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彼时公司推出号称具有高中三年名师教学辅导功能的“一点马•高考名师机器人”。“为了推学习机,将最赚钱的志愿填报业务免费化,自此埋下败笔。”伴随赢鼎教育从高光走向衰败的刘思路认为,高报曾让公收益颇丰,但资本化运作后,公司放弃这个金饭碗,赢鼎教育由盛转衰。

另一边,一点马的营销成本不计代价,请到广告业大咖叶茂中担纲策划,张嘉译代言,还曾赞助央视《开讲了》节目以及电视剧《少年派》。按照赢鼎教育当时招揽加盟商时的说法,即“在全国轰炸式广告投放,加上优质的教师阵容,简单合作模式,让新手小白也能无顾忌的创业。”

受此吸引,2018年中旬,张永华加盟一点马公司,买下了十来套每台价值两万元的“一点马名师机器人”。张永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像他这样的加盟商全国有上千家,加盟代理费以亿计。但在后续运作中,加盟商们发现一点马漏洞百出,所谓的“智能机器人”产品没有3C质量认证,所谓的国家级名师编写的教材被当地主管部门认定为非法出版物。

张永华提供的资料显示一点马漏洞百出

2020年前后,多位加盟商将赢鼎教育告上法院,但此时王海涛已“金蝉脱壳”。记者获取的赢鼎教育破产清算第四次债权人会议显示,6月21日,长虹佳华(HK03991,股价0.64港元,市值9.31亿港元)等债权人及职工代表参加该会议,赢鼎教育法定代表人王海涛已于2020年2月出国,此后再未回国。

法院已裁定的赢鼎教育普通债权为6635万余元。另有张小童(张嘉译的本名)诉赢鼎教育人格纠纷案,张小童要求赢鼎教育赔偿经济损失约510万元,该案计划于今年8月第一次开庭审理;还有民生银行申请的1686万元债权担保。

债权管理人掌握的赢鼎教育财产包括,银行存款182万余元,赢鼎教育名下位于北京建国门外大街的一处评估价值约为3000万元的房产。综合评估,赢鼎教育仍有3400万元-8500万元债务无法清偿。

更为离奇的是,记者了解到,赢鼎教育与一点马公司曾于2020年7月签订过转让协议,将赢鼎教育的6项专利和20项商标永久转让给一点马,转让价为50万元,但债权管理人未能查到一点马向赢鼎教育支付转让费的任何财务记载。赢鼎教育还曾在2020年3月至9月期间,将打印机、电脑、办公桌等资产转让给一点马,其中每台电脑均作价10元,明显低于市场价。

通过启信宝查询一点马的工商注册资料,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为郎炳东。已经跑路的赢鼎教育老板王海涛的母亲名为朗炳坤。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郎炳东与朗炳坤是亲戚。

准入门槛低,盈利回报大 有公司一个高考季收入2000多万

高考志愿填报的龙头公司赢鼎教育在破产清算,热情的淘金者依旧前赴后继。

启信宝数据显示,近10年来,“高考志愿”相关的企业注册量逐年增加,截至2022年6月21日,我国现存“高考志愿”相关企业达1357家,自2019年起,连续3年每年新增企业数超过200家;约80%的企业成立于近五年间,注册资本在200万元以下的企业占了一半。

高考志愿填报,被视为考生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张试卷”。据艾媒咨询统计,2021年上半年,通过志愿填报辅导或辅助软件获取志愿填报信息的比例为32.2%,较2020年上半年的28.2%有明显提升。

“我接待过很朴实的农民,从口袋里拿出刚卖了小麦的2000元给我,希望帮孩子报志愿,也接触过开豪车、戴名表的老板。”在高报行业工作了8年的李杰告诉记者,不管是相对困难还是富裕的人,对这件事的投入都是认可的。

“考生家长对志愿填报公司的认同和需求越来越强烈,并且在选择相应服务时更加明确。”乔宇于2012年进入高报行业,在此之前,他曾在招生系统工作。在乔宇看来,“当下大家找高报机构的意识从无由到有,从有到精。”

上海一所重点高中的高三家长戴女士告诉记者,据她了解,其孩子所在的班级70%~80%的同学都花钱找了高报机构,“我们算是晚的,今年6月份才找的,班里有同学高二就开始一对一接受填报师的规划了。”

高报行业虽然垂直,但每年面对的是上千万的考生,需求旺盛,收费自然水涨船高。

“现在北京、上海的价格基本在1万元左右/人,不少机构能轻松卖到2万多元/人。”李杰表示,高报属于咨询行业,在技术上没有统一的标准,也没有行业约束和标准化的组织,收费主要取决于地域。“我在河南的同行,前几年2000多元/人,但是这两年可以卖到4000多元/人了。”

谈及当下拥挤的高考志愿填报赛道时,多位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主要原因系进入门槛低。”

多次“带人入行”程璐表示,以一个小县城为例,最好的方式是夫妻档,前期不需投入太多人力,“不算房租,简单置办两个手机、两台电脑、几张桌子、一台打印机,5万元就能启动一个高报项目,启动资金大部分需要花在学习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番采访了解到,高报企业虽然进入入门槛低,但盈利回报却颇为丰厚。付丞告诉记者,他自2020年开始创业,目前在河北、河南等地有20多个高报点位,服务了1000多位考生。“多数点位是5、6人,最多的十余人。2021年高考季(一个月的时间),合计收入近2200万元,抛除人员工资等各项开支,利润在20%~30%。预计今年会再多一点。”

灰色地带若隐若现 1.98万就能买进强基初试?

一张小小志愿卡催生的高报行业,火热光鲜的另一面灰色若隐若现。

今年6月,记者以家长身份,历时一个月向上海、北京、成都等多家高考志愿填报企业了解,发现有不少收费昂贵的“专项”产品。“4800元,我们就可以帮您的孩子准备强基计划和综评录取的资料,代写自我陈述等。”上海一家高报机构的业务人员向记者介绍。而针对强基计划的面试培训收费则高达1.54万元。

2022年是强基计划实施的第三年。为加强拔尖创新人才选拔培养,教育部决定,从2020年起,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

“强基计划”已被高报机构列入工作重点,不仅单独收费,甚至还打出了“保过强基初试”承诺的幌子。“1.98万元,我们提供写自我评价和推荐信的服务,会找社会地位高的人来署名。‘强基’初试通过,服务结束。”北京一家高报机构的咨询师告诉记者, 2022年在四川有两三百个学生缴费。粗略计算,上述机构的“保过强基初试”服务,仅在一个省的收入就逾400万元。据该咨询师介绍,此服务在上海的缴费人数更多。

不过,当记者再三询问是否百分百通过强基初试后,上述咨询师表示并不是,“倘若不过,退50%费用,或者转成同价位的高考志愿填报服务。”

花1.98万元,有望让孩子进入强基计划,这当中的含金量究竟如何?“没有含金量,因为只过初审。并非所有高校都需要推荐信,如果需要,找孩子高中老师或校长就能写。”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指出,“所谓的‘保过’,其实是机构在赌概率问题。抓住了很大一部分家庭希望尝试又不自信的心理。‘强基’初试最终能否通过,与1.98万元的服务并没有关系。”

“‘保过’是不实际的,如果高考志愿填报机构这样承诺,就是虚假宣传。”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记者说,高报行业本质上就是在利用信息差来赚钱,利益在前,不乏虚假宣传的机构,且收费价格混乱、畸高,还充斥着伪“专家”等乱象。“志愿填报师的资质、行业的服务定价及流程,至今尚未形成行业标准。”

有些机构的高考志愿填报师如同医院专家号般稀缺抢手,但真实的学历和资历却需要考生和家长擦亮眼睛。“这些年找我来培训,希望入行的人不少,当中有货车司机、初中没毕业的……我的底线是,至少得有大专学历。”程璐说,行业中被精心包装的“伪名师”并不少,他们反而成了考生的命运操盘手。

储朝晖认为,目前高报行业大热,主要原因是家长对高校的情况了解得不够全面、深入,因此才寄希望于中介来帮助孩子填报志愿。

在储朝晖看来,专业的高报服务,可以帮助考生掌握填报规则,提高信息获取效率,避开一些填报风险,但不能过度依赖。“志愿填报市场目前鱼龙混杂,也需要高校反思,没有充分介绍自己,特别是在招生诉求方面,并不清晰,导致考生想要了解信息十分困难”。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思路、李杰、乔宇、程璐、付丞为化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911049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教育 高考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