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集齐普洛斯、腾讯和菜鸟 G7合并E6:迟到4年却值得庆幸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09 11:33:30

◎G7、E6合并背后,有着普洛斯、腾讯,以及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等股东身影。从产业资源整合的角度而言,这意味着合并后的另外一层含义:“新公司的边界、天花板打得非常开。”

每经记者 李卓    每经编辑 刘雪梅    

叱咤多年的“北G7、南E6”,终于合二为一。

6月7日,G7物联(G7)和易流科技(E6)官宣已于2022年第一季度完成合并,并已完成首阶段的业务整合。

G7物联(G7)和易流科技(E6)官宣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不同于过往滴滴、快的,以及货车帮和运满满充满打斗、激烈的同质化合并,G7和E6虽然起点都是IoT(物联网),但在客群和细分市场上都有着明显差异。

“一个守着生产端、一个守着消费端,加一起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版图。”发起并推动这场合并交易及业务整合的新公司首席财务官张杰龙如是形容。

合并后,新公司将是中国公路货运行业营收规模最大的软件服务提供商,同时也成为行业中唯一具备完整IoT SaaS能力的技术公司。

不过,更受外界关注的是,G7、E6背后分别有着普洛斯、腾讯,以及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等股东身影。从产业资源整合的角度而言,这意味着合并后的另外一层含义:“新公司的边界、天花板打得非常开。”隐山资本管理合伙人董中浪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线上采访时直言。

合并后的新公司或将于港股上市的消息,更是让这则“联姻”热闹倍增。

2021年以来,从极兔收购百世集团中国快递业务、到京东物流收购德邦快递66%股份,再到G7、E6的合并,一条清晰的线索出现了:新周期里,物流界以资本并购的方式纵横捭阖,已蔚然成风。

“气候变冷,恐龙时代过去了。”作为G7和E6合并后的新公司董事长兼CEO,翟学魂的感叹,一针见血。

迟到4年,却值得庆幸

G7内部人士用“惺惺相惜”来形容这次双方的合并。据透露,该轮合并建议由G7提出,在2021年10月底立项,“没谈几轮,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事实上,这并不是G7和E6第一次有合并的想法。

“2018年当时合同甚至快定稿了,但在最后阶段没有选择在一起。现在看来,我觉得当时他(E6创始人兼CEO张景涛)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而我也没有再去特别勉强非要为合并而合并,我们也做了特别好的决定。”

回忆起4年前双方的失之交臂,翟学魂在线上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是形容。

正是2018这一年,E6新三板摘牌,放弃了“中国公路运输产业链互联网平台第一股”的称号,接受了菜鸟网络的战略投资;G7则于同年底(2018年12月),完成了由厚朴投资领投的全球物联网领域创纪录的3.2亿美元融资。

这也成为了两家公司的一次重要分水岭。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四年前,一方面当时我们的能力偏同质化。第二,能力都还不是很成熟。这四年G7和E6各自有了非常大不同的发展。”翟学魂告诉记者。

G7和E6都是物联网技术与软件服务领域的代表企业。不同在于,创办于2011年的G7生于北方,因为离山西、内蒙古、河北唐山等资源省份更近,在煤炭、钢铁、水泥等大宗商品细分行业越做越深入,主要客群为中小型货运经营者。并且,正是2018年后,G7从订阅服务延伸到了交易服务,交易服务获得了高于订阅服务的增长,占比也在迅速提升。

据了解,订阅服务是基础,收入增长来自于市场的需求提升以及技术进步带来的产品普及;交易服务给客户提供最终的结果,而不只是工具,因此市场规模大很多,仍有10倍以上的收入增长空间。

E6创办于2006年,总部深圳,算是公路货运行业IoT SaaS服务的开创者。相比G7,E6至今仍专注于物联网软件订阅服务,主要面向的是大型货运经营者,被称作快消、零售、食品、医药等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

据G7提供的官方数据,在本次合并前,G7和E6服务了行业中80%以上的大型货主和大型物流企业、近3万家中小货运经营者。

合并之后,在货主这个领域究竟有多大的占有率?“也许有10%的覆盖,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我觉得覆盖率还是非常低的。”翟学魂坦言。

业内的共识是,消费物流领域(To C)的数字化程度已经到达较高水平,但越往供应链上游走,运力组织方式越松散,管理越落后。这其中,更多中小B的供应链数字化诉求愈发强烈。

G7与E6的合并,无疑将进一步促成技术平台(G7、E6)和物流平台(菜鸟/京东/顺丰)的合作局面,加速供应链上游的数字化趋势。

至于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与易流合并,翟学魂表示,合并不光是变成一个更大的公司,还要变成一个更健康的公司,“2022年恰好是个适合练内功的年份。”

在翟学魂看来,过去大的客户,包括互联网平台、制造业的客户,大家都追求“变大”,就是看谁变成一只最大的恐龙,能够把剩下的对手吃掉。翟学魂把这个叫做“恐龙时代”。但气候变冷,恐龙时代过去了,反而越大越可能不适应未来环境。

“因为未来不是以规模增长为驱动的,根本上所有人都要通过经营品质,来实现更高效率的运营和经营。”翟学魂解释,作为一个SaaS公司,G7看见客户需求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我们对于这个环境就是这么理解的,就是不是非要把自己变成巨无霸,而是要不然变成一只鸟,虽然身体小,但可以飞得很高很远;要不然变成鱼,虽然也不是很大,但是可以潜得很深,游得很快。”

合并背后:激进与稳健

从过往合并案例来看,外界关心的是,G7和E6要如何顺利实现1+1>2?毕竟,此前无论滴滴、快的,货车帮和运满满的合并,最终几乎都是以一方创业团队的退出而告终,合并的结果难免一地鸡毛。

对此,翟学魂也给出了自己的方案。他认为,当年货车帮、运满满都是To C的业务模式,需要单点突破,两家公司强大的地方都特别同质化。G7和E6合并的不同则在于,To B的企业服务不是单点突破,天生特点是需要有全链条服务能力。何况G7和E6之间有明显的差异,有不同所以才有更大的协同价值。

翟学魂强调说,未来,两家公司将在供应链与技术平台按需整合,但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并将长期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保留两个利润中心。

在管理架构的设计上,合并后,翟学魂将担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原易流科技董事长兼CEO张景涛担任副董事长,G7首席财务官张杰龙担任新公司首席财务官。

与此同时,集团层面设立决策委员会,统筹集团公司战略,决定集团重大经营事项,推动协同效应发挥,向集团董事会负责。合并完成后,双方股东普洛斯隐山资本、腾讯、菜鸟等投资者也已分别委任代表加入公司董事会。

值得一提的是,在外界眼里一向稳健的老翟,在被问及对张景涛的评价时,反而形容自己远比他(张景涛)“激进”。

翟学魂解释,自己带领的团队一直要做很多前瞻性的投入和尝试,他以2018年G7与普洛斯、蔚来资本共同出资创建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嬴彻科技一事为例称,尽管结果很好,但现在看来是相当冒险的。“景涛相对来说,如果看不见非常明确的成功验证,是不往前做很大投入的,特别稳健。”

合并后,G7创始人翟学魂将担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两个人管理风格的不同,或许也决定了两位创始人未来分工上的侧重。翟学魂告诉记者,首先易流和G7要相对独立经营,两个利润中心意味着他和张景涛仍然要各自负责G7和E6客户经营的结果,“这是我们基本的责任。”

而就一些更长期投资回报和整个战略部署,张景涛更多地在看各个行业里、尤其是在货主行业里的战略部署怎样最恰当;翟学魂在这个阶段更多则是看产品和技术上的战略布局。

此外,虽然并未披露此次合并的金额和具体股权结构,但据张杰龙透露,(创业)团队是合并后最大的有控制权的股东;普洛斯、腾讯、菜鸟都是重要的股东;而翟学魂是最大个人股东,张景涛是第二大个人股东。这种架构相对来说,或能更大程度保护创业团队的主导权。

关于这次合并后新公司的估值,暂时也无官方披露。但可以参考的背景是,就在今年2月14日,G7宣布获得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为22亿美元。而E6的IoT收入是G7的百分之六七十。市场猜测,合并后的公司估值应该不低于30亿美元。

资本考验:产业的逻辑

在记者的反复追问下,翟学魂和张杰龙都并未就市场传言“G7物联考虑最早今年赴港IPO”给出具体时间表。

张杰龙坦言当下的市场环境没有办法控制。在被问及G7跟E6的合并动作是否可以看成是G7上市之前的临门一脚,他也予以否定。

启信宝数据显示,G7自2011年成立至今,已经拿到了9轮融资,投资方包含挚信资本、国投招商、混沌投资、普洛斯、宽带资本、信达汉石、厚朴基金、智汇基金、晨山资本、中银投资、腾讯、道达尔、中银集团、钟鼎创投、淡马锡等一众机构。

而成立于2015年的物联网及车队管理独角兽Samsara(IOT,股价11.94美元,市值60.75亿美元)于2021年12月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后,市值一度冲破100亿美元。

在被问及G7在国际上可以对标的公司时,张杰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G7的订阅服务和Samsara确实非常像,投资者也经常拿两家来对比。此外,经常被对标的还包括了另一家专门做安全的美国技术公司Lytx,和一家车队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Motive。就在今年5月,Motive刚刚完成新一轮1.5亿美元的F轮融资,估值达到28.5亿美元。

“这几家公司核心能力都是IOT。”张杰龙指出,但他不认为G7一定像他们中的某一家,并且,在张杰龙看来,中国货运经营者更分散一些,还是以中小企业为主,所以G7在中国更容易做全链贯通。

作为重要股东之一,隐山资本管理合伙人董中浪在谈及资本可能的退出意愿、G7是不是需要立刻上市时,他在线上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如果沉下心来做一个长期的事情,它的价值非常大,这个价值的实现需要依赖时间和资本。

他特别提到,往往很多好的公司最终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不是它的商业模式的问题,也不是人的问题,相当程度上是被一些资本绑架了。“资本有退出的压力,不愿意做长远的事,都急功近利。”

他甚至直言,在短短的时间里,外界难免有人拿G7跟满帮、货拉拉比,觉得G7成长慢,但在他看来,抛开资本的烧钱或者是恶性的拔苗助长,其实G7走得还不错。

董中浪向记者反复强调G7背后的产业逻辑。他说,包括现在G7的主要股东组成普洛斯、腾讯、菜鸟等,都是偏产业资本的,因此他们都可以理解G7想做事。这些股东能够对合并达成一致的支持,是非常难得的。

也正因如此,董中浪认为,对G7而言,现在上市与否不是那么迫切,最重要的是价值创造,有利润了,现金流打平了,有非常好的IOT+订阅模式,“那你不用担心,一定有市场估值的价值在。”

站在当下市场环境,资本如何看物流赛道的投资呢?董中浪建议,一方面要投一些勇于创新的科技平台、创新平台,另外一方面要投一些传统的企业,这些传统的东西可能不是那么性感,但是放在任何时候都经得起时间考验。

“过去在资本绑架下,由于很多对物流行业底层逻辑不清楚,无论是资本还是创业者,被绑架到这里面来,希望短期内能够做成一个巨无霸,做成一个独角兽;现在大家回归到一个平常心了,因为物流行业的核心是要提升资产效率,是需要降本增效,需要为客户创造价值的。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觉得现在整个中国的物流行业表面来看,是把创业的窗口关闭了,但是是把投资窗口打得很开。”董中浪说。

在他看来,真正的产业投资,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封面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G7 易流科技 物流 交通运输 saas 重卡 快递物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