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神州高铁16亿投资“踩雷”:风险早有迹象,数百亿预期收入成泡影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26 15:09:59

每经记者 杨煜  李少婷    北京报道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一个预期收入几百亿的项目,一次以小换大的投资,一场引人追问的败局。

5月24日,神州高铁(000008,SZ)的业绩说明会上,投资者再次发出追问。公司对三洋铁路项目公司河南禹亳铁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禹亳公司)的投资踩雷几成定局。

2019年,神州高铁宣布向禹亳公司增资16亿元,参与重要铁路项目三洋铁路的建设与运营中,宣称有望创造数百亿收入。但3年过去,不仅项目陷入停摆,神州高铁也因此计提减值准备12亿元。目前,神州高铁已就禹毫公司股权回购事项提起仲裁,迫切想要甩掉这个“包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神州高铁增资前,禹亳公司就已经暴露出经营危机,此外,神州高铁在去年8月就已认定项目投资失利,却直到今年1月底业绩预告时才对外披露。

神州高铁踩进“坑”,投资失利却未及时披露?

故事要先从三洋铁路说起。这是一项被多方寄予厚望的大型铁路通道项目。

据禹亳公司官网,三洋铁路西起河南三门峡,东至江苏洋口港出海,全长1200多公里,途经豫、皖、苏3省13个地级市、30个县区,在助力中西部地区与沿海经济的融合上具有重要作用。

其中,以安徽宿州为中点,三门峡至宿州段属于新建线路,全长664公里,总投资430亿元,分四期建设。宿州至洋口港段则是既有线路,已经开通运营。

就在三洋铁路项目筹建的同时,神州高铁正在向整线运营维保服务战略转型升级。对神州高铁而言,里程长、运量大的三洋铁路无疑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2019年12月,神州高铁宣布向禹亳公司增资16亿元,获得其13.2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相应地,禹亳公司同意在神州高铁增资入股后,将三洋铁路(三门峡至宿州段)全线运营业务长期委托给神州高铁。

彼时,三洋铁路(三门峡至宿州段)一期工程已投入试运营,剩余工程预计三年建设完成。据神州高铁测算,按照三年建设期及三十年运营期计算,预计累计可获取合同不低于600亿元,其中三年建设期预计可获取合同不低于42亿元。此外,作为公司股东,项目全线开通运营后,神州高铁还可通过分红获取运输收益合计不低于45亿元。

用16亿本金撬动数百亿收入,这看起来是一场绝对划算的生意。

神州高铁直言“实现以相对少量投资获取巨大规模线路运营维保业务的战略目的”。但没想到的是,两年后,神州高铁反而会因为这个“大便宜”出现大额亏损。

据2021年业绩预告,禹亳公司在疫情、洪灾及资金不到位等因素影响下,经营出现困难。特别是去年四季度开始,大量金融机构债务到期无法偿还,情况加速恶化,已经影响到员工工资发放。

截至2021年底, 禹亳公司金融机构贷款余额约37亿元,其中已有超过19亿元本息逾期,涉及10家金融机构,禹亳公司4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存在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风险。2021年,禹亳公司共有诉讼案件22件,涉案金额约15.6亿元,其中判决生效待执行案件12件,7起案件对方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资金紧张下,三洋铁路项目的建设进度也不及预期。多年过去,三洋铁路项目仍然只有一期工程建成试运营。而该路段在2016年1月就已建成通车,这意味着,三洋铁路项目已经六年没有实质性进展。

从上述业绩预告来看,神州高铁早在2021年8月便认定,从禹亳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来看,其投资目的已不能实现,并要求禹亳公司原第一大股东河南漯周界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漯周界高速)根据协议约定履行股权回购义务。

神州高铁表示,根据公司2019年12月签署的《增资扩股协议的补充协议》,如神州高铁认为其投资目的不能实现,则有权要求漯周界高速以不低于神州高铁实际出资款的价格,受让神州高铁持有的禹亳公司全部股权或部分股权。

然而,神州高铁直至2022年1月才首次公开披露上述重要信息。并对禹亳公司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12亿元,这也是导致神州高铁去年业绩亏损的首要原因。

漯周界高速一直未履行且拒绝履行回购义务,目前,神州高铁已就此事提出仲裁,正在等待审理。

项目一度缺钱向高管筹款,神州高铁尽调未发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实际上,在神州高铁入股之前,禹亳公司已经长期存在明显的资金短缺风险。

据河南省商丘市委督查二室在2021年5月19日对网友的回复,三洋铁路在2017年10月后,项目资金便出现中断,项目建设被迫搁浅。

神州高铁也曾提示过融资风险。2019年12月,在宣布向禹亳公司增资之时,神州高铁就在公告最后的风险提示中表示,“本项目整体投资规模大,可能存在因融资及资金安排影响项目实施的情况”;还表示项目公司正在通过资本金出资、股东增信等多种方式增强资金实力。

不过,禹亳面临的资金难题恐怕要比神州高铁预计的大得多,也复杂得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2018年,为了缓解资金问题,禹亳公司还曾发动公司高管帮助公司借款。

据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年6月,禹亳公司因融资困难出现经营危机,面临工程停工、运输停运的局面,更严重的是无法按期偿还银行贷款及利息,面临失信风险。禹亳公司为经营需要召开公司中层会议,要求中层以上领导进行融资,由禹亳公司承担还款责任。2018年12月,禹亳公司再次召开高管会议通报,发动员工多方筹措资金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当时,时任禹亳公司副总经理田征宇“响应公司号召”,向范国芳借款50万元,当天便将借款转入禹亳公司账户。后来,该笔借款未能如期偿还。范国芳将田征宇和禹亳公司告上法庭,根据一审法院判决,田征宇应偿还范国芳50万元借款及利息。随后,范国芳和田征宇又进行上诉,认为应该由禹亳公司进行还款。但禹亳公司却表示,“借款人是田征宇,范国芳的借款与我公司无关,故我们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

4月中旬,范国芳的丈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对此表示无奈。“(田征宇)没钱,又不是他用了,都是公司用了。”范国芳丈夫说道,“(公司)定的政策就是高管必须去筹措资金。经他(注:指田征宇)手的都不止我这些,经他手的都六七百万。”

此外,田征宇也在上诉时表示,禹亳公司的大部分职工均存在为公司融资的情形,且大部分资金来源为职工亲戚朋友。

5月23日,记者针对上述说法致电田征宇与禹亳公司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不过,范国芳丈夫的说法可以从其他法律判决书中找到部分佐证。

据葛洲坝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邓万新于2017年2月进入禹亳公司工作,任副总经理。期间,禹亳公司多次以公司经营需要为由,向邓万新借款共计380万元。此外,为完成禹亳公司下达的任务,邓万新还联系其朋友朱勇向禹亳公司提供借款,共计90万元。

邓万新与朱勇追讨欠款最终都得到法院的支持。田征宇则没那么顺利,法院判决由田征宇承担还款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25日,禹亳公司与田征宇补签了一份借款合同,借款合同约定:出借人为田征宇,借款人为禹亳铁路;借款金额为615万元,还款150万元,下欠借款465万元。范国芳在上诉时曾表示这份《借款合同》不能反映本案借款的实际情况,更不是禹亳铁路逃避法律责任的依据。

如此看来,禹亳铁路似乎是想通过明确公司与员工之间的借贷关系作为“补偿”。

不过,法院公示的裁判文书显示,田征宇在上诉时声称这份《借款合同》是在禹亳公司的大股东神州高铁胁迫下签署的,合同内容对自己极不公平,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例如借款发生的时间与合同签署的时间间隔两年,合同有效期为神州高铁作为禹亳公司股东期间等。

对此,神州高铁4月上旬邮件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经公司向田征宇本人核实,田征宇表示不存在上述言论,且田征宇向公司提供了其本人口述内容及签字的情况说明。

公司重组搁置,项目前途不太明朗

公司与员工间的恩恩怨怨尚无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禹亳公司的资金问题不是一个短期问题,神州高铁的入局也终究未能扭转这一局面。欠款难还、工程停工,禹亳公司的危机已迫在眉睫。

“基本上跟半倒闭(一)样。”据范国芳的丈夫介绍,他曾经去过禹亳公司几次。“还没破产,但是它那里边基本上没人了。原来4部电梯,现在只留了1部电梯。”

何至于此?这是围绕禹亳公司最大的疑问。

据神州高铁披露,禹亳公司认缴注册资本120.76亿元,实缴注册资本52.64亿元,其中包括神州高铁已经支付的16亿元。也就是说,其他股东应缴未缴出资近70亿元。相比于430亿元的三洋铁路项目总投资,禹亳公司实际收到的资金显然难以支撑。

神州高铁在邮件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增资入股禹亳公司后,其在认缴投资范围内,及时出资解决员工工资、社保和经营资金等紧迫问题,维持禹亳公司员工稳定。

在资金问题上,神州高铁回复称,公司一方面催缴未出资股东出资;另一方面推动禹亳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先后协调禹亳公司与多家战略投资者进行多轮洽商,并联合禹亳公司其他股东多次与地方政府汇报交流,但由于各方诉求难以达成一致,目前尚未形成有效方案。

“神州高铁协调战略投资者注资重组禹亳公司,但因部分股东不同意重组方案,重组搁置。”神州高铁在回复中表示。

三洋铁路属于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项目,作为项目法人的禹亳公司股权结构也较为复杂。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禹亳公司的股东除了神州高铁外,还包括新疆北新路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央企背景)、北京国开泰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央企背景)以及一众地方政府平台公司。此外,河南光彩集团发展有限公司、河南中航铁路发展有限公司也有不低的股权比例,禹亳公司原第一大股东漯周界高速即为前者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赵明,河南中航铁路发展有限公司无实际控制人。

如今,随着神州高铁决意退出,禹亳公司和三洋铁路的前途目前还不太明朗。

看着家门口的铁路建设迟迟没有进展,沿线居民曾多次通过领导留言板表达他们的关切。

今年3月11日,河南省许昌市发改委在回复三洋铁路建设问题时表示,“禹亳公司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国内金融大环境紧缩影响,公司融资进度受阻,资金短缺,工程进展缓慢。目前,禹亳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机构洽谈投资,力争下半年能够启动建设。”

此外,中国铁建(601186,SH)和正平股份(603843,SH)曾中标三洋铁路部分线路的建设。其中,中国铁建旗下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三洋铁路三禹段(洛宁-伊川与汝阳交界)建设项目的施工,正平股份负责三门峡至禹州段的建设施工。因该中标,正平股份曾在2018年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市场影响力和知名度大幅提升”。

5月25日,记者分别致电两家公司披露电话询问建设进展问题,两方均表示,由于居家办公、疫情封控等原因暂时无法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神州高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