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欧盟对俄“禁油令”推迟,危机解除了吗?“禁令”之下,谁最受伤?油价何去何从?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25 18:20:57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周二表示,各方不太可能在欧盟峰会上对俄石油禁运问题上找到解决方案。匈牙利总理5月25日重申欧盟对俄制裁前须先解决匈牙利能源供应问题。

◎对于欧盟的对俄“禁油令”,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能源研究中心教授Greg Upton告诉每经记者,无论是对欧盟的炼油厂,还是俄罗斯的石油生产商来说,这都是个“双输”的局面。

每经记者 李孟林    每经实习记者 郑雨航    每经编辑 兰素英    

Sapyprdlmh1653472205200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522339

几十年来,源源不断的原油从俄罗斯这片寒冷的土地流入德国奥得河畔工业城市施韦特的一家巨型炼油厂,为数千名工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也为首都柏林的市民带来可靠的燃油以及温暖的冬天。

但近日,欧盟开始推动对俄罗斯石油进口实施禁运,试图以此进一步“惩罚”并制裁俄罗斯。对俄罗斯石油依赖度非常高的德国也一再强调禁运俄罗斯石油“箭在弦上”。

不过据央视网,当地时间5月2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在即将于本月底举行的欧盟特别峰会上,各方不太可能在对俄石油禁运问题上找到解决方案。

“总体来说,欧洲占了俄罗斯60%的石油出口份额,若欧盟禁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后,俄罗斯原油的出口量可能减少,国际油价会继续升高,这对全球的经济体和石油消费国都是不利的,” 原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全球石油主管,现英国牛津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Adi Imsirovic在电邮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匈牙利是目前唯一反对俄罗斯石油禁运计划的成员国。央视新闻称,匈牙利总理5月25日重申欧盟对俄制裁前须先解决匈牙利能源供应问题。

目前,全球闲置石油产能已不足2%。如若欧盟真的对俄发出“禁油令”,受伤的会是谁?全球油价又会有何表现?

欧盟的“分裂”

欧盟正在寻求扩大对俄罗斯的能源制裁,禁运来自俄罗斯的石油。

不过,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5月24日在瑞士达沃斯论坛表示,她认为在欧盟峰会上不会做出禁止俄罗斯石油的决定。一位发言人表示,协议可能在几天内达成,但也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按计划,欧盟将于本月30日至31日举行特别峰会,聚焦乌克兰、防务、能源和安全等议题。

不过冯德莱恩也指出,欧盟委员会正和成员国进行谈判。值得注意的是,石油禁运是第六轮制裁方案的核心内容,是欧洲迄今针对俄罗斯采取的最严厉措施之一。

当地时间5月24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宣布,匈牙利将从25日零时起进入战时紧急状态。他同时重申,欧盟对俄制裁前须先解决匈牙利能源供应问题。

其实,自欧盟5月4日首次推出该提案以来,匈牙利就表示出了非常大的担忧,该国政府的国际发言人佐尔坦•科瓦奇(Zoltán Kovács)在社交媒体上称:“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当前提案的过渡计划或保证,以及如何保证匈牙利的能源安全。”位于法国的欧洲电视新闻(Euronews)此前报道也称,匈牙利政府认为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进一步制裁是一道“红线”。

Euronews还了解到,除匈牙利明确反对外,意大利、希腊和奥地利也曾在欧盟提案磋商期间强调,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其能源供应链,而希腊、马耳他、塞浦路斯、比利时和荷兰也指出这份提案将给当地航运业带来经济损失。斯洛伐克则希望用一年的时间逐步减少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而不是直接“一刀切”。

而作为俄罗斯石油的主要消费国之一,德国曾是反对限制俄罗斯石油进口的国家之一,但近日其立场发生了转变。按照德新社的说法,德国就对俄石油禁运转变立场,原因在于其最近成功找到了替代石油供应方。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甚至在接受德国一新闻频道采访时称,“如果欧盟委员会主席说我们排除匈牙利,在26个国家同意下那样做(实施俄罗斯石油禁运),我将支持这条道路,但我还没有从欧盟那里听到这个消息。”

恐陷入“两败俱伤”

对于欧盟成员国的“分裂”状况,原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全球石油主管,现英国牛津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Adi Imsirovic在电邮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现在欧盟内部情况看,很难完全禁止俄罗斯原油。欧盟的这些决定需要成员国的全票通过才能实施。”

冯德莱恩也曾称,“整个欧洲对俄罗斯原油禁止并不容易,一些成员国严重依赖俄罗斯石油。”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报告,2020年到2021年,俄罗斯都是欧洲最大的石油供应国。数据显示,欧盟进口石油中有24.8%来自俄罗斯,2020年这一数字为25.7%。

即便在俄乌冲突情况下,欧盟在化石燃料问题上仍然十分依赖俄罗斯。位于赫尔辛基的非营利性智库CREA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冲突爆发后的两个月内,俄罗斯共出口了价值约660亿美元的化石燃料,欧盟占这一贸易额的71%。

俄乌冲突以来,俄罗斯化石能源出口情况 图片来源:CREA报告 

另外,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大宗商品分析库Kpler的数据称,今年2月到5月期间,意大利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量达45万桶,触及2013年以来最高水平,是俄乌冲突之前的四倍。

如若欧盟真的禁运俄罗斯石油,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目前,俄罗斯对欧洲的石油出口为全球第二大双边贸易流(能源流)。如果俄罗斯石油被欧盟禁止,俄罗斯或将以更大的折扣(30%或更多)卖给亚洲的买家。但这对于欧洲内陆的炼油厂来说则是非常大的打击。” Adi Imsirovic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认为,届时欧洲诸国可能只能通过其他方式进口石油(例如从美国、西非进口)来代替俄罗斯石油。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能源研究中心教授Greg Upton则认为,无论是对欧盟的炼油厂,还是俄罗斯的石油生产商来说,这都是个“双输”的局面。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称,虽然俄罗斯可以把原本销售到欧洲的石油销售到其他地方(比如中国和印度等亚洲国家),但供应链的调整会有额外的成本。这无疑对俄罗斯经济也会产生负面影响。

另外,记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欧洲独立的研究智库布鲁盖尔(Bruegel)曾发布过研究报告称,欧洲内部的石油基础设施和炼油厂如果使用与俄罗斯不同质量的原油,生产效率会降低。

油市何去何从?

虽然目前成员国尚未达成一致,但欧盟对俄的石油禁令似乎已“箭在弦上”。今年3月和4月,美国和英国已经分别正式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

自欧盟计划扩大对俄能源制裁以来,全球油品供应偏紧预期大幅升温,油价也不断走高。据美国汽车协会(AAA)数据,上周,全美50个州的汽油价格有史以来首次突破4美元关口。英国皇家汽车俱乐部(RAC)的数据则显示,5月23日,英国加油站的平均汽油价格飙升至历史新高。无铅汽油价格周一触及每升169.61便士。

“总体来说,欧洲占了俄罗斯60%的石油出口份额,若欧盟禁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后,俄罗斯原油的出口量可能减少,国际油价会继续升高,这对全球的经济体和石油消费国都是不利的,” Adi Imsirovic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除了对俄制裁,Greg Upton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全球经济正在从新冠导致的衰退中复苏,也导致全球油价走高。

“世界上只有不到2%的闲置石油产能。新冠疫情下航空业的石油消费量比疫情前缩减了250万桶/天。如果航空业开始复苏,石油行业必将面临重大问题,”沙特阿美CEO阿敏•纳赛尔近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警告称,“我们正在经历一场石油产能危机。在疫情封锁缓和后,全球石油需求恢复增长,产能危机将会更加严重。”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其他产油国则被寄予了诸多期望,以填补俄罗斯留下的巨大原油缺口。

据新华社报道,OPEC成员国中,沙特产能最为富余,合计每天250万桶左右。为平抑油价,美国近期已反复要求沙特在OPEC与非OPEC主要产油国协议生产配额之外单独增产,但沙特对此并没有理会,因而也不大可能听从欧盟的增产呼吁。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沙特在俄欧石油博弈中一直寻求中立立场。

Abdulaziz bin Salman亲王于5月23日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时表示沙特希望与OPEC+达成一项其中包括俄罗斯的协议,并支持俄罗斯在OPEC+中继续发挥作用。他同时表示,OPEC+应将政治排除在外。不过,关于其最新的生产协议,亲王表示,鉴于市场的不确定性,现在确定其具体情况还为时尚早。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沙特一直通过OPEC+与俄罗斯协调石油的产出配额。

针对OPEC成员国对俄罗斯的鼎力支持,Adi Imsirovic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评论称,OPEC花了几十年时间才让俄罗斯加入,他们不愿意放弃与全球三大产油国之一的俄罗斯之间的关系。

“在未来,如果有另一个导致石油需求下降因素出现(例如气候变化),OPEC希望俄罗斯这个巨大的产油国能够站在他们这一边。” Adi Imsirovic进一步解释道。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欧盟 石油化工 俄罗斯 原油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